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复复方

weibo@复方复方

【胜出】近在咫尺

/ CP 爆豪胜己X绿谷出久

- - - - - -

近在咫尺

/ BY 复方余甘子


水龙头扭到了冷水一侧的出口,水流哗啦啦地砸落在陶瓷水池里,连溅起的水珠都带着冰凉的冷意。

绿谷出久抬起头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浴室苍白的灯光从顶上打下来,照得他自己的脸色也一片苍白。洗脸时打湿的额发水滴将落未落,他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一小会儿,不知为何叹了一口气。

薄荷味道的一阵清凉随着这微弱的气流从口腔里蔓延开来,似有若无的刺激让他突然回过了神。

已经很晚了。房子里安静得没有一丝声响,窗外也早已是一片死寂。深夜并不是适合站在浴室门口思考人生的时候,更何况他背后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他想起来自己原本是打算洗漱完就直接到床上睡觉的。


但是实在是太安静了。

他又伸手打开了水龙头。冷水带着几近噪音的声响再次冲刷到水池里的时候,他听到了玄关传来了金属碰撞的声音。


- - -


他甚至连浴室的灯都没来得及关。爆豪胜己皱着眉站在玄关,一边看着他从浴室里跑出来几乎摔了一跤,一边把钥匙放到了门口的鞋柜上。

“你急什么,”他盯着绿谷出久,“我又不是小偷。”

你当然不是小偷。绿谷出久扶着墙朝他局促地笑了笑。“你……”他问,“怎么突然回来了?”

爆豪胜己月初的时候接了到邻市支援的命令,按说要到下个月底才能回来的。

更何况就算回来,也该回他自己家里去,而不是到这里来。

绿谷出久突然心下一紧,“是有什么急事吗?需要我帮忙吗?”他有些着急地抬头看对方,只看到了爆豪胜己依旧紧皱着的眉头。

“你的脑子里是不是就真的只剩下工作了?”爆豪胜己问,“我半夜两点来找你,你就只能想到这个?”

绿谷出久犹豫了一下。他踌躇着往前走了两步,又看了一眼爆豪胜己脸上的表情。红眸的青年站在玄关门口没有动,脸上也没有任何要和他打起来的预兆。

绿谷出久闭了闭眼睛。他几步跑了过去,伸手抱住了一动不动的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要比他高一点点。他过去抱住了对方的时候,能把脑袋埋进爆豪胜己的颈窝里。熟悉的沐浴液味道,和熟悉的平稳的心跳。他忍不住收紧了手臂,直至爆豪胜己把手伸到背后,抓住了他的手指。

感受到爆豪胜己手上的温度的瞬间,绿谷出久有些后悔刚才把手放在冷水下冲了那么长的时间。“这么凉。”爆豪胜己说。他没有问为什么,只是在绿谷出久冰凉的手上握了握,让他抱得松了一些,然后手就摸到了绿谷出久的脸上。

绿谷出久抬起头来看他。爆豪胜己离他这样近,他望进爆豪胜己的双眼的时候,甚至能看到自己在对方眼中模糊不清的倒影,让他想起来浴室里那面带着水雾的镜子。

他有些庆幸玄关装的是橘黄色的顶灯,否则爆豪胜己现在一定能看出来他苍白到异常的脸色。

“废久。”爆豪胜己低声地叫他。爆豪的手指在他脸上的雀斑上掠过第二遍的时候,绿谷出久仰起头吻上了他的嘴唇。


爆豪胜己总是这样的灼热。他的掌心,他的气息,和他没有犹豫地回应过来的亲吻。绿谷出久忍不住轻哼了一声,手指绞上他背后的衣角,把爆豪胜己抱得更紧了一些。

紧密相贴的距离,热度从紧靠之处烧灼般地蔓延,连头脑也仿佛被烘烤到融化而失去意识。

简直宛若梦境。这样的梦境,绿谷出久曾在最隐秘的角落暗自想象过无数次,以至于几乎产生了实感。

但是不是梦境。他当然能分得清梦境与现实,因为就连这样梦境一般的现实,他也一样想象过无数次。


- - -


“小胜!”他听见有些忙乱的脚步声从他身后追了上来,回过头的时候看到了停在了路灯下面的绿谷出久。

只有绿谷出久一个人。那些还在吵闹的在久违的聚会上喝得半醉的半大青年们,身影已经消失在街头的拐角,只剩下切岛的大笑声还渐行渐远地隐约传了过来。

“你要回去了吗?”绿谷出久喘了口气问。

那时还是冬天。一小团白雾在绿谷出久嘴边冒了出来,他把脸往围巾里缩了一缩,戴着手套的双手在身旁小小地紧握了一下。

“你呢,”爆豪胜己看着他,“你不和他们一起去吗?下半场。”

“不去了。”绿谷出久说。路边的店面大多都已经熄了灯,只有绿谷出久旁边的这个路灯,稳稳当当地投下一个橘黄色的光圈,而绿谷出久就站在了这个光圈里面。

真亮啊。爆豪胜己想。他能很清楚地看到绿谷出久被冻得发红的脸颊,和被酒意熏得湿润又柔软的眼神。

柔软又坚定,像他每一次下定决心要做些什么的时候的样子,像他被自己堵在教室墙角时还倔强地回望自己的时候的样子。

“你要回去了吗?”绿谷出久又问了一遍。

“我要回去了。”爆豪胜己说。他站在路灯的光圈之外,他想绿谷出久是看不清他的表情的,所以即使他松懈了一些也没有关系。绿谷出久走出那个光圈的时候他的心很快地跳了一下,或者说是往下坠了一坠,因为他确实感到了有一些疼痛从他的心口冒了出来。

他要走过来了。爆豪胜己想,他又要追上我了。那些好多年前就一直存在的不甘和波澜随着这些疼痛爬满了他的全身,但他并不是因为这个而站着不动。

绿谷出久走出了那个光圈,朝他走了过来。他们现在站在街道的边沿,已经没有路人,也没有车辆,像被人遗忘的一小块角落。他能看到绿谷出久伸出来的手还有些颤抖,像被冬末的风吹过的枝条,止不住的轻微颤动,抖落了覆盖其上的积雪,爆豪胜己的心脏也随着那些落下去的积雪而坍陷了一小块。

人们总是更容易注意到光环之下的人。爆豪胜己也不能否认,如果绿谷出久没有像他后来那样绽放光芒,他也永远不会回头多看他一眼。

而现在绿谷出久又走到了阴影之中。像个普通的青年,而不是一个业已成名的英雄。像他以前一直追逐在自己身后的样子,有些瑟缩在冬天的寒风里,又迎着他的目光往前走来。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爆豪胜己想。反正他早就已经追上了自己了。

绿谷出久走到他面前的时候,像是突然失了力量似的,几近跌倒地撞进了他的怀里。他的有些发抖的手环在了爆豪胜己的背后,毛茸茸的带着凉气的头发擦着他的脸挤在了他的肩窝里。爆豪胜己不知为何想起了小时候那条河流,夏日里被晒得发暖的河水,就连摔倒在里面也没有多少的疼痛。但是当绿谷出久朝他伸出手来的时候,他还泡在水里的双腿却一阵发冷,几乎无力支持着他站起来从对方面前逃开。

明明看起来是这样懦弱的人。就连现在,这个人都紧张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却能这么直接地撞到了自己怀里来。

他现在也无法逃开了。绿谷出久抱得他很紧,像是觉得只要稍微松手,爆豪胜己就会马上把他推开一样。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爆豪胜己想。反正他早就已经与自己比肩了。他甚至有种看到连载多年故事终于画下了句点,而结局早已在所有人预料之中的感觉。


“废久,”爆豪胜己问,“你不觉得该先说点什么吗?”

绿谷出久抖了抖,有些慌乱地想松开他。绿谷的脸抬起来看他的时候,他低着头往绿谷出久的嘴角狠狠咬了一口。


- - -


冷水的冰凉渐渐被体温驱散。绿谷出久有些喘不过气,脑子也像是被烧焦了一样无法运转。他被爆豪胜己按在了床上,他甚至不记得他们是怎么从玄关移动到房间里来的。

简直匪夷所思。爆豪胜己松开他的时候他有些茫然地想。他难以相信这个几分钟前还一片死寂的房间里涌动着爆豪胜己压抑着的喘息,正如当年他半醉着在街道上抱住了爆豪胜己的时候这个人没有把他推开一样。

绿谷出久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毛病。他的强烈到几乎可笑的、就算在毫无希望时也能坚守的自信,却不能缓解一分一毫奇迹真的发生时他自己的失控与震惊。像是欧鲁麦特出现在无个性的自己面前,像是爆豪胜己在去年的那个深夜把他带回了自己家里。

是他想象过无数次的现实,真的发生时却又虚幻得仿佛梦境。


爆豪胜己撑起身体来看他。温度在两人拉开了的距离中飞速消散,绿谷出久由着他盯了自己一会儿之后,终于忍不住伸手环上了对方的后颈,试图把他往自己身前拉近一些。

“废久,”爆豪胜己问,“你不觉得该先说点什么吗?”

“什么?”绿谷出久问。他现在仰面躺在床上,有些凌乱的头发散落着翘了起来,露出了一小片前额,上面还有一小块没有完全淡去的淤青。

下一秒爆豪胜己的右手移到了他的左肩上,毫不留情地把他往床上狠狠按了下去。背后的伤口一阵刺痛,绿谷出久甚至还没来及咬住嘴唇,就已经忍不住疼得叫出了声。

“你是当我忙到连新闻都没有时间看吗?”爆豪胜己咬牙切齿地问他,“一对几?真厉害啊,英雄人偶!”绿谷出久看不清他的表情,因为他的眼泪都被疼出来了,一边倒吸了好几口凉气,一边只觉得小胜下手真是毫不手软,疼痛度直逼当时伤口处理到一半麻药失效的时候。

绿谷出久用力眨了眨眼睛,泪水顺着他的眼角被眨得滑落下去的时候他愣了一下,视线清明的瞬间看到爆豪胜己也愣了一下。

糟透了。他在心里叹气。

“让我看下。”爆豪胜己很快回过神来。他伸手想把绿谷出久翻一个身,绿谷出久却死死地挺着不动了。

“我没哭。”绿谷出久说。

“我知道。”爆豪胜己皱着眉回答他。

“我也不想让你看伤口。”他咬了咬牙说。

爆豪胜己没说话,也没有动。绿谷出久现在的视线已经没有遮挡,但他却忍不住侧过了脸,不敢看对方的表情。


他有点害怕爆豪胜己现在就站起来甩门走人。太安静了,房间里又陷入了一片死寂。他想难道爆豪胜己不明白吗?就像是他受伤的时候不想让自己看到一样,自己也不想让脆弱之处坦露在对方的眼前。

他是,费了多大的力气才走到小胜身边来的啊。从最遥远的追逐着的角落,一直走到了能与他并肩的光环之中。从伸长手臂也无法触及的距离,一直走到现在能与他相拥的怀里。哪怕是一点点、一点点的软弱和退却都不可以。这个人是多么优秀又自负,从来只会大步向前,而不会为任何人止步停留。哪怕只是一点点,假如自己再一次无法追上他,他就再也不会看自己一眼了吧。


怎么会这么安静呢?绿谷出久甚至怀疑爆豪胜己是不是已经走了。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叫了一声“小胜”,一边转过头看了对方一眼。

爆豪胜己伸出手在他前额的淤青上拍了一下,疼得他又眯起了眼睛。他没来得及睁开双眼,就感到有温热的吐息落在了自己的脸上。

爆豪胜己在他的额上轻掠般地落下一个吻。“还要等多久?”爆豪胜己的语气有些烦躁的,“你不是总会说出来的吗,说些傻兮兮的蠢话?”抱怨般的话语在他脸侧很近地传过来,“我现在该做什么?”

该做什么?绿谷出久有些想不明白,还要做什么呢?他几乎是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抱住了爆豪胜己的后背,爆豪胜己便顺着他轻轻压了过来。

很近,非常近。像他已经无法逃离,更像他已经不想逃离。

“就这样?”爆豪胜己在他耳边有些烦躁地嘟囔着。

“嗯。”绿谷出久闭着眼睛,感受到爆豪胜己抓着自己的手也收紧了一些。近在咫尺的体温如水流般柔软地浸透了他,像是连背后隐隐的疼痛也被冲洗而去。

“就这样。”


End.


评论(16)

热度(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