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复复方

weibo@复方复方

分花拂柳(二)

/ 秀玲珑x柳况

/ BY 复方


人人都知绝情娘子生财有道,玲珑阁分店满天下。就连天下第一明长宴,也逃脱不开被她层层剥削、全数卖出的下场。
柳况在华亭的客栈中,与一个用自己全副身家买下的纸皮灯笼相伴度过几日,第一次切身地了解到了秀玲珑赚得盆满钵盈的原因。

他疑心秀玲珑难得与自己一见,绝不会轻易放自己离开华亭,于是每日打起精神,预备当秀玲珑找上门来时,不至于在别人的地头被欺负得太惨。
未想到一直到他返回京中,也再没有人来找过他的茬。
柳况平安回到白鹿书院时,心中竟然还有些许失望。

院长外出游历个把月,书院中的学生们自然对他分外想念。
有的在行路难逃学途中与他狭路相逢,狡辩自己是特地前来迎接老师;
有的磨磨蹭蹭上交墨迹未干的作业,声称自己半月前就已从容完成;
更有的在他房间门口铺满鲜花,香气扑鼻,惹得柳况直皱眉头。

“是谁在院子里放了这一地的花?赶紧自己来扫了。”柳况说完,却迟迟不见有人动手。过了好一会儿,才有学生突然反应过来,“柳先生,我们还以为这花是你让人放的呢。”

这可是一件奇事。
柳况虽然身为书生,却从未干过如此风花雪月之事。更别提他的全副身家都已葬送在华亭,哪里来这许多银钱购买满地的鲜花呢?

第二日,柳况推开房门,发现地上的鲜花颜色新鲜,花色不同,显然不知何时已悄然换新了。
他只当做没看见,照常上课写文章,平常度日。

如此这般过了五六日,院中的鲜花反而好似不要钱一般,不仅每日愈多,还隐隐有蔓延到柳况房中的趋势。
终于有一天,柳况睁眼醒来时,发现花瓣一路如流水似的从门缝中渗入,已然铺满了他半个房间了。
他下意识地抓紧衣襟,在满室芬芳中连打了几个喷嚏。

当夜柳况房中灯火彻夜未灭。他本人正襟危坐于桌旁,等候贵客。
直至凌晨时分,一双涂着艳红蔻丹的玉手才推开了他的房门。秀玲珑踩着一地花瓣走入房中,手中摇晃着一柄纸面团扇,扇面的金粉在烛光下熠熠发亮,让柳况想起那日秀玲珑探到自己眼前的一段衣袖。

“你这房中如此昏暗,”秀玲珑与他亲切寒暄,扇子扇得灯火摇动,“怎么不挂上你从我处买来的灯笼?”
说来惭愧,柳况早将那灯笼遗弃在华亭的客栈中,省得自己眼见心烦了。
他径自另起话题,“秀玲珑,你千里迢迢跑来这里捉弄我,是什么原因?”
秀玲珑只挂念着自己的灯笼,“我将灯笼卖与你,提供一下售后服务罢了。”她也在桌旁坐下,动作间满头珠翠环佩叮当乱响,听得柳况头痛。


“我听闻男子追求心上人时,常常喜欢送花。”秀玲珑慢条斯理地摇动扇子,“恰好我又有许多花,便送一送你。”
她说话间唇角含笑,若不是目光狡黠,柳况差点要将她误以为是聊斋中夜访的温柔女鬼了。

“我的几枚钱,怕是还买不下你的一个灯笼。”柳况望向她,“你还要我做什么才足够?”
秀玲珑笑脸盈盈,“柳先生若是想摆脱我,不妨再与我做个交易。”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