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复复方

weibo@复方复方

分花拂柳(一)

/ 秀玲珑x柳况

/ BY 复方


关于绝情娘子秀玲珑与江湖日报的主笔柳况,有一则秘闻是这么说的。

柳况此人,虽然其江湖第一日报主笔的名号无人不知,但若是他真的走到谁的面前去,最多被别人一眼扫过,九成要被当成一个普通书生。
如果不是加上容貌还能算是个清俊的普通书生,怕是连这一眼都没有。

此时他走在路上,更是宛如融入雾中。
今日正是十五,天色未亮,雾气填满整条大街,路上行人宛如行走于云端,又如鬼影幢幢,咫尺间也难辨人形。
行人手中的纸皮灯笼晃晃荡荡,团团光亮弥散在雾中,堪堪能在擦肩而过时,借光看到旁人的一截衣角。

柳况的衣角已然被雾气沾湿了。
他在这玲珑江边的大街上晃荡了大半个时辰,没见着有人与他兜售,路人更是鱼一般穿梭游走,想拉住一个询问二三都不行。白费他慕名而来的一番功夫,丝毫未摸到这鬼赶集的窍门在何处。
他走得累了,索性到路边站定不走了。心想天色渐明,想必集市也已快要结束,今日真是白来一趟。
未料这天色竟亮得分外快。眼看着身旁越来越明亮,柳况有些诧异地抬头,却发现是一个人提着灯笼晃晃荡荡地走到了他身前。
这人的身影隐没在雾中,灯笼却分外明亮惹眼,十分招摇。

柳况听闻鬼赶集上,两人只要看对了眼,便可以在袖子中做起生意,交易钱物。想必这是有人看上了他了,柳况心中有些激动,暗暗捏紧了自己袖中的钱袋。
那人站定在他身前,探出一只手臂来。衣袖刺绣纹样在灯下熠熠生光,看样式竟是女子的衣物。
柳况便有些踌躇,心想将手伸到陌生女子的袖子里实在失礼。
这厢尚且犹豫不定,那袖子的主人见他毫无动静,竟径自伸长手臂,抓起柳况的手腕,再一翻便探进了他的袖中。
——稳稳地抓住了柳况的手,及其手中尚捏着的钱袋。
柳况愣了愣,那女子却笑了起来。
“柳况,”女子对他直呼其名,“你带这几枚钱来,是想要买我什么?”

柳况此人,若是走到谁的面前去,九成要被当成一个普通书生,还有一成便是遇上秀玲珑。

秀玲珑与他同以一纸文墨闻名江湖,天南地北,各占半边,似乎是势不两立的死对头。然则他两人素未谋面,怕是秀玲珑走到他面前,他自觉也认不出来。
却不知秀玲珑为何能认出他来。
他只听闻秀玲珑此人作风招摇,却没想到她会这般招摇地出现在玲珑阁前的集市中。
如此招摇地撞上门来,就算他未曾见过秀玲珑,也不得不认出她来了。

秀玲珑见他愣住,轻笑数声,一手手指在袖中勾着他不放,另一手突然就把大灯笼往他怀里丢去。
柳况吃了一惊,下意识地伸手去接那灯笼,一时不察,却被对方把钱袋从他袖中捞走了。

秀玲珑笑道,“既然收了先生的钱,东西就卖给先生了。”
说罢转身就走。
柳况自然要追。可是紧走几步,已经连她的人影都找不着了。他一头雾水,茫然四顾,只见天色已亮,雾气消散,路上行人也如水雾般不见踪影。

而这场没头没尾的交易已成定局。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