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复复方

weibo@复方复方

【边维】虚情假意

/ CP 边境X一维

:R18注意

- - - - - -

虚情假意

/ BY 复方余甘子


边境的手刚摸上一维的腿,就被一维一脚踹了过来。

“干什么?”一维手里还拿着个平板,从床上撑起身子来瞪着边境。边境抓着一维踢过来的脚踝,很平静地看着他,说:“到时间了。”

“什么时间?”一维莫名其妙,眉心小小地皱成了一团。

“你不是说最近要规律一下生活作息么?”边境很心平气和的样子,“按照我的记录,你平均每三天就要做一次,今天是第三天了。”

一维脸都红了,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怎么的。他使劲挣了挣腿,可是没有挣开,就一边骂着“你什么毛病”一边把手边的东西朝边境扔了过去。

很大的“哐”的一声响了起来,一维吓得愣了一下,看了眼掉在床上碎了一半屏幕的平板,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把平板给扔出去了。

边境的手还抓着他的脚踝,比普通人类稍低一些的体温贴在他的皮肤上,有一点凉。一维有点尴尬,他小心打量了一下边境,没发现有砸坏哪里,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你先放开我。”一维强撑着没有道歉,硬着头皮说。

边境顺从地松开了手。

一维犹豫着想问他有没有砸出什么毛病,可边境已经站起来,开了门出了房间。

房间里冷气呼呼地响着,一维呆呆地坐在床上,过了一会儿才伸手去把平板捡了起来。平板的屏幕已经碎得不成样子,手指摸上去还有玻璃碎屑落下来。一维盯着它看了一阵子,有点心虚地想,不会真的砸坏了吧。


- - -


第二天一维的闹钟八点就响了。他迷迷糊糊地把闹钟按掉,翻了个身又继续睡了过去,完全把自己前几天说的“要规律一下生活作息”忘到了九霄云外。不知道又睡了多久,他突然抖了一下,猛地醒了过来。

好像做了一个噩梦。他有点恍惚地望着天花板,脑海里却是一片茫然,什么都想不起来。他放弃了似的干脆起了床,开门出了房间。

边境坐在客厅的角落里,大概是在充电。一维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浑身不自在,虽然边境只是手里空空地坐着,也根本没有在看他,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一维动作很僵硬地走到浴室洗漱完,又动作很僵硬地到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咕嘟咕嘟地一下子喝了大半杯,好像有了点勇气似的,开口叫了一声,“边境。”

一点回应都没有。

一维放下杯子,走到客厅角落去看他。边境还是垂着眼睛坐在那里,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一维又叫了他一声,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一维仿佛能听到自己心里“咯噔”地响了一下。他凑过去捏着边境的脸强迫他把头抬起来,边境的头发都被一维揉乱了,可浅蓝色的眼睛还是毫无情绪地望着他。

完了。一维不知所措。真的坏了。


一维把手头上的工作打好包收进了文件夹里,把边境连上仪器一个零件一个零件地做测试。他觉得有点茫然,因为他找了一遍都没发现有哪个零件出了问题。他存档了一下测试记录,又把所有零件重新测了一遍。

等到所有东西都测完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一维咬着嘴唇一遍遍地看数据,可是到底没有看出来哪里有问题。

可是没有问题是不可能的,因为今天一整天边境一句话都没有讲。一维试着又叫了他一声,“你要玩手机吗?”他问边境。

边境平静地看着他,没有回答。


- - - 


一维给永乐打了电话。

“边境好像坏了。”一维说,“看起来像是语言模块的部分坏了,也有可能是常识模块,我不确定,已经好几天了,但是我还没定位出来问题……”

“你找我也没用,”永乐在电话里回答他,“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对人工智能可没辙。”

“……机器人就不能算生物科技吗?”一维说。他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了一点笑声,似乎是灰羽说了句“天才大人在逗我吗?”

电话那边叹了口气。“你是不是想让我帮你联系小蓝?”永乐问。

一维沉默了一下。他确实是把这个作为最后的解决方案,毕竟边境是基于他从小蓝的加密库里破解的数据做出来的。虽然经过了他自己的一些改写,但他相信小蓝肯定有更大的把握解决这个问题。可是也正因如此,他没法预料小蓝如果知道有人破解了他的数据库,他会做出什么来。

“你……能先过来帮我看一看吗?”一维的话里几乎带了点恳求的意味了。


永乐过来的时候,边境还是一样安静地坐在客厅里。他试着叫了他一声,确实是和一维说的一样没有反应。他又俯下身去看边境的眼睛,这双和普通人类一般无异的眼睛也回望他,平静无波地眨了一下。

“我能把他带回去做下检查吗?”永乐直起身来问一维,“我应该可以偷偷用一下我们公司的仪器。”一维大概没想到永乐会这么说,他犹豫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什么时候能送回来?”永乐带着边境出了门的时候,一维忍不住问了句。

“你很急吗?”永乐回过头看他,“这个机器人又没有帮上你什么忙,我其实也不能保证把他修好。”

一维嗫嚅了一阵,“我……这个型号的机器人很贵的,”他像是终于找到了一个合理的理由,迫不及待地赶紧说出来,“花了我不少钱。”

“没事。”永乐说,“修不好的话我有渠道可以帮你处理掉,按原价拿回来都不是问题。”电梯门“叮”地开了,永乐拉着边境进了电梯。一维还站在门口,他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眼睁睁地看着电梯关上了门,一层一层地下去了。


电梯里只有永乐和边境两个人,永乐马上松开了一直扯着边境手腕的手。机器人的体温比常人要低,碰触起来凉凉的,总让他想起以前做解剖研究时摸到的那些东西。

“边境?”

“……嗯。”

“我就知道,”永乐松了一口气,“你这种用作安保用途的特殊型号,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砸坏了。”

“为什么要故意假装坏掉了?”他觉得他大概搞不懂人工智能的想法,干脆直接问了出来。

“我没有故意假装。”边境回答。

“我只是不想跟他讲话。”他很困惑似的望着永乐,“这样很奇怪吗?”

永乐有点诧异地转过来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直到他们出了电梯,又出了小区门口,永乐才说,“没有,”他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这只是很普通的事情。”


- - - 


一维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他把项目保存了,下意识地伸手揉了揉有点发疼的胃,然后才想起来自己又忘了吃饭。

他抬头望了望,房间里只开着一盏台灯,再远点的客厅里黑糊糊的,像能把人吸进去的黑洞。他收回视线,目光落在桌角放着的那个破平板上面,像是能在上面看出个花儿来似的盯着看了一阵,才起来到厨房去给自己煮了一碗面。

他想起来前几天边境还在的时候,每天都会不厌其烦地提醒他吃饭。有时候思路直接就被打断了,他就要很烦躁地抱怨上几分钟。

可是边境却好像不会生气似的,提醒完他,就又倒在角落里看手机了。

“我就随口说一下,规律生活作息哪有这么容易做到啊,都是假的,假的。”一维一边吃饭,一边不耐烦地絮絮叨叨。

“按时吃饭又不是坏事。”边境说。

“你自己又不用吃饭,”一维觉得有点好笑,“干什么这么关心我?”

“不知道。”边境说,“我的搜索结果告诉我,普通人类对自己身边的人都会这样做。”

一维愣了下。他想或许人工智能是没有办法处理生气这种情感的,关心这种情感就更不用说了。

毕竟他们又不是真的人类。他们所谓的情感,也只不过是编码的结果而已。他这么想了,也这么说了出来。

那时边境只是低着头看手机,好像没注意听似的。可是后来一维才发现,他确实听进去了。


“一维,”边境问他,“这个也是假的吗?”

一维咬着嘴唇没有回答,他害怕自己一张嘴会发出些什么奇怪的声音来。毕竟现在边境正埋在他的身体里,潮水般的强烈快感几乎要淹没了他,他只能堪堪抓着边境的手臂,靠那上面的一点点凉意冷却自己发烫到要断裂的神经。

“喜欢是什么意思?”边境又问他,“我听说普通人类会在做这种事的时候说这句话,我应该说吗?”

一维闭着眼睛摇头,可是边境却很想试试看似的,俯下身来按住他,把头凑到他耳边吹气。“真喜欢你。”边境轻声重复了几句,话语扫到一维的耳朵上,让他一阵阵地发痒。边境身下的动作没停,一下又一下,一维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很急地喘着气,用力咬上了边境的肩膀。

“别说了。”一维几近呜咽般地说。“都是假的。”当然是假的,边境只不过是一个机器人,甚至连植入的人工智能模块都是他亲手写的,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呢?

可是在这种时候听到这种话,他还是会止不住全身发软。

边境没再说话了。他伸手抱住一维的腰,把自己埋得更深。一维的嘴巴都要被咬出血来了,边境低下头去舔开他的牙关,用舌头堵住了他细碎的呻吟。


“你的也是假的吗?”他松开一维的时候问。

一维的睫毛湿漉漉的,随着他的喘息在紧闭着的双眼上颤动。床单被他抓得一片凌乱,他的脑子也凌乱到无法思考。

“都是假的。”一维回答,“我也一点都不喜欢你。”


- - -


“什么意思?”一维站在门口打电话,“他根本就没有坏?”

“是啊。”电话那头永乐的声音很平静,“他在我这里呆了几天,突然说想回去了,我就把他送回去了。”

“……这不可能。”一维焦躁地来回踱步,“这没法解释。”

“他的模块里根本没有这种逻辑。他的……”

“他的核心代码又不是你写的,”永乐打断他,“是小蓝写的吧。”

“……”

“而且你说过,你在修改的过程中运行过自学习模块,”永乐继续说,“你现在根本就搞不懂他的主程序是堆什么东西,所以前几天定位问题的时候才会那么游移不定。”

一维没有办法反驳。他握着手机,忍不住又去咬自己的嘴唇。

“你根本就没办法控制他,就别再理所当然地说些自欺欺人的话了。”


永乐挂了电话。一维犹犹豫豫地走回客厅里,边境坐在沙发上,五分钟前是一维给他开的门。

客厅里甚至没有开灯,房间的台灯漏出点微弱的光来。边境微微仰着脸看他,没话找话似的问,“你吃饭了吗?”只是一个普通青年的样子,看上去竟然有点可怜。

一维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他伸手开了灯,问边境,“你骗我?”

“我没骗你,”边境很坦诚地,“是你以为我坏了。”

一维连气都不知道要怎么气了。“都学了些什么坏毛病。”他问边境。“就这么想当一个普通人吗?”

“……我就是个普通人。”边境回答他,话里却很明显地没有什么底气。

“你当不了普通人的。”一维嘲笑似的看他,“你就是个机器人,当不了普通人的。”

“你连说谎都不会。”一维接着说,很自豪似的指着自己的胸口,他觉得那里涩得慌,让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变得很可笑。


“你知道吗?”

“人类讲的话,有时候全都是假的。”


End.


评论(5)

热度(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