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复复方

weibo@复方复方

分花拂柳(三)

/ 秀玲珑x柳况

/ BY 复方


“什么交易?”柳况谨慎问道。
“于你不过举手之劳。”秀玲珑以扇掩面,只露出一双波光流转的眼睛,含羞带怯说道,“只要江湖日报每日的发行时间,稍稍往后推延十二个时辰即可。”

柳况无言以对。
半晌他才组织好语言,“推迟十二个时辰,你怎么不让江湖日报改成江湖月报呢?”
秀玲珑眼中一亮,“你这个提议甚好。”
“不好。”柳况断然拒绝。
秀玲珑叹气。“十二个时辰不行,六个时辰如何?”她让步道,“不过是从早报换作晚报罢了。”
柳况觉得好笑,“江湖日报的招牌便是快,一分一秒都松懈不得。劝你早早忘了这个想法。”

秀玲珑见他不吃敬酒,索性撕破脸皮。手中团扇往桌上一摔,当作扇坠的一块硕大宝石砸在桌角哐啷一声,把柳况吓了一跳。
“白鹿书院背靠朝廷,坐拥千百探子人马,我玲珑阁一穷二白,如何比得?”秀玲珑愤然道,“我们做纸墨生意的,不能像寻常商贾老奸巨猾,最讲究一个公平竞争、共同进步。”
她凑近柳况,诚挚道,“你既已在人手财力上赢了我,就在发行时限上稍作让步,我也定将感恩戴德,绝不会亏待了你。”
秀玲珑一番软硬兼施,而柳况垂眼看着那块挂在桌角的扇坠,只觉得自己对一穷二白可能有什么误解。
“哦,”他抬眼望入秀玲珑眼中,“敢问如何不亏待我呢?”
“每推迟一个时辰,”秀玲珑斩钉截铁道,“我必亲口为你颂一句佛。”

柳况只觉自己从未见过如此胡搅蛮缠之人。
秀玲珑与他交易不成,居然就赖着不走了,声称直到交易达成的那一天才会从柳况眼前消失。
每日一见面,秀玲珑就问他考虑得如何,“决定推迟几个时辰?”
柳况避而不答,只当做没看见,试图照常上课写文章,平常度日。

夜间还好,柳况把秀玲珑往房门里一锁,自己跑到客房去睡也无不可。
白天却非常棘手。
秀玲珑在房中呆得无聊,就要绕到学堂前院去放风;
觉得饭食不好,就要跑到学堂前院去投诉;
饭饱喝足,还要散步到学堂前院去消食。
娉娉袅袅,红妆蔻丹,实在有碍观瞻。

柳况弄不走她,只能好吃好喝招待,任由她往房中添置各种摆设玩具。
偶尔一日经过自己房间门口,发现艳红地毯从半掩房门中绵延铺出,内里风光与往日大不相同。
他心惊胆战地推门而入,迎面就是一扇巨大的屏风。左转右绕,在许多华美屏风拼接而成的小小迷宫中大绕一通,才找到了坐在桌旁的秀玲珑。

夜幕未至,桌上却燃着一盏烛火。秀玲珑用团扇托着半页信笺,正递到烛火边上点燃。
她面色沉静,也与往日大不相同。柳况本想就房间变成迷宫一事质问她,一时竟也不知如何开口。

“阁中有事,我要回去了。”她简短说道。扇上的信笺已然燃成一团,火苗舔上扇面,她执扇的手却不收回,任由金粉混着火光烧灼。

秀玲珑转过头看他,又已是一张狡黠的笑脸了。“不知我下次见你,你想明白了没有?”
“绝无可能。”柳况答道。
秀玲珑重又叹气。“堂堂柳三清,没有想到是这样一个傻瓜。”

不知为何,柳况突然想起几日前的一件小事。
门锁其实也并锁不住秀玲珑。有一夜他在睡梦听到一阵琳琅之声,朦朦胧胧睁开眼,却发现秀玲珑出现在客房中,坐在桌旁无所事事地把玩那枚扇坠。
秀玲珑见他醒来,马上笑着追问他,“几个时辰?”
柳况半梦半醒,以为她在问自己现在是何时辰。“约是丑时罢。”他迷迷糊糊答道。

秀玲珑大笑。“堂堂柳三清,没有想到是这样一个傻瓜。”她笑得像要止不住,“竟不知我在问你什么了。”

一柄纸扇转眼间化作黑灰,桌上只留下一个扇坠,在灯下熠熠生光。
而鸠占鹊巢之人也已不见踪影。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