复复复方

weibo@复方复方

【绿蓝】明日再见

/ after【纪念物】上

/ CP 小绿X小蓝

- - - - - -

明日再见

/ BY 复方余甘子


或许是因为办公区的人渐渐地都走光了,冷气似乎变得愈发强劲起来。

小蓝冷得有点受不了,他从椅子上起来,想到走道边上去把空调关小一点。他站起来的时候,座椅的滚轮在办公区的地毯上滑了一下,椅背磕到了隔壁座位的椅子,发出了不大不小的塑料碰撞声。

他有点晃神,站起来了却没有动。办公区的日光灯彻夜通明,强烈的灯光从他头顶上打下来,把整个楼层照得透亮,就好像现在的安静只是因为所有人都在埋头苦干一样。

然而其实现在整个办公区除了他一个人都没有。


小蓝走到走道上,去按中央空调的按钮,电子按键随着他的动作滴滴地响。墙壁边上就是大楼的落地窗,百叶窗帘高高地卷起来,能看到纵横交错的马路被路灯照亮得宛如金链,蜿蜒着落在整片闪闪烁烁的城市灯火之中。

小蓝的身影倒映在这面填满了闪耀灯火的玻璃幕墙上。他想起来他家其实住得很近,或许就是眼前这片灯火里的一个小点,因为他和小绿都在同一间公司上班。他又想起来他已经快一周没有回家睡觉了,折叠床还放在角落里没有收起来,因为半个开发部都在赶那个今天要发布的项目。

可是那个项目今天已经顺利发布了,所以现在办公区里除了小蓝一个人都没有。他有点想不起来他为什么这么晚还没有走,也想不起来自己刚才一直在工位上忙什么了。

他回到座位上收拾了下东西,乘着电梯下了楼。


小蓝并不是待人很热情的人,可是现在电梯里只有两个人,不打招呼又确实有点尴尬。永乐在小蓝走进电梯的时候朝他点了点头,停了一会,又问他怎么这么晚,吃了晚饭没有。问完永乐自己也有点尴尬,因为现在其实已经是深夜了,这话问得很有点勉强。他们其实不是很熟,加上最近又发生了一点事,寒暄起来总有些欲盖弥彰的意味。

小蓝却回答说,还没呢。

永乐哦了一声,不再说什么了。电梯很快到了一楼,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出了电梯,走出大楼,各自上了出租车。


- - -


家里还亮着灯。小蓝关上门的时候,一个少年模样的机器人从走廊上探出头来,精神百倍地问他要不要吃点什么。

“小蓝爱吃的东西都在我的资料库里,”机器人说,“马上就能做好。”

小蓝却摆了摆手,只让机器人帮他倒杯热水过来,自己提着笔记本就进了书房。

他关掉项目的编辑器,从桌面上打开了一个加密备忘录。他心里有点慌,他觉得是因为他昨天忘了写日记。昨天实在是太忙了,临发布前又测出来一个漏洞,整组人盯着电脑屏幕的眼睛都红了,键盘噼噼啪啪响得像要被敲碎了一样。他一个组长,实在是没办法再抽出时间来了。

今天得补回来。小蓝新建了一个页面,右上角的文档编号已经快要到三位数了。他一边回忆一边写,事无巨细,像是连一分一秒都怕漏掉一样。写到他今天忘了吃晚饭的时候,他有些愧疚似的,不知道对谁轻声说了句抱歉。

“明明你还特地把我爱吃的东西都录到了资料库里面。”小蓝说,“你知道了,肯定又要说我了。”

可是他还是老老实实地把他没吃晚饭这件事写了进去。他最近好像有了点强迫症,写完了还要一遍一遍地看,生怕有什么遗漏了的地方,好像这样就能让看到这个日记的人感觉和他一起度过了一整天一样。


机器人放在书桌上的水已经凉了,可他一口都忘了喝。他端着杯子走进客厅的时候,机器人正在往鸟架旁边的小碗里倒饲料。

小蓝走过去,就着杯子往另外一个小碗里倒了些水。

“小灰好像胖了些。”他说着,把杯子交给机器人,伸手想去抱那只毛茸茸的胖鸟。大概鸟儿在夜里总有些精神不振,小灰缩着脖子,在小蓝摸上它的羽毛的时候才“咕”地叫了一声。

小蓝觉得这只鸟重了不少。他没发现是因为他自己瘦了很多,力气也比以前差了一点。他把迷迷糊糊打着瞌睡的鸟放回去,机器人给他递过来一杯热牛奶,他下意识地说了声“谢谢”,然后才想起来机器人是不需要他的谢谢的。

但是眼前的机器人看上去也挺开心的样子。小蓝坐在沙发上喝那杯牛奶,看着它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似的,笑眯眯地领了他这句谢谢,又转身去忙个不停了。

小蓝有时候有点后悔把机器人做成这个模样,有时候又有点庆幸把机器人做成了这个模样。是他并不熟悉的小绿少年时代的样子,有些许陌生又似乎能重合上的,充满了活力和希望的样子,好像那个人还在蓬勃地生长着,有着无限光明又漫长的未来。

可他又止不住地想,为什么他不是在少年时代就与小绿相遇呢?那些互不知晓的时光,现在于他们而言也是如此宝贵,让他每次想起心疼得宛如将整匣宝石落于流水。


他手里握着那杯喝了一半的牛奶,忍不住叫了一声“小绿”。

那个和他的爱人拥有同样名字的机器人转过身来。是一样的瞳色,满溢着不一样的天真懵懂,侧着头望他,等着他的下一个指令。

小蓝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他沉默着握着那杯牛奶,半晌才开了口。

“机器人小绿,”他说,“说出我对小绿的喜爱度?”

机器人几乎是马上回答道,“142857。”

“什么啊,”小蓝苦笑,“最大值才100而已。”

他把没喝完的牛奶放在桌上,起身回了房间。机器人像是不明白他的意思,还愣愣地站在客厅里。


“但是,”机器人小声说,“真的是142857啊。”


- - -


房间里没开灯,小蓝把自己埋进被子里,一张一张地翻手机相册。他和小绿在一起很多年,但是并没有留下多少照片。在同一间公寓醒来,在同一间公司上班,好像每天都能见到的样子;工作又很忙,周末也常常在加班,连外出约会的机会都很少。他想着自己的强迫症真的越发严重了,每天睡前不把照片都看过一遍,就没有办法睡着。

他其实很讨厌自己这样,搞得好像小绿已经死了,搞得好像小绿再也回不来了一样。他把家里的相框都拆掉了,因为他不想让小绿像一张纸片一样在相框里对他笑,这会让他想起来已逝之人的遗照,让他觉得非常讨厌。

可是他又忍不住把手机相册翻了一遍又一遍。被子里缺氧得让他心口发痛,他就这样窝在里面把相册翻来覆去地看,一直到不知不觉睡着。


他知道的。小绿和那些逝去的人不一样。小绿总有一天会回来。小绿只是暂时地睡着了,就和他现在一样。


- - -


门铃响了第十一遍的时候,机器人终于把小蓝叫醒了。

门外是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快递员,他很热似的,摘下帽子擦了擦汗,抬起头问小蓝,小绿先生是不是住在这里,他的电话怎么一直都打不通。

小绿的手机放在书房的抽屉里,早就已经没电了。小蓝觉得有点晃神,门外的阳光和公司里的日光灯一样明亮耀眼,从他的头顶上打下来。他点了点头,说“是,他住在这里。”快递员把手里的箱子递给他,有点重,撕了小蓝签好名字的单据就走了。


小蓝抱着箱子关上门。他心脏跳得有点快,有点期待又有点忐忑地,很快地拆开了它。但是箱子里面只是一套很普通的专业书,一张发票夹在里面,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小蓝坐在客厅的地板上看着这套专业书,过了很久才想起来,小绿好几个月前下了这套书的限量预售订单,当时还高兴地在晚饭的时候告诉他抢到了很难抢的名额。

而这套书现在就在他面前了,在只有他一个人的家里。小蓝说不清现在自己是什么心情。他胡乱地合上箱子,抱着它就往储物间走。


他已经很久没有开过这个隔间了,但是并没有什么灰尘的味道,或许是因为机器人经常进来打扫。隔间里没有窗户,黑乎乎的,光线从半开着的门漏进一点来,照得角落的矮桌上有什么闪闪地发亮。

小蓝想起来那是一个玻璃罩子,里面放着一个很精细的仓鼠标本,是他拜托永乐帮他做的。而那个把这只仓鼠送给他的人,现在也正躺在永乐的实验室里,安静地等待着那个不知何时才能到来的总有一天。

他掩上门,储物室里便陷入了完全的黑暗。他忍不住想,现在小绿的身边也是这样黑的吗?那套书实在太重,小蓝抖着的手几乎要抱不住它。他跪下来把箱子放好,低下头眼泪就一滴一滴地落在了瓦楞纸板上,打出一个一个深色的圆点,很快地湿成了一片。

他其实很讨厌这样,搞得好像小绿已经死了,搞得好像小绿再也回不来了一样。那个人对他宽容又耐心,哪怕是像这次这样的任性,也只是给予他温柔的纵容。他不想再像个小孩子,可是又忍不住地一直流眼泪。

这里这样黑,谁都看不出来。他也不会把这件事写进日记里,所以谁都不会看出来。

“……我想见你。”他想起隔壁从此空无一人的座位,想起手机里那几张已经印入脑海的笑脸。“小绿。”他喃喃地叫着那个人的名字,无意识般不断重复着,“我想见你。”字字句句仿佛都被他的泪水泡得绵软,一根一根缠进他的脑髓里,随着他压抑的哭声一跳一跳地发疼。


白日的阳光照亮了门外所有的房间。客厅里的灰鸟收了收它的翅膀,“咕咕”地叫了几声,引得机器人忙不迭地跑过来看它。

今天也不过是普通的一天。

而明天亦只是这样普通的一天。


End.


- - - - - -


:一口毒奶,希望【纪念物】就算BE也不要BE得太惨_(:з」∠)_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