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复复方

weibo@复方复方

【双黑】赏味期限

/ 原作设定 / 不能说的时间点

/ CP 太宰治X中原中也

- - - - - -

/ 赏味期限

/ BY 复方余甘子


中原中也穿过走廊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他手臂上挂着一件黑色大衣,皮鞋踏在木质地板上发出略显沉闷的声音。

有点过于安静了。中原中也想。

走廊尽头的门半掩着,从门缝里倾泻而出的灯光在地板上打出一块长长亮亮的光斑。吵闹声混杂着些许粗鄙的笑骂,伴着酒杯碰撞的哐啷响动,顺着那一块光影传到中原中也脚下来。

“……你不也是惨兮兮地在值班,有什么资格笑我?”

“我家闺女都两岁了,你连老婆都还没影呢哈哈哈哈哈……”

值班的黑手党成员寻常的饮酒笑闹,在今天不同寻常的安静里竟让中原中也觉得有些烦躁。

他踩着那块门缝中溢出的光影,走完走廊,拐弯走到了门口大厅。冬末春初的冷风从黑手党据点的门口吹入,中原中也披上他的大衣,按了按帽子,走出了大门。


- - -


中原中也走出门口的时候遇到了太宰治。

那个同样一身黑衣的瘦高身影独自立在据点门口,灯光照得他黑发下露出的一截绷带惨白惨白的,从背影也显出些百无聊赖来。他似乎是听见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侧过脸回头看了一眼。

“中也。”太宰治轻笑,“真是努力呢,这么晚才走。”

“买酒买到掏空家底了?首领可不会因为这个给你加工资。”他转过身来看着中原中也,目光毫无顾忌地上下打量了一番黑着脸的小个子搭档。“以后试试改喝牛奶吧。”

“呿”。中原中也微微仰头瞪了他一眼。“快要腐烂的青花鱼站在这里干什么?风里都是你的臭味了。”说话的时候中原中也留意到太宰治手里拿着一个什么东西。色彩鲜艳的缎带从他缠满绷带的手指间钻出来,简直是这世上最奇怪的搭配了。

中原中也下意识地多看了两眼,在太宰治开口的前一秒想到那是个什么东西。

“中也今天有收到巧克力吗?”太宰治笑意盎然地问。

当然没有。否则他也不会到现在才意识到今天是什么日子。太宰治看着挑着眉不说话的中原中也,炫耀似的摇了摇手里的糖盒。“果然每年都是一样呢。”


中原中也其实长得好看,但总是挑衅般的眼神和时不时炸毛的性格,加上工作起来不留情面的严肃样子,每每让女孩子敬而远之。太宰治就不一样了。平时虽然没什么表情,偶尔敛下眼眸露出一个笑,少年忧郁的眼神就能让女孩子的心跳漏掉一拍。

中原中也倒也坦然,他心里确实也不是很在意。“你呢?”他随口问,迈腿打算从太宰治身边走过去,“今年就这么一盒?”

“放办公室了。”太宰治说。

中原中也想起来以往每年在太宰治桌上堆得摇摇欲坠的巧克力堆,以及放了几天后手工糖果开始腐坏的糟糕味道。

还有每次太宰治毫不怜惜地把它们塞进垃圾桶里的表情。“毕竟坏了嘛。”黑发少年扯了一张纸巾擦净黏到手上的糖浆,“只能丢掉了。”

“人渣。”中原中也低声骂了句,头也不回地走了。


中原中也不久前搬回了尾崎红叶的宅邸。说来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回去时总有些怀念的柔软心情。尾崎红叶心里很高兴,嘴上却说着什么“你不在这里住的这两年我才是乐得清闲”“找到地方就赶紧搬出去”之类的话,只差演过头直接把中原中也的行李扔到门外去。

唯一的不便就是回晚了还会被尾崎红叶拐弯抹角地问他又去了哪里,还要调笑他说些小孩子不早点睡又要长不高之类的话。

也就只有这种时候中原中也才意识到自己甚至离17岁都还有一段距离。虽然对于黑手党来说,中原中也在第一次扼断敌人的颈骨时就已经完成了他的成人式了。


今天中原中也不太想直接回去。

已经不早了,路上却还是很热闹的样子。路边的商店门前挂着彩灯,橱窗贴满装饰,射灯把街道照得亮如白昼。成双成对的人们鱼群一般在灯光的河流里来回穿梭,擦肩而过时落入旁人耳中的笑语都透着明亮的心情。还有许多抱着花束的小孩子,仰着红扑扑的脸,笑着向停在他们跟前的情侣递出一支剪掉了刺的玫瑰花。

中原中也一个人走在路上,莫名地觉得在这种日子下班直接回家未免太可怜了一点。他默默盘算着,不知不觉放缓了脚步。


“中也。”背后那个一直跟着他的人唤了他一声,中原中也脚步没停。

那人不放弃地又唤了一声。“去喝酒吗中也?”太宰治的声音晃晃悠悠地从他背后传来,“不是很久没见了吗?”

刚刚跟随首领从西方参与会谈回来的黑手党干部候选人快走几步,追上了中原中也。“走吧。”他不由分说地拽住中原中也的大衣袖子,“我很想念Lupin的威士忌。”


- - - 


大概是节日的原因,酒吧里几乎没有什么人,只有老板一如既往地站在吧台后面,眯着眼睛一个一个地擦酒杯。太宰治走下最后一阶楼梯的时候,老板抬起头露出点惊讶的表情。

“巧克力。”老板望着他手里的糖盒,笑着放下手里的酒杯,转身以目光搜寻酒架,伸手抽出一个金黄的酒瓶。“和威士忌最为相配。”

金黄澄澈的酒液放在了太宰治面前。他习惯性地伸手去摇晃酒杯,半浸在酒液中的巨大冰球碰撞着杯壁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

中原中也要了啤酒。同样浅亮金黄的液体,杯里的酒精浓度却差了许多。中原中也其实挚爱红酒,啤酒并不常喝。但他对自己的糟糕酒量心知肚明,也不打算在酒吧里畅饮到烂醉。

太宰治慢条斯理地拆着那盒巧克力。“那个姑娘在门口把这盒东西塞给了我。”他一边拉开缎带的花结一边说,“看着挺眼熟的,就是想不起来叫什么了。”

“很正常,”中原中也说,“毕竟你是个人渣。”

太宰治没什么反应,好像已经习惯了。他拆掉闪亮亮的包装纸,打开盒子,伸手从里面挑出了一块心形巧克力。

“真是可爱。”他单手撑着下巴,凝望着这块巧克力。“不枉费我特地来赴她的约。”

中原中也拿起酒杯的手顿了顿。

“第一次约会选在酒吧里的姑娘可真是少见。”太宰治自顾自地说着,“是打算喝醉了做点什么吗?老板你说呢?”

老板笑着摇了摇头,依旧擦着他的酒杯,好像他的杯子怎么都擦不完似的。


中原中也喝了一口酒。冰过的啤酒带着些苦涩,麦芽香气在他的舌根上弥漫开来。他眯着眼睛伸手,想从桌上的糖盒里拿一块巧克力。伸到盒边他突然发现自己还带着手套,正打算收回手,一块巧克力就递到了他的面前。

太宰治伸手拿着那块心形的巧克力,堪堪要喂到中原中也嘴里去了。中原中也嫌恶地拍开了他的手,太宰治耸耸肩,把巧克力塞进了自己嘴巴里。

“幸好今天酒吧里没什么人,倒是没什么问题。”太宰治嘴里咬着巧克力,说话也变得黏黏糊糊,“不然她来了我却认不出来可就糟了。”

中原中也简直听不下去。“我还以为干部候选人的学习会让你变得正常一点。”他嘲讽地说,“谢天谢地你搬出去了,不然我迟早要被你的臭味熏死。”


去年年底的时候,中原中也和太宰治搬出了他们从磨合训练期开始一直住了数年的房子。随后太宰治以黑手党干部候选人的身份留在森鸥外身边学习,而中原中也径直跟着尾崎红叶回了旧居。

从那时起他们就很少见面。以至于中原中也某一天突然觉得极度无聊的时候,才从广津柳浪那里听说太宰治上个月就跟着森鸥外出国了的消息。

彼时中原中也窝在暗杀组的角落里,有一搭没一搭地往墙上的靶子扔飞镖。他突然觉得有些恍惚,好像这时才意识到他们之间确实有了什么不同。

失去挑衅的对象似乎是有点太无聊了。中原中也想。


- - -


“飞机飞过海面的时候是晚上。”太宰治突然说。杯子里的威士忌只剩下一小半,他趴在吧台上伸手戳着冰球,眼睛不知道望向哪里。

“海面黑得什么都看不见,好像能把人吸进去一样。我有那么一瞬间以为永远也到不了对岸了。”

“过一阵子却看到了光。那些轮船点了满甲板的灯,亮得云层都挡不住,在黑黢黢的海里一下子就游过去了。”

“我觉得挺可惜的。”太宰治说,“怎么没有死成呢?”

“或者直接掉下去也好。”他又说,“要是砸到那些轮船会怎么样呢?那些灯会把海水都给染亮吧?”


威士忌的度数太高了。“你醉了。”中原中也说。“那个姑娘什么时候来?”

太宰治反驳他,“我没醉。”他直起身来望向中原中也,好让对方看清自己眼里并没有醉意。

“不过没死成也好。”太宰治又拿起杯子,“淹死在海里大概也很痛苦。像中也这样的人,是肯定不会死在海里的。只有我一个人这么痛苦,那就太亏了。”

他仰头喝尽了杯里最后一点酒液。


中原中也皱着眉看他。这个人一喝酒就喜欢胡乱说话,从以前就是如此。太宰治又趴回了吧台上。他的手指虚握着酒杯,缠着的绷带有些松了,露出下面被冰得泛红的指尖。

“神经病。”中原中也下了结论。

他的啤酒喝了大半,已经差不多够了。中原中也掏出自己那部分酒钱按在吧台上。“我要回去了。”他说,“你的那个姑娘什么时候来?”

太宰治没回答。

中原中也拿起大衣,下了椅子。他走上楼梯的时候太宰治突然叫了他一声。

“中也,”他好像在问现在几点了似的语气平淡,“不吃块巧克力再走吗?”

“留着你自个吃吧。”中原中也咔哒咔哒地上了楼梯,话音未落,人已经消失在拐角。


太宰治伸手弹了下面前的酒杯。杯子里只剩下那个融化得不成样子的冰球,蹭着杯壁轻轻晃了一下。

他抬眼看了看吧台上被拆得七零八落的巧克力,自嘲似的笑笑。

“下次不买了。”他说。


- - -


据点门外的街道有些冷清。中原中也沿路走了一段,看着地上几乎被踩成泥泞的红色花瓣,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今天是什么日子。

其实已经是昨天了。中原中也离开办公室的时候,时钟已经打了一点,据点的走廊里安静得脚步声都能听见。热闹总是消逝得很快,像放不了多久的巧克力一样。街道两旁的店铺都关了门,熄了灯的橱窗黑洞洞的,好像能把人吸进去似的。

中原中也想起记忆里的热闹景象,他已经记不起来是什么时候看到过的了。那时的街道挤满了灯光,明亮的路面上都是甜蜜的情侣。节日的气氛好像河流一样,想把所有路过的人都卷入其中。

可惜节日是属于情人的,明亮的地方也是。而这些东西从来不属于黑手党。

那时是谁跟他说的来着,情人就像鱼一样,沉溺在海水般的恋情里,仿佛离开就要死了一般。又是谁说的来着,说中原中也是肯定不会死在海里的?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呢?中原中也边走边想。

哦,那已经是好多年前,太宰治还没叛逃的时候的事了。


End.


评论(10)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