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复复方

weibo@复方复方

【通环】吞吃入腹

/ CP 通行百万X天喰环
- - - - - -
吞吃入腹
/ BY 复方余甘子


天喰环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此刻会想起那时候的事。


- - -


“所以是苦夏吗?”通行百万问,“最近天气确实越来越热了。”

校道上一丝风都没有,夏日的阳光穿过林道树茂盛的枝叶间隙投下了满地的亮斑。天喰环低着头,看着他们的脚步踩在这些亮斑上,又看着亮斑零落着落在了他手里提着的便当盒上。

是和往常一样,母亲在出门前递到自己手上的便当盒,里面的饭菜也都是自己平日喜欢的口味。天喰环想起片刻前打开便当盒时引入眼帘的丰富菜色,显然母亲最近也为了增进自己的食欲而费尽心思。他提着依然沉甸甸的盒子,觉得心里也有些什么沉甸甸地发闷,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我也不知道。”他低声说,“大概是吧。”


今天和昨天一样,他们是在后庭的树荫下吃的午饭。和昨天一样的,还有在风卷残云的通行百万面前皱着眉半天也没吃下什么的天喰环。

通行百万把自己的便当吃了个底朝天的时候,天喰环犹豫着夹起了一小块煎鸡蛋塞进了嘴里。他盯着自己几乎没怎么动过的饭菜,一边咀嚼一边想着自己是不是生病了。

毕竟自己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明明还是蓬勃生长着的男高中生,持续食欲不振了一个多月,也未免太过奇怪了。

“这样可不行啊,环。”捧着空饭盒的通行百万有些担心地看他,“下午还有个性教育课呢。”

“嗯。”天喰环点点头,又夹起了一小片牛肉放进了嘴里。下午的个性教育课,就和体育课一样,是需要相当多的体力和精力的。更何况他的个性本身就从食物而来,如果不进食足够的食物种类,培养和锻炼个性也无从谈起了。

天喰环有点心不在焉地挑着便当里的食物,一样一点地放进自己嘴里。是不是真的生病了呢?他想着,是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还是自己的个性出了问题?

他一边胡乱想着一边抬起头来的时候,差点把筷子从手里吓掉到草坪上。通行百万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往他面前伸着一只手,天喰环抬起的额头刚好就撞进了通行百万的掌心。

是稍微有些烫人的温度,像夏天晒在脸上的日光。

“不会是生病了吧?”通行百万说。天喰环愣愣地看着他,能看到他的脸很近,眼睛很亮,眉头微微皱起来的时候更显得关心的眼神情真意切。“但是温度又很正常。”

“没、没事的。”天喰环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退,“……大概只是天气太热了。”

通行百万也愣了一下,“是吗?”他笑了笑,把手收了回来。


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通行百万往天喰环手里塞了一小盒牛奶。“喝了这个吧。”他笑眯眯地往天喰环肩上拍了一拍,“饿着肚子上课可不行。”


是这样的。吃不下东西,可却会感到饥饿,天喰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他咬着牛奶盒上的吸管,带着温和凉意的牛奶流进了他的胃里,但是饥饿感却没有得到丝毫的缓解。

似乎是食物无法填满的饥饿感。迫切地想要吃下什么的、吞下什么的欲望,在面对食物时却又消失无踪。

空了的牛奶盒发出咕咕的声响,天喰环仿佛也听到自己未能填满的那个胃发出了咕咕的饥饿的嘟囔。


- - -


一直到通行百万的部分已经结束了,天喰环手臂上残留的颤抖也还没有完全消退。他看着通行百万在同学们的笑声中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在下一个同学出列的时候绕到了人群的最后面,朝自己走了过来。

“今天没控制好,差点又掉了裤子。”通行百万吐了吐舌头,伸手拍了拍蹲坐在地上的天喰环的头发。“走吗,环?”

天喰环点点头,往通行百万伸过来的手里放进去一只变成了牛蹄子的右手。

“什么啊,”通行百万夸张地叫了一声,握着这只牛蹄子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这不是做得很好吗?”

“刚才……稍微有点紧张了。”天喰环想把手抽回来,但没有成功。通行百万很好奇地往蹄子上捏了几下,又看了几眼,才满足了似的松开了手。

“下次把大家都想象成戳在地上的牛蹄子怎么样?”他被自己的想象逗乐了似的笑起来,和天喰环熟门熟路地往操场角落走。“环明明已经练习得很好了,下次一定可以顺利完成的。”

“百万也是。”天喰环低声说,“练习得这么努力,下次一定可以顺利完成的。”

“嗯。”通行百万不住地点头,“环都这么说了,那就一定可以顺利完成的。”


操场的角落有一小片没拆完的砖墙,是他们惯常练习的秘密基地。

现在还是下午,空旷的操场上几乎没有遮挡,阳光就这么刺眼地照下来,连空气都变得又热又烫。或许是因为中午吃得太少,天喰环隐隐觉得有些疲倦,练习了一会儿,便靠着砖墙坐了下来。

他看着通行百万一遍遍地练习穿透这面砖墙。金发的少年已经长得很高了,午后的日光在他脚下投下短短的一个影子。他站在砖墙边上,很缓慢地伸出手,慢慢地把手穿过了那面砖墙。

他就这么来回地试了很多次,很认真地观察着什么似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的手臂。少年金黄的发丝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显耀眼,天喰环忍不住眯了下眼睛。

通行百万的干劲和热情,就像太阳的热度一样好像永远不会枯竭。天喰环有时候也搞不清楚,是因为他总是这样努力,自己才会觉得他像太阳一样光芒耀眼,还是因为他像太阳一样满怀热度,才能这样不知疲倦地努力尝试。

天喰环有时候也搞不清楚旁人都是怎么想的。明明通行百万这样努力又优秀,可是他们却不看他,而总盯着自己,说着自己的个性这样厉害,应该能够做得更好。还能做得怎么好呢?天喰环很想说自己已经尽力了,已经没有办法做到更好了。他也想像通行百万一样努力,一样不知疲倦,一样光芒耀眼,可是他又不是通行百万,又怎么能够做得到呢?

而像太阳一样耀眼的通行百万却说……

“环!”通行百万突然叫了他一声,“能过来帮一下忙吗?”


- - -


“就站在墙边,对对对,背和墙稍微贴紧一点。”天喰环有些茫然地听着他的指挥,又往墙上靠了一靠。砖块已经被晒得很烫了,热度蒸腾着透过运动服的布料传到了天喰环的身上。

“我要试试刚才练习的成果了。”通行百万有些得意的样子,突然伸手往天喰环的脸上摸了过去。他吃了一惊,还没来得及躲开,却发现并没有预料之中的触感从脸颊传来。

“怎么样?”通行百万抽回手,“我刚刚控制着手掌穿过环,但是却没有穿过墙壁,而是按在了墙上。”他的眼睛兴奋得闪闪发亮,“虽然现在还需要耗费很多注意力,也只有一只手能够做到,但是也算是成功了!”


天喰环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此刻想起了那时候的事。或许是因为艳阳照得自己头脑发烫,或许是因为腹中突如其来的饥饿感。

是食物无法填满的饥饿感。迫切地想要吃下什么的、吞下什么的欲望,在通行百万站在他面前时突然席卷而上。


“天气开始热了呢。”那时候的通行百万说,“感觉食欲也要跟着消退了。”

“说到夏天,果然要吃茶泡饭才行啊。”

“环喜欢茶泡饭里的梅子吗?”

“环如果吃了梅子,也能变成梅子吗?”

“那环如果吃了我,是不是也能变成我啊?”

“诶,这个说法太可怕了吗?对不起嘛。”


如果吃掉百万的话,就能变得像他一样努力,一样不知疲倦,一样光芒耀眼了吗?

天喰环看着眼前的通行百万,他的眼睛闪闪发亮,似乎还在等待着自己为他的小小进步一同欢呼雀跃。

不是的,不是的。他像是突然从自欺欺人的梦境中惊醒似的,想起来那天午休时的对话,想起来从那天开始莫名消退的食欲,想起来从那天开始莫名涌动的饥饿感。

他当然并不想把百万吃掉。这个像太阳一样耀眼的通行百万说,和你相比,连太阳都会黯淡无光。他不知道为什么通行百万会这样想,但是既然他这么说了,那么天喰环就觉得这应该是对的。

或者说,他会尽力让这句话变成对的。

那又是为什么呢,他的胸腔深处却感到空洞,不满足与空虚感在里面翻滚沸腾,像饥饿时的灼烧感一样让人躁动又不安。想要更贴近热烈燃烧的日珥,想要将滚烫的热度嵌入胸前。

特别是在通行百万站在他面前的时候,特别是在通行百万望向他的时候。


通行百万的手突然碰到了他的脸,天喰环猛地回过了神来。他觉得自己几乎要饿到胃绞痛,疼痛与烧灼让他快要说不出话了。

“怎么了?”他咬着牙问,“这次失败了吗?”

“温度很正常啊。”通行百万小声说。他的手放在天喰环的脸颊上,稍微有些烫人的温度,像现在正晒在脸上的日光。

“你才是怎么了,”通行百万问,“你这么盯着我,是饿到想要吃掉我了吗?”

“有吗?”天喰环问,他有些勉强地笑了笑,“可以吗?”他习惯于瑟缩与压抑的情感长出裂缝,他几乎要忍不住往通行百万的手心蹭上一蹭。

“可以啊。”通行百万的手没有松开,仿佛等着天喰环转头咬上他的手腕。他的眼睛很亮,笑起来的时候更显得眼里的信赖情真意切。“环可是连太阳都能吞噬之人。”


End.


评论(5)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