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复复方

weibo@复方复方

【边维】游戏厅

一维侧着脸望着玻璃外面。

台风才刚过不久,街道上还飘落着些零星的雨点。在路上流动着的人潮上方挤着几朵艳丽的雨伞,脚下的路面已经被踩得泥泞一片。

临街的玻璃上也挂着未干的水渍,连带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映入一维眼中都只剩一张张模糊的笑脸。

他有些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了。


边境叫了他好几声,一维才突然惊醒似的,转过头来看他。游戏大厅里太吵了,带着强烈鼓点的游戏音乐混杂着人们的尖叫和大笑,震得一维几近头痛,连边境的声音也听不清。

边境朝他摊了摊手,手里还剩下的许多银色硬币闪闪发亮。他指了指游戏机,又朝一维说了句什么。

“不玩。”一维摇了摇头,“你玩吧。”他指了指大厅外面的几个散座,表示自己要到外面去待一会儿,然后就很快地朝那边走了出去。

他松了口气似的找了个空位坐下来,抬起头的时候吓了一跳,发现边境竟然悄无声息地跟着他出来了,就这么站在他旁边,低着头看他。

“你不玩吗?”边境又问了一遍。

一维觉得自己的脑子里有什么在一跳一跳,隐隐作痛得让他忍不住想发火。商场里人很多,他控制了下自己的情绪。“不玩。”他回答道,“我不喜欢玩这些。”

“那你怎么换了这么多。”边境又把手心里的那堆硬币给他看,又往他递过来一点,一维拿手挡了一下。“不要。”他累得不想再找借口了,“我不会玩。你不是有很多没有玩过吗?你拿着进去玩吧。”

他一副很不想让边境再管他的样子。他不知道边境理解了没有,只是他面前的小桌上突然堆上了几个毛绒绒的玩偶,他先是觉得眼熟,然后才有点迟钝地想起来那是边境刚才在玩的夹娃娃机里的。

边境把刚才抓出来的玩偶都放到了小桌上,没再说什么,攥着那把游戏币又进了游戏大厅。

他确实很喜欢这些。一维想。


不远处的电梯上突然出来了不少人,那些人沿着走道走过来,有些进了游戏大厅,有些在旁边的空位上坐了下来。一维忍不住往旁边扫了一眼,在侧对着他坐下了的女孩子手上看到了一小截票根。

是从刚散场的影院里出来的人。那对情侣已经开始热烈地讨论起来刚才看的电影了。

从这个位置,只要抬起头,就能看到往上几层的影院门口。一幅巨大的海报从商场顶上垂下来,一直挂到一层的天花板上方。色彩鲜艳,像一面张扬的旗帜。

一维其实觉得这部电影还行。他很少出门看电影,进场时他的心情算得上是愉快,特别是当边境后面一排的小朋友小声地说了句“我看不见”之后,边境有点不知所措地弯了弯腰的时候。

他也弯下点腰去看边境窘迫的表情。临出门前一维让边境把那副黑墨镜摘掉了,因为他觉得会有点过于引人注目。但是现在边境戴着一个廉价的3D眼镜,塑料镜片后的蓝色眼睛有些困惑地看着他,让他差点都要笑起来了。

他想开口说句什么,影厅里的灯在这时突然灭掉了。幕布还没有亮起,影厅里陷入了短暂的黑暗。一维感觉到前排的人动了一动,那两个人往对方身上靠了一下,发出了很小的一点声音。

一维弯着腰靠着前排的椅背,所以这点轻微的声音也听得很清楚。他想边境也一定听得很清楚。那大概是一对情侣,他们在这短暂的黑暗之间,接了一个吻。

他莫名有些紧张起来。边境没有呼吸,所以也没有暧昧的气流擦过他的脸颊。但是他知道他和边境现在靠得很近,他有点担心地想,自己的呼吸会不会扫到边境的脸上?

幕布很快亮起来了,荧荧的亮光从影厅前方往观众席照过来。他又看到了近在咫尺的边境的脸。边境还在那里弯着腰,脸上带着点困惑的表情。一维小声地说,“我们换个位置吧?”

他们很笨拙地交换了位置。重新坐下以后,那个小朋友在父母的示意下小声说了句“谢谢。”

一维回头笑了笑,转过头很认真地看起了电影。

他的好心情不知何时已经消失殆尽。他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可笑,怎么会想到和边境出来看电影?

影厅里除了甜蜜的家人,就是亲密的恋人。而他们又算什么呢?

白色的字幕一行一行地映进他的眼睛里。他很认真地看着前方的画面,试图忘记片刻前闯入自己脑海的荒诞想法。

他竟然以为边境也会在那片刻的黑暗里吻他。他甚至已经想象到灯亮起来之后,边境一脸无辜地问他,普通人都会在这种时候做这种事吗?

蓝前辈呢,和那个人去看电影的时候,也会在黑暗中偷偷地接吻吗?


- - - 


一维意识到今天是什么日子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其实这种节日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意义。但是他在社交网站上刷出来小蓝刚刚更新的状态时,看到了那只有两张电影票根的照片上方,配了“七夕快乐♥︎”这样的文字。

他愣愣地看了这行字一会儿,然后很快地滚动了一下网页。他听到门锁打开的声音,边境毫无情绪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来,“我出去一下。”

边境最近经常出门。他和往常一样说了这句话,也和往常一样料想得不到一维的回应。可是一维却很快地叫了他一声,“边境!”

他从走廊里退回去,看到一维抱着笔记本窝在客厅的沙发里,吓了一跳似的大睁着眼睛看他,仿佛刚才是他被边境叫了一声似的。

“你……”一维半天没说出什么来,仿佛根本就没想好要说什么。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叫住了边境,就像是无法忍受下一秒他就要独自呆在这间房子里的事实一样。

边境站在墙边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你想看电影吗?”一维最后问道。


- - -


一维把头埋进了那堆玩偶里。他觉得脑子里那个一跳一跳的东西越来越疼得厉害,让他的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他能听到商场里很吵闹,身后的游戏厅也很吵闹。他想自己真是疯了,怎么会想到这么吵闹的地方来?

他又不是第一次刷出来别人的节日状态,又不是第一次一个人度过节日。何况现在又有什么不同呢?他忍受着这样的吵闹,也还是一个人在这里忍受。


边境过来叫醒他的时候,他就这么带着些没消去的火气抬起了头。他头痛得有点发晕,不知道自己的眼角红得厉害,直到自己开口说话的时候,才发现话里竟然带上了鼻音。

“给我干什么?”他皱着眉问。边境往他手里塞过来一大把游戏币,看着竟然比刚才还要多了一些。

“我已经全玩过一遍了,每一台我都学会了。”边境说,“你不是不会吗?我教你吧。”

一维愣了一下,气急败坏地把游戏币推回去,“我不用你教!”

“你真是我见过最容易生气的人类了。”边境有点无奈地说,“我最近跟着绿前辈看到来那么多人,都还没有见过像你这样容易生气的人呢。”

他的手握着那些游戏币,被一维紧紧地抓在手里,动不了了。他只好低下头,凑在一维旁边,往一维泪痣上半干的泪痕舔了一小口。

“这样可以吧?”他问傻了似的看着他的一维,“我们刚才看电影的时候,也有普通人做了这种事。”

一维已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听见旁边那个拿着票根的女孩子小小地尖叫了一下,可他竟然也不觉得吵闹了。


08/28


评论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