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复复方

weibo@复方复方

【双黑】雨落如带(上)

/ 原作设定 / 黑时设定

/ CP 太宰治X中原中也

:太晚了一发写不完只好分几次来,两章完结。私心想看并肩战斗,自割腿肉。

- - - - - -

雨落如带

/ BY 复方余甘子


有些冰凉的液体滴落在脸上。中原中也眼睫轻微抖动了一下,随后睁开了眼睛。

入眼是有些阴翳的天空。细微的雨点正从半空中落下,滴滴答答地打在他的脸上。

中原中也下意识地伸手抓了一把身下的地面,抓到了一把草茎和潮湿的泥土。他惊讶地发现自己没戴着手套。

骨折般的疼痛后知后觉地爬上了他的身体,中原中也突然想起来现在是个什么处境。

“混蛋。”他低声骂了一句,撑着右手坐起身来。

又是该死的荒郊野外。太宰治从来不会遵守诺言,在战斗结束后把自己带回据点去。

他有些龇牙咧嘴地活动了下脖子。他脸上还有些半干的血迹,是他自己的血。


中原中也不怎么喜欢用污浊,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完事后好像自己把自己揍了一顿似的后遗症。全身酸痛,加上战斗中过度消耗导致的自身出血。

还有独自一人在废墟中醒来。

真是狼狈。他想。

雨还在下。冰凉的雨水渐渐濡湿了中原中也橘色的头发,卷曲的发稍染上了更深的颜色。

他有些不耐地捋了一把自己的刘海。

帽子也不知道丢哪里去了。他想。


深夜的郊外一片寂然,只有雨水滴落的轻微声响。空气中都是泥土和草叶的味道,几乎没有一丝战斗过的痕迹。

除了不远处地面上几个被重力子弹砸出的大坑。

中原中也站起身来,回想了下来时的方向,拔腿准备回去。

“中也。”身后突然有人叫他,“走了怎么不叫我?”

中原中也愣在当场,几乎以为自己睡迷糊了。他回过头去,看着不远处一个黑影从树荫下钻出来,向他走了过来。

那人的绷带遮住了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却在略长的黑色额发下闪闪发亮。太宰治睁着亮闪闪的眼睛,一只手抱着中原中也以为不知所踪的帽子大衣和手套,另一只手拿着一柄黑伞。

他慢条斯理地走到中原中也身边,炫耀似的把伞分给中原中也一半。他身上一丝水痕都没有。


中原中也有好多话想说,几乎不知道要先讲哪句了。他控制了一下自己,还是先说了下面这句。

“你有病。”他这么说着,恶狠狠地从太宰治手里拿回了自己的衣物。

“你自己在树下躲雨,让我一个伤员躺在泥地上被雨淋?”中原中也披上了大衣,戴上了帽子,瞥一眼自己还沾着泥泞和血迹的手,把手套塞进了大衣口袋里。

“我也是伤员啊。”太宰治说,扬了扬自己绑满绷带的右手。

“你少跳两次楼就能少断两根骨头。”中原中也说着,侧头看了眼太宰治握着伞柄的左手。“你来的时候有带伞?”

“啊,对啊。”太宰治一边走,一边漫不经心地应着,“天气预报说会下雨来着。”

“……青花鱼还会有关心天气的兴致。”中原中也露出些难以置信的嘲讽表情,“是为了赶在下雨前浮到水面吐泡泡吗?”

“我最近断的一根骨头是被中也踹断的。”太宰治突然说。他微微侧过头,好似要勾起中原中也罪恶感似的望着他。

“你离我远点就能少断两根骨头。”中原中也不为所动。

“现在吗?不好吧。”太宰治笑着摇了摇伞柄,话里却没什么感情,“含有盐分的雨水对蛞蝓可不好哦。”

中原中也揉了揉自己酸痛的手腕,突然一脚踢向太宰治的左腿,可惜又被躲过了。

“别逞强了。”太宰治说,“省点力气走回去吧。”


污浊对体力的消耗确实令人棘手。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中原中也是不会选择用它的。

只是今晚的对手更加棘手。


- - -


捏着早上收到的匿名信来到这里的时候,其实中原中也有些后悔了。径直送往黑手党的匿名信,歪歪扭扭地写着“双黑收”,拆开是一封毫无创意的挑战书。

“说不定是恶作剧。”中原中也说。“把我们骗到无人荒野然后晾在那里一晚上那种。”

可是年轻的黑手党干部却兴致盎然想要应战。“人生已经很无趣了,干点特别的事情不好吗?”太宰治说,语气里几乎带了点恳求的意味了。

虽然他恳求的方法就是把中原中也锁在自己的办公室不让他走。

可是中原中也不吃这一套。他按了按自己的帽子,挑衅似的在沙发上坐下,仿佛和太宰治杠上了。

“我反正没什么事,就和干部大人您耗着吧。”中原中也说。

“中也怕输吗?”太宰治说。

中原中也的眉毛跳了跳。

“不是吧,无名小卒都怕打不过吗?”太宰治说。

中原中也抽了抽嘴角。

“没有想到中也竟然这么胆小。”太宰治说,“简直就像蛞蝓一样,可以的话真想缩到壳子里去啊。”

“哦,不对。”太宰治自我反驳似的摇了摇头,“蛞蝓可没有壳子。”

“那就缩到帽子里去好了。”太宰治点点头。

“……够了太宰。”低气压的中原中也走到太宰治的办公桌前,把那封匿名信板砖似的砸到了他脸上。

“去就去。”


可是看到出现在约定的地点的人时,其实中原中也有些后悔了。

“不还是个小孩子吗。”中原中也顿了顿往前走的脚步。

不远处的草地上,有一个矮小的人影,看上去只是个十余岁的单薄少年。

“中也讲话像个老头子一样。”太宰治脚步没停,“我们第一次出任务的时候,不也那么大吗。”

中原中也只好跟上。

对方也察觉到了有人靠近,抬了头望向两人走来的方向。

的确还是个十余岁的小孩子。黑发剪着齐眉的刘海,略长的整齐发尾乖巧地垂在耳侧。像是个女孩子的发型,却意外地与清瘦的少年非常合适。

早该想到的。中原中也腹诽,手里这封匿名信上的糟糕字迹不就是小孩的字体吗。

两人站定在距少年数十步的地方。

太宰治问,“你就是寄信来的人吗?”

他的语气有些压抑的温和,仿佛在掩藏自己过分的期待一样。


那少年点了点头。也许是距离有点远,少年的眼睛在傍晚的夕阳里显得不太真切,迷迷蒙蒙的像笼着一层水雾,没睡醒似的。

太宰治大概也这么觉得。因为中原中也听见太宰治又开了口。

“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太宰治抬起左手,看向自己手腕上并不存在的手表,用他特有的嘲讽语气说着,“小孩子还在外面玩可不乖哦。”

“回家吃饭、洗澡、睡觉,又是美好的一天。”太宰治唱歌般的语调,恶劣得让中原中也都想揍他一拳。

可是那少年只是静静站着,脸上甚至没有什么表情。

他轻轻开口,声音轻得几乎要被野外的风淹没。

“白夜行。”


耀眼的白光从少年所立之处席卷而起,瞬间就把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包裹其中。中原中也大睁着眼睛,肌肉反射性地收紧,准备着下一步的反击。

可是一切都消失了。入眼只有一片白茫,这个雪白的世界里似乎只有他与太宰治两人,连那少年都不见了踪影。

“是异能……?”半晌,中原中也迟疑着开口。

眼前的怪异景象非异能不能解释。可是又有什么更怪异之处让他觉得非常在意。

太宰治没有答话。中原中也转头去看他,发现他的搭档正蹲下身来,用手轻按着地面。

“好奇怪。”太宰治说,“我的异能没有用。”

是了,这就是更怪异之处。中原中也恍然,如果这是异能的话,那么在接触到人间失格的时候应该会被无效化才对。

“怎么办呢,中也?”太宰治抬起头来问。虽然用了疑问句,但他脸上完全不显得着急。

甚至还有些隐隐的兴奋。


中原中也摸出了自己的枪。他平时很少用枪,因为总觉得打出去的子弹没有实感。中原中也更喜欢能接触到、感受到的东西,比如直接的拳脚——或者划过皮肤的匕首——之类。

他试着朝虚空开了一枪。子弹带着火药的气味呼啸而出,冲往白茫茫的远方,然后消失在不知名的某处。

“也许掉地上了。”太宰治显然对自己话也不抱希望,“我们过去找找。”

两人沿着子弹射出的方向一路走过去。四周还是不变的一片白茫,走了一段之后甚至都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还在沿原来的方向走了。

子弹当然也没有找到。

“挺厉害的。”太宰治评价道。

中原中也想起自己今天早上说的话——“把我们骗到无人荒野然后晾在那里一晚上那种”——感觉有点一语成谶。

攻击和打斗毫无用处,因为根本就没有人来和他们对打。

气氛有点尴尬,尴尬得中原中也突然来了火气。

“都说不要来。”他气哼哼地说,“这他妈不就是恶作剧吗?”

“连个指示都没有,要说句我们两个得死一个才能出去也好啊。”中原中也还在气,突然心里有点发凉,“他想把我们永远困在这里?”

“难说哦。”太宰治一派淡然,“可是想想要在这里和中也过一辈子,就觉得很恶心呢。”


“所以我们还是想想怎么出去吧。”太宰治捂着被揍了一拳的脸颊总结道。


“人间失格不起作用的话,那么就不是异能。”太宰治低垂着眼眸,分析道,“不是异能的话,那么这里,”他伸手在空中虚划了一个圆,“就是一个由某种原因创造的、确实存在的特殊空间。”

“既然是存在的东西,那么就应该可以摧毁。”太宰治望向中原中也,鸢色的眼瞳里带着些期待。

“中也,试试你的污浊吧。”

“你的重力子弹,应该可以吞噬掉……这一切。”


“当然中也也可以选择和我在这里过一辈子。”太宰治补充道。

“去死吧。”中原中也答道。


中原中也抿着嘴角,摘下了帽子,然后是手套。

“每次你像这么说的时候,”暗色的阴影渐渐攀附上中原中也的手臂和脖颈,“哪还有什么别的选择。”

黑暗凝聚的重力子弹飞速砸向一片虚空。中原中也失去自我意识前,看到那个被砸出的大洞外,显出了一小片青绿的草地。


- - -


to be continue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