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复复方

weibo@复方复方

【胜出】不合时宜

/ CP 爆豪胜己X绿谷出久
- - - - - -
不合时宜
/ BY 复方余甘子


爆豪胜己很少在这个时候出门,所以他猝不及防地被堵在了下班高峰期的路上。
他的车子已经停在原地两分钟了,连几分钟前自欺欺人一般的龟速挪动都无法再实现。夏日马路上的热气甚至能透过车窗玻璃烫到他的脸上,爆豪胜己很有些烦躁地拍了下方向盘——没打在喇叭上,只是发出了一点沉闷的声响。
像这样被困在路上的时刻,百无聊赖地耗费时间却又束手无策,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了。爆豪胜己伸手调低了空调的温度,往后靠在了座椅上,漫无目的地望着蔓延向前仿佛没有尽头的车流。
临近傍晚的阳光金子一般发亮,渐次洒落在这挤满了整条马路的车流上。每辆车的车顶都仿佛镀了金一般反射出耀目的光,在缓缓的挪动中闪耀成一片,宛如一条从远方蜿蜒到了他眼前的河流。
粼粼的水面泛动着亮光,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地收敛了光芒。爆豪胜己想他或许真的不该在这个时候出门,可是他平日里确实少有空闲,就连今天也因为前几天连续不断的工作疲倦地睡到了日上三竿。
等到爆豪胜己回到小区的时候,夕阳已经完全收去了刺目的光线。带着温和颜色的斜阳照在绿道上,把那个等在楼下的人的影子拉得很长。
绿谷出久坐在花坛边上,绿色的头发几乎要与那些茂盛得不成样子的草叶混在了一起。当他看见爆豪胜己往这边走了过来的时候,他几乎是马上就站了起来。
“小胜!”他下意识般地叫了一声,然后一直到爆豪胜己皱着眉抬起头来看他,也没再说出点别的什么来。
“废久。”爆豪胜己打破了这片沉默,“你在这里干什么?”

- - -

“小胜,”绿谷出久小心翼翼地问他,“你生气了吗?”
“什么?”爆豪胜己被他搞得莫名其妙有些恼火,“生什么气?”
绿谷出久仿佛松了口气似的。他有些尴尬地笑了一下,“我今天给你打的电话都没接……”他抬起右手,手里是一个黑着屏幕的手机,“出来得太急结果路上就没电了,只好在这里等你。”
爆豪胜己盯着他带着些局促的笑脸,“我没带手机出门。”他平静地说着谎,即使此刻在他口袋里的手机正是因为在路上响个不停才被他按了静音。
“生什么气?”他又问了一遍。
“我……”绿谷出久有些摸不清他的情绪,踌躇着不知如何开口,“昨天……”
他支吾了一会儿,还是下定了决心似的说了出来,“昨天的战斗,我们被抓拍到的合照刊登出来了。”
或者不该说是刊登,毕竟不止是报纸,那张合照在电视和社交网络上的所有新闻媒体都无一例外地上了头条。
“我真不是故意的。”绿谷出久很快地解释着,“我真的只是刚好在附近,也没想什么就过去了。这种水平的敌人我明白凭小胜是可以轻松解决的,所以我也不是想着要给小胜帮忙,我真的只是刚好路过,看着现场一片混乱就头脑一热冲上去是我的不对,所以小胜你……”
“我没有生气。”爆豪胜己几乎是有些咬牙切齿地打断了绿谷出久的话,“我看起来像是会因为这种事生气的人吗?”
像。
绿谷出久看着正瞪着自己的爆豪胜己,心里忍不住地想叹气。他想爆豪胜己怎么可能没看到那张照片,看到了他又怎么可能不生气?不堪一击的弱鸡敌人快要束手就擒的关键时刻,一向针锋相对地在英雄排行榜上较着劲的幼驯染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除了给在现场热烈围观的记者们留下难得一见的同框照片之外,一点忙都没有帮上。
然而今天的头条却全都是“携手”、“合力”、“并肩”这样的字眼,配上大号加粗的字体,直让大清早窝在床上刷手机的绿谷出久心虚得睡意全无。他想自己昨天真的不应该冲上去的,特别是今天还是这样的一个日子。
虽然他看到那张高清的合照出现在屏幕上的一瞬间,第一反应就是马上把原图保存了下来,一边保存一边反省自己对小胜的歉意真是毫无诚意。
绿谷出久想,他现在是不是应该给合照的另外一位主人公当面道一个歉?
但是爆豪胜己又咬定了自己没有生气,这歉可真是不知从何道起。

绿谷出久还在犹犹豫豫着,爆豪胜己啧了一声,很不耐烦似的拔腿就往楼里走。“我还以为当面讲你能讲出点什么东西来。”爆豪胜己声音不大地抱怨了句什么,绿谷出久没有听见。他有些走神地注意到爆豪胜己手里提着的一个商店纸袋,袋子正随着爆豪胜己的步伐晃荡着。绿谷出久想那可是挺远的一个商店呢,怪不得小胜去了那么久。
爆豪胜己走到了玻璃门前面,感应门顺滑地打开了,他却转过身来盯着还站在台阶下的绿谷出久。
他踢了玻璃门一脚,厚实的玻璃随着“哐”的一声剧烈抖动了几下,绿谷出久猛地回过神来抬头看他。
“不给我吗?”他问绿谷出久,“化在你口袋里的话我就不要了。”

- - -

绿谷出久没想到这么几句话能花掉这么多时间。夕阳不知何时已经落下去了,深蓝的暮色浸染上夜空,花坛里的草木也变成了一丛丛纷杂的阴影。
但绿谷出久还是能看清爆豪胜己脸上的表情,因为挂在小区树上、摆在小区路边的许多夜灯也早已在夜幕中亮了起来。这些橘色的小灯绽放着毫不逊色的亮光,一团团地驱散了沉重的暮色。
虽然南瓜灯亮在树上确实有些不科学,可是毕竟今天是节日,这点小小的违和感理所当然地应当被原谅。
爆豪胜己身后的玻璃门又打了开,几个打扮成小恶魔与小鬼怪的孩子欢笑着从里面跑了出来。哒哒哒的脚步声和吵闹声渐渐跑远了的时候,绿谷出久从背着的小包里拿出来了一盒巧克力。

他也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会在万圣节前夜给爆豪胜己送巧克力了。明明是不合时宜的礼物,他只记得爆豪胜己在第一次收到的时候皱着眉抱怨着,“为什么我要收下废久的礼物?还是这种甜兮兮的东西?”
那大概是他们的关系终于开始缓和的时候,旁边的同学们吵闹着逼着爆豪胜己收下了那个礼物。他大概是松了一口气的,甚至至今也记得那份好意终于被接纳的小小满足。片刻后红色的缎带被拆开,里面的巧克力被分到了在场的每一个女孩子手中。
丽日御茶子也咬了一口。她笑着凑过来夸了绿谷出久一句,“很好吃。”她笑嘻嘻的,难得地露出了一些恶作剧般的促狭,“虽然小久学了这么久才学会。”
丽日御茶子确实是个合格的好朋友。是她的义理巧克力给了正在苦思礼物的绿谷出久灵感,也是她不厌其烦地手把手教会了绿谷出久做巧克力。
只是在绿谷出久吃了蛙吹梅雨分给他的一小块巧克力并差点被焦苦的味道逼出眼泪的时候,他才感受到丽日御茶子已经体贴到了多么过分的程度。
后来绿谷出久也不再自己做巧克力。每年收到礼盒的爆豪胜己也都是一样的表情,随手接过,看不出喜怒。绿谷出久有些庆幸爆豪胜己没有吃到那苦不堪言的第一盒,否则他断然是不会再收下后来那些巧克力的。

“没有化。”绿谷出久说。他手里的巧克力盒子如往常一样系着红色缎带,就和不该属于万圣节的巧克力本身一样,并不是属于万圣节的颜色。
他想爆豪胜己现在才问这句话是不是太迟了,可是爆豪胜己已经问了出来。“为什么总是在这种时候给我巧克力?”爆豪胜己问着,嘲笑般地笑了一声。“这是情人节才该送的东西。”

- - -

不知道如果说因为他从想到这个到学会做这个花了大半年的时间,而且最后做出来的巧克力还特别难吃,此刻的爆豪胜己会露出什么表情。
大概也还是会生气。
爆豪胜己总是这么容易生气。特别是面对绿谷出久的时候,他的冷静总好像轻易就能被甩飞到九霄云外一样。
不过也不是小胜的错。绿谷出久想,毕竟总是做出些不合时宜的事情的人总是自己。像是在战斗尾声突然闯入,像是今天铺天盖地的新闻头条,像是所有那些向爆豪胜己伸出的他并不想要的援手,像是这些莫名其妙的巧克力。
大概他只是依恋那一瞬间的指尖交错,那一瞬间即使无言而沉默,但爆豪胜己却伸手接住了他谨慎又试探的好意,让他忍不住有了终于追赶上对方的错觉。
而如今错觉已经成为实感。他确实已经追赶上了这个从不认输也从不服输的人,他确实能够平等地站在这个人面前了。

爆豪胜己看着台阶下的绿谷出久咬了咬嘴唇,甚至还深吸了一口气。橘黄色的灯光落在他带着微小雀斑的脸颊上,爆豪胜己想起了就在不久前那片光线铺洒的车流。
刺目的光,几乎照得他的眼睛发花了。令人不适又让人烦躁,那片潋滟的光随着车子的前进也往前流动着,总是无法闪避地扎进眼睛里。
不知何时却已经消退成了柔和的斜阳。那样柔和的光线就落在绿谷出久身上,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他站在爆豪胜己眼前,而不再是身后了。就连爆豪胜己也记不清,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自己也开始习惯在身侧而不是往身后寻找绿谷出久的身影。

“这的确是情人节才该送的东西。”绿谷出久抬起头来望着爆豪胜己,声音隐隐发着微颤。“那小胜呢,你要收下吗?”
他没有等到爆豪胜己的回答。一个纸袋从前面飞了过来,他慌忙伸手去接住了。意外有些沉的重量,敞开的硬质纸袋里面露出来一个巧克力糖盒的棱角。
“这是什么?”绿谷出久愣愣地抱着这个糖盒,“回礼吗,义理巧克力?”
“回礼。”爆豪胜己回答。

“本命巧克力。”

End.

评论(7)

热度(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