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复复方

weibo@复方复方

【永灰】酒吧

门口的挂铃叮叮啷啷地响起来,一个穿着深色衬衣的青年推开玻璃门走了进来。

他停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目光透过镜片在昏暗的室内扫了一圈。酒吧里放着很舒缓的曲子,零零落落的没有几个人,他举步往吧台的最角落走了过去。

一个黑发的人倒在吧台上,他的脸埋在自己的手臂里,有点凌乱的碎发落到光泽的台面上。手臂旁边放着一个酒杯,杯底只剩浅浅一点半透明的酒液。

永乐坐到了他旁边。“怎么不接我电话?”他问。

倒在吧台上的人转过头来看他。灰羽的半张脸还埋在手臂里,眼睛似笑非笑地眯起来。“嗯……没电了吧?”他一边说着,一边抽出一只手去摸自己的西装内袋。

“噢,”他摁亮了刚从兜里摸出来的手机屏幕,上面显示了十几个未接来电,都是来自于同一个号码。“原来还有电。”他吃吃地笑起来,没有一点愧疚的意思。

调酒师凑过来,很礼貌地问永乐要不要喝点什么。永乐望了眼吧台后面琳琅满目的酒瓶,随手指了指台面上灰羽喝剩的酒杯,“和这杯一样就好。”

调酒师微笑着退开了。

“你怎么来了。”灰羽问他。

“明天不是有工作吗,”永乐说,“东西都还没准备好。”

“不,不是。”灰羽很夸张地摇头,几乎要把他的单片眼镜给晃掉了。“不是问你为什么来,”他的手指一下一下地摁灭了屏幕,又把它摁亮,“我是问你怎么会来这里。”

永乐看了看他手里的手机,很平静地说,“我在你手机里装了定位木马。”

“嗤。”灰羽笑了笑,甩手把手机摔到了台面上,一点也没有心疼的样子。“哪里搞来的,从天才大人那里买来的吗?”他没等永乐回答,又看着他问,“都合作这么多年了,难道你还怕我爽约?”

“不是。”调酒师把酒杯推到了永乐面前,他拿起来喝了一口,微微地皱了皱眉。

灰羽笑了。“太甜了?”他问,“这个是用甜酒做的底料,医生大概喝不惯吧。”

永乐不置可否,只是放下杯子之后没再拿起来喝过第二口。

“那,”灰羽突然问,“我明天能爽约吗?”

“我失恋了。”他义正辞严地说。

“被女孩子甩了。”他又把脑袋靠到手臂上,很用力地叹气,“明明还是她先追的我。”

“结果没两天突然说还是忘不了旧情,马上就甩了我跑了。”

“我真是可怜。”他这么说着,脸上却没有什么难过的表情,“要是能早点遇到她就好了。”

“然后呢,”永乐的手指松松地摩挲着酒杯,“在她遇到那个人之前把她抢过来?”

“对,”灰羽低着头笑,“在她遇到那个人之前把她抢过来,让她不可自拔地爱上我。”他吹了声口哨,“然后狠狠地把她甩掉。”

“真小气。”永乐点评道。

“是吗?”灰羽哈哈笑起来,“医生才不懂这些和活人交往的乐趣呢。”

“是吗?”永乐学着他的语气,“我只知道有时候早一点也改变不了什么。”

“你是说,”灰羽问他,“就算早一点她也一样不会爱上我吗?”

“是啊。”永乐说。

正如我早了这么多,你也没有爱上我一样。


“我真是可怜,”灰羽摇头,“连医生也这么对我。”他伸手推了推台面上几乎还是满着的酒杯,“再喝一口吧,医生。”

“太甜了,我不喜欢。”永乐直白说。

“你喝了它,我就不爽你的约了。”灰羽笑着看他,“医生大概不知道,有时候只要多走一步就能得到更多哦。”

他的眼睛又黑又亮,带着些酒精浸润的水光,狡黠地看着对方。永乐似乎被蛊惑了一般,拿起杯子又喝了一口。

他甚至没来得及惊呼出声,灰羽突然凑了过来,在他还沾着酒液的嘴角舔了一下。

“太甜了,”灰羽促狭地笑,“我很喜欢。”


07/19


评论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