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复复方

weibo@复方复方

分花拂柳(完)

/ 秀玲珑x柳况

/ BY 复方


秀玲珑一去不回,柳况如愿过上了平静如初的日子。
每日按时起床,按时讲课,按时吃饭,按时写稿,按时洗漱,按时走错房间。

他今日又莫名其妙地走进了客房。回过神之后马上退出房门,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一路走一路反思自己是不是被秀玲珑毒害锅身,难道还睡客房睡上了瘾。

回到自己房间之后又莫名其妙地觉得有些不习惯。
房中乱七八糟的摆设已经全部撤去了,复又显得宽敞起来。
柳况脱去外袍钻进被子,闭着眼躺着了。
好不容易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他终于还是睁开眼,有些茫然地望向了房顶。
已经过了十五,月光还是非常明亮。窗棂的阴影投映入房中,能看到窗旁植的矮树在夜风中招摇。

柳况慢慢回想,确信自己并没有在窗外种花。
被褥早已换过,房中也已重新整理过一遍,为何他总觉得有轻柔的暗香浮动?
秀玲珑此人,虽然花枝招展作风招摇,用的熏香却淡而宜人。
想必价钱也很招摇。

柳况胡乱想着,渐渐也陷入睡梦之中。
半梦半醒间窗外枝叶沙沙轻响,似乎总不如玉石的琳琅之声悦耳。

柳况猛然一惊,睁开双眼,从床上坐起。
琳琅之声尚未断,房中不知何时已多出一人。
秀玲珑见他醒来,随手放下把玩着的珠翠链子,轻巧地挽住裙摆走到了床边。
柳况又是半梦半醒,不知今夕何夕。平日的束发披散,傻傻呆呆的样子,倒比平常显得更温和。

“一月不见,你睡得倒好。”秀玲珑靠向床边,弯腰问他,“你想得如何了?”
她妆容精致,发鬓却微微乱了,似乎是匆忙从哪里赶来。
“你问的哪件事?”柳况反问道。
“是哪件,答案难道会有不同么?”秀玲珑失笑,“柳先生可从来没有答应过我什么。”
“没有么?”柳况慢慢道,“除了江湖晚报此事,我有什么没有答应过你的呢?”
秀玲珑轻哼一声,突然道,“今日是我的生辰。”

“那你可选得一个好日子。”柳况说道,“今夜月色甚是明媚。”
秀玲珑挑眉看他,“我说你就信么?”
“信不信也并不由我。”柳况倒是诚实,“反正你一贯满口胡言。”
秀玲珑叹气,有些哀愁地说道,“我不过是想问你讨一个生辰礼罢了。”

柳况明知若自己开口问她要什么,必会得到一个令人难办的回答,却还是问她,“那你想要什么?”
秀玲珑靠着床边坐下,望着他道,“我从来想要的东西,下了决心就势在必得,速战速决从不失手。”
“像如今这般,在此处花费许多精神,蹉跎许多时间,实在从未有过。”

她的双目在浅淡的月光下熠熠生光。柳况心想她虽然总是让人一刻都不能安宁,却确实是个令人难忘的美人。
他在玲珑江边第一次遇到秀玲珑时,就已意识到了这一点。
而当他近乎逃跑似地离开华亭时,甚至不得不留下那个灯笼,以免自己枉等数日之后,还要看着它时时想起江边那时,美人提着灯笼,分云拨雾向他走来的一笑。

秀玲珑凑近他,带着那阵令人留恋的香气贴上了他的唇角。
后来回想起来,柳况觉得这大概是他与秀玲珑相识以来唯一占了上风的一次。
没等绝情娘子把他按倒在床,他就已先行一步将其按入怀中。
兼以百般亲昵,直至将其唇上口脂吻得一干二净才算了结。

- - -

江湖间传言,玲珑阁主人曾评价柳三清其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表面风光霁月,内里万分狡诈。

江湖间又传言,此评价流出后,柳三清未作回应,反而连发一月江湖日报增刊,逼得玲珑阁写无可写。

江湖间再传言,玲珑阁写无可写,一月后大肆刊登江湖日报全员作者的花边逸闻,不知为何却独独少了主笔的部分。

江湖间还传言,后来柳三清暗中前往华亭,两家于玲珑阁中闭门商讨许多日,才和平解决这场纷争。

可见绝情娘子秀玲珑与江湖日报主笔柳况二人,各居南北,互相牵制,实乃是公平竞争、共同进步的典范。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