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复复方

weibo@复方复方

【双黑】雨落如带(下)

/ 原作设定 / 黑时设定

/ CP 太宰治X中原中也

:与幼驯染并肩作战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 - - - - -

雨落如带

/ BY 复方余甘子


雨水无止无息地下着,没有再变大的趋势,却把野外的夜晚淋得潮湿又冰凉。


“喂太宰,”中原中也说,“你觉不觉得我们好像走过这里?”

“怎么会。我刚才回去的时候就是走的这条……”话未说完,太宰治就意识到了什么,闭了嘴不再继续。

中原中也嗤笑,“我就说你怎么会这么好心没有自己回去。”

事已至此,太宰治倒是很坦然,“当然回去了。”

“走到一半却发现下雨了,所以在路边买了这把伞。”他好像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话里带了点笑意,“中也不会真的以为我是会看天气预报的人吧?出门还会带伞的那种?”

中原中也“呿”了一声,难得地没有往下接话。他想说既然都走了一半了,还折回来干什么?

但他没有说出口。


两人难得安静地又走了一段路,终于肯定确实有哪里不太对。

他们又走回了中原中也醒来的地方。几个眼熟的大坑还横陈在不远处,黑黢黢的仿佛地面上睁开的空洞眼睛。

“啊,这是什么?”太宰治兴致索然,“鬼打墙吗?”

“不是异能而是幽灵吗?”他抚着下巴沉吟,“中也,你怕鬼吗?”

“怕你个大头鬼。”中原中也答道。


太宰治叹气。“还以为结束了,原来只是前菜。早知道就不回来找中也了。”

中原中也来了火气,“明明一开始死乞白赖要来的人是你吧?”

“呐。”不知道是谁轻轻唤了一声,打断了两人的斗嘴。

“时间已经不早了。”那个声音轻飘飘地说着,“还在外面玩可不乖哦。”

离两人不远处的树影下,站着一个单薄的身影。

是那个少年。


中原中也突然冲进了雨中。他的速度很快,像利刃一样划开朦胧的雨幕,瞬间逼近到那少年的身前。

“你是谁?到底想干什么?”中原中也沉声问。他左手捏着少年的手腕,右手习惯性地按住身上的短刀。

但他没有掏出刀来。少年的手腕很纤细,他觉得捏断它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

中原中也用了些力,等着少年露出示弱的表情。

但是没有。少年神色轻松,仿佛中原中也手中握着的不是自己的手腕一般。

“白昼可以变成夜晚,夜晚也可以变成白昼。”少年轻声说着,抬眼望向中原中也。

少年的眼睛里的迷雾已经消失。清澈明亮,又带着诡谲的笑意,像极那讨厌的搭档计划着什么恶劣想法时的眼神。

中原中也有些恼火。

太宰治已经撑着伞走了过来,一边把身上湿了一半的中原中也遮进伞下,一边打量着眼前苍白单薄的少年,“你还真像个幽灵。”

“只是这世上是没有幽灵的。”太宰治说。“如果死后还要变成幽灵,那可真是令人苦恼到不想自杀了。”

他伸手去碰那少年,一边侧头问着,“你是空间系的异能者吗?”

少年没有答话,也没有闪躲。也许是因为他的手腕还被中原中也抓在手中,根本无从闪躲。

人间失格的异能者的手心裹着沾满湿气的绷带,握住了他的手臂。直接接触到异能者实体的话,异能必然就会被无效化了。


时间仿佛静止了片刻。树下的人们都没有开口,只有淅沥的雨声不停,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少年突然露出一抹笑意,在他苍白的脸上显得有些突兀。

“白昼可以变成夜晚,夜晚也可以变成白昼。”他重复道。

“而夜晚,是梦境的时间。”话音落下,少年的形体如雾气般消散在了雨中。


- - - 


中原中也大睁着眼睛,眼看着少年消失在眼前,连带着上一秒还被自己握在手中的纤细手臂。

“消失了。”中原中也描述了展现在两人面前的事实,“他的身体……也是异能?”

“不是。只是梦境而已。”太宰治说。

中原中也抬眼看向站在身边的搭档。黑发青年微微低着头,敛着眼睛不知道望向哪里。

太宰治总是露出这种表情,从以前就是这样。明明置身在人群当中,却好像只有他站在另一个时空里一样。

中原中也有点忍不住想伸手去拉他一下。他还没有带上手套,手指难得的暴露在空气中。但他只是在身侧稍稍虚握了下手指。

他抬手在太宰治的手臂上揍了一拳。“什么意思?”中原中也恶声恶气,“说清楚。”

“谜底是梦境啊。中也。”太宰治吃痛地揉了揉自己的手臂。“就算在梦里小矮人还是这么令人讨厌。”


“我之前误以为这里是一个切实存在的空间。恰恰相反,这里是虚无的梦境。”

“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不存在的,人间失格当然不能让不存在的东西无效化。”太宰治解释。

“污浊也一样。”中原中也接上他的话尾,“我只是在梦里使用了污浊,在梦里打穿了那个白茫茫的空间。”

“而我们现在还在梦境里。”

“既然是梦境,那么来去自如的那小子,当然也只是一个幻影罢了。”太宰治说。

一切好像又回到了原点。


雨还在下。太宰治撑着那把黑伞。大部分的雨水被枝叶遮挡,零零落落的水滴落在绷紧的伞面上,发出嘭嘭的声响。

中原中也突然意识到这人已经长高很多了,明明当年两个人还是差不多高的。

只是自己好像很久没有长过个子了。中原中也有些愤愤地想。

他们第一次正式的见面是在黑手党的会客室。但实际上中原中也第一次见到太宰治,是在据点里一条最普通的走廊上。

他跟在尾崎红叶的身侧,一起往她的办公室走。他们在那条走廊上遇到了一个长发的男人,两个大人相互点头示意,然后擦身而过。

尾崎红叶扶着中原中也的肩膀,小声说,那个男孩以后会是你的搭档。中原中也有点惊讶,然后想起尾崎红叶提到过的名字。

太宰治。他心里想着,捏紧了手里的小礼帽,停下来回头去看那男人身侧走着的小小身影。

黑发的少年头上缠着绷带,甚至还搀着一支拐杖。伤痕累累,又弱不禁风的样子,让中原中也莫名有些生气。

看起来好弱。这就是我的搭档吗?中原中也心里有些小小的嫌弃。

绑满绷带的少年似乎察觉到了他的眼神,也转过头来。他脸上露出些疑惑的表情,大概是不解为什么那个有着漂亮蓝色眼睛的男孩子突然瞪了自己一下。

随后两人转过头去,跟着自己的监护人渐行渐远。


而现在两人并肩站在一起。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们还是一样相互嫌弃。

仿佛和记忆中重合,太宰治察觉到中原中也的眼神,也转过头来看他。

只是这次他露着一个惯常的笑容。“中也啊。”太宰治说,“要和我一起殉情吗?”


中原中也瞬间从回忆中惊醒。太宰治侧着身子贴过来,像是要拥抱他似的张开了手臂。中原中也击中了太宰治揽向他的右手,但没想到对方丢掉了手中的伞,左手伸进中原中也的衣间,灵巧地摸出了他的短刀。

“下次换个地方放吧中也。”太宰治拎着他的短刀说。

黑伞掉在地上,两个人都没有去捡起它的意思。雨水滴滴答答地落在两个人身上,在黑色的小西装上染出更深的水渍。


“人生和梦境有什么不同?”太宰治问。

“你什么毛病?”中原中也盯着他的短刀。雨水也落在上面了。

“没有什么不同。”太宰治自问自答,“不是一样可以随时醒来吗?”

他握着短刀在自己的脖颈旁比划了一下。

“我不喜欢有疼痛感的自杀。”太宰治说,“可是中也想必是不肯和我殉情的。”

中原中也猛然意识到他想做什么。而太宰治已经用短刀割向了自己的脖子。


- - - 


有些冰凉的液体滴落在脸上。中原中也眼睫轻微抖动了一下,随后睁开了眼睛。

入眼是太宰治正收起的手。中原中也回想起片刻前绷带的粗糙质地在自己额角上留下的触感。

他意识到自己身上白夜行的异能被无效化了。

出乎意料的是现在还是傍晚,夕阳才将将没入天际。

果然是梦境。他这么想着,抬眼去看身边呆呆坐着的太宰治。

“刺得这么果断,”中原中也开口,“就不怕自己真的死了?”

“怎么会。”太宰治笑笑,“蛞蝓在担心我吗?”

“走吧。”中原中也闷声说。身上的酸痛感已经随梦境远去了。他一边站起来一边碎碎念,“下次让我抓到那小子,非把他打死不可。”

“只是个愉快犯。”太宰治也站起身来,“看穿了他的异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打个半死就好了。”

淅淅沥沥的雨落在两人身上。“这边怎么也在下雨。”中原中也满肚子气。

“这回我可没有伞了。”太宰治晃晃荡荡地走在他身旁。


- - -


两人走在回据点的路上。天色渐渐暗下来,中原中也望着被雨濡湿的街道,盯着一盏盏倒映的路灯的影子,有些走神。

太宰治好像总是走在他的右边。

他不知道为什么想起多年前两人第一次出任务的时候。

少年搭档首次出战,像是为了试试新刃的锋芒,首领没有给他们配上额外的人力,只有两人悄悄潜入了敌人的据点。

是在任务进行中,还是任务完成后,中原中也已经记不清了。他只记得身上受了许多伤,让他的情绪有些难以抑制的焦躁。

身旁的太宰治也好不到哪里去。中原中也还记得他当时苍白又有些虚弱的脸色,是后来很少在战斗中见到的。是因为太宰治突然转过头来说了句与当下情况毫无关联的话,才让中原中也印象至深。


“不要走在我的右边,中也。”

“凭什么?”中原中也下意识地反问。

太宰治指了指自己裹着绷带的右眼。少年的手腕上也卷裹着绷带,沾染着新旧交叠的血迹。

中原中也疑惑地挑了挑眉。

“你走在这边,”太宰治说,“我会看不见你。”


End.

评论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