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复复方

weibo@复方复方

【双黑】事不过三(下)

/ 原作设定 / 黑时设定

/ CP 太宰治X中原中也

:未成年黑手党的酗酒夜晚。

:R18注意。珍惜生命,请勿酒后开车。

- - - - - -

事不过三

/ BY 复方余甘子


中原中也的手里晃晃悠悠地捏着杯子,浅浅一层酒液在杯底轻轻摇荡。不知道是因为过量的酒精还是室内过度的温暖,中原中也觉得自己的脸烫得吓人。他把酒杯凑到自己的脸上,剔透的玻璃制品贴在皮肤上,带来一点舒适的清凉。

太宰治望着中原中也。这个人正半眯着冰蓝色的双眼回望自己。中原中也脸色绯红,比他脸旁的酒色更要鲜活。

“真伤人。”太宰治这么说着,脸上却并没有伤心的神情,“中也就这么讨厌我。”

中原中也哼了一声,“彼此彼此。”

太宰治余光扫了一眼矮几上的红酒瓶。他的酒杯也放在那里,里面还剩着一小半酒液,而酒瓶已将将见底。“中也已经输了两回了。”他好整以暇地伸手到领口,松了松自己的领带。

“还要继续吗?”他问已然灌下近一整瓶红酒的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心中有些不忿,“来啊。”他想着非要赢回来不可。再输一次也无所谓,反正就这么含糊其辞地答下去又损失不了什么。


中原中也出了石头,可太宰治出了布。中原中也睁着醉意朦胧的眼睛认真看了两眼,气恼地发现自己又输了。

“妈的。”中原中也低声骂了句脏话,把自己握成拳头的手收回来。但他没能成功,因为太宰治突然把手伸过来,握住了他收到一半的右手。

太宰治的手指有些凉,掌心有绷带的粗糙质感。大概是体格的原因,中原中也的手要比太宰治的稍小一圈,太宰治就这么把他的拳头包覆在掌心。

微凉的手指触在中原中也的手背,中原中也想起片刻前贴在自己脸上的酒杯的凉意。

他挑眉看向坐在沙发另一侧的黑发青年。他想自己应该还没有醉,可是为什么好像眼睛发花,看不清对方的脸。

太宰治凑过来,吻上中原中也嘴角的酒渍。两人嘴里都是一样的味道,醇厚的红酒香气填满了近在咫尺的鼻息。中原中也捏着杯子的左手松了,酒杯落在厚厚的地毯上,发出几不可闻的沉闷声响。

太近了。中原中也想。所以我才看不清太宰治的脸。

太宰治突然起身,在中原中也向他的唇瓣用力咬下的一瞬间躲开了。

“你疯了?”中原中也皱着眉问。他没意识到自己没有因为太宰治的举动而火冒三丈,但却诚心诚意地觉得太宰治的脑子出了毛病。

太宰治一手还按着中原中也的右手,一手撑在沙发上,眼底染着些莫名的光。

“没有。”太宰治回答。


“中也真的知道我讨厌你的理由是什么吗?”太宰治问。

“这就是你的问题?”中原中也还挂念着赌约。

“不是。”太宰治笑了笑,竟然带着些平日不同的温柔神情。“只是我真的很讨厌中也。”

他说着却俯下身靠近了中原中也。他的吻带着红酒香气,他有些凌乱的黑发扫过中原中也的睫毛,中原中也不可自抑地眨了眨眼睛。

真的太近了。中原中也想。他伸手掐住埋头在他颈侧的黑发搭档的脖颈,他能感受到手指下按住的动脉跳动得比平时快了好些。

“我的问题。”太宰治在中原中也耳边说话,气息触到中原中也耳廓,让中原中也莫名觉得房间里又热了几分。

他的声音也带着平时没有的喑哑。

“做吗,中也?”太宰治说。


- - -


中原中也说不准自己为什么没有把太宰治揍飞,又或者说他好像没有意识到此时他应该把太宰治揍飞。他脑子里有些混混沌沌的,竟然想起酒窖老板说的那句“并不是特别名贵,但是值得一尝”的话来。

他搞不清现在嘴里是红酒的味道,还是太宰治的味道。不过反正都一样。

确实还可以。中原中也想。太宰治微凉的唇瓣和手指触碰着中原中也,稍稍减缓了酒精带来的热度,他竟然觉得还挺受用。

太宰治的手攀上中原中也的领口。瘦削的手指摸过中原中也的锁骨,覆在白皙脖子上束着的皮质颈带上。

太宰治慢条斯理地解开了漆黑颈带的搭扣,轻轻舔咬中原中也的喉结。中原中也不自觉地轻哼出声。

中原中也突然伸手去解太宰的领带。他的视线有些模糊,双手胡乱地在太宰治的领口一通摸索,抓住了领带结,扯开。然后一颗颗顺着去解太宰治衬衫的扣子。

太宰治有些讶异地由着中原中也动作。他一手按在中原中也的腰上摩挲,一手也去解中原中也的衬衫纽扣。

扣子很快解完了。中原中也握着最后一粒扣子,好像有些迷茫地停了下来。片刻后他把手下移,开始解太宰治的皮带。

太宰治半敛着眼睛,倒是动作很快地抽开了中原中也的皮带。他有些恶劣地把手伸进去,看着已经半躺在沙发上的橘发青年仰起头来瞪他。


中原中也的眼睛好像从来都没有变。和小时候一样澄澈的蓝色,和小时候一样润润的水光。他现在身上没有穿着黑色的西装,也没有系着黑色的颈带。他的眼睛,他的头发,他身上都是耀眼的颜色,一点都不像活在阴影里的黑手党。

太宰治有时候以为自己一直如此,像现在这样俯视着中原中也。他对中原中也的了解深入发肤,对中原中也的举动了若指掌。应该从来都是如此,对谁都是如此,太宰治阴沉又倨傲,挂着虚伪的笑意,自以为能俯视所有人的。

可是有时候又不是了。譬如当年中原中也生生拦住金色夜叉斩下的刀锋,回头示意太宰治趁机去攻向尾崎红叶的时候;譬如现在中原中也仰起头来瞪他,他却忍不住想要低下身子去吻他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在一池浑水里蹚着,中原中也却总在他前面。他想伸手去抓住他的。但中原中也像金砂,在他握紧的指缝里淅淅沥沥洒落,耀眼又刺目,总让他的眼睛生疼。


中原中也像是突然意识到自己处于一个多么不利的位置。他松开解完了的皮带,撑着沙发想要起来,试图扭转一下场上形势。

太宰治按住他,“中也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吗?”

中原中也有些恼火,他确实没有什么经验。但他不甘示弱地瞪着太宰治,心想对方也不会比自己好到哪里去。

“我可是认真预习过了。”太宰治一脸认真地说着,伸手去摸搭在沙发上的西装外套。

他从口袋里摸出来一小管润滑剂。

中原中也犹豫着要不要伸手去抢,而太宰治的另一只手突然揉上他的敏感部位,看着中原中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要急啊,中也。”太宰治轻笑,“我来教你好了。”


中原中也的衬衫滑落了一半,眼睛半闭着,额上出了汗。话说得漂亮,可第一次总是不太顺利。太宰治难得的分外耐心,但两人还是时不时吃痛地皱了眉。

中原中也渐渐感受到了快感,他隐忍地轻轻喘着气。太宰治有些控制不住力道,有时会突然用力过猛,中原中也疼得低声咒骂死青鲭,然后一口咬上他的肩膀,让太宰治也疼得直抽气。

高潮来临前中原中也微微仰起了头。太宰治的呼吸乱七八糟,中原中也睁着眼睛望进他的眼底。他眼里极少见地没有带着那点恶劣的光,满溢着一些说不清的东西,却莫名的有些闪躲。

“中也。”他叹息着唤中原中也的名字。中原中也抬头咬上太宰治的嘴角,太宰治闭起了眼睛。


- - - 



太累了。中原中也想,比打一架还要累。他伸手去够矮几上的酒杯,摸过来就喝了两口。

酒液的味道已经放得有些淡了,中原中也脑子里的醉意也褪了不少。他有些头疼地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乌七八糟的印子,又抬眼去看歪在沙发上的太宰治。

太宰治指了指自己渗着血的嘴角,“中也好狠。”他苦笑。

中原中也“切”了一声,扭过头来继续喝酒。他现在很有些烦躁,想说服自己愿赌服输,又难以自平地觉得被下了套。

太宰治突然伸手摸过来的时候中原中也差点没把酒给喷出来。中原中也反手抓住他作死的手,把太宰治一把掀下了沙发。

太宰治倒在地毯上,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中原中也狠狠踹了一脚。


“……中也。”太宰治呼吸有些艰难,“肋骨好像断了。”

“应该的。”中原中也说。


End.


评论(8)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