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复复方

weibo@复方复方

【双黑】下落不明(上)

/ 原作设定 / 黑时设定

/ CP 太宰治X中原中也

:我好像总是能遇到他。

- - - - - -

下落不明

/ BY 复方余甘子


日光悄然从傍晚消逝,夜幕渐渐笼罩上横滨的街道。太宰治沿着人行道慢慢走着,街边的路灯一盏盏地亮起来,在石砖地面上投出黑发青年的影子。

或深或浅的黑色阴影随着他的脚步缩短又拉长,太宰治独自走着,漫不经心地望着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

傍晚是白昼的结束,人们仿佛迫不及待地要踩着白昼的尾巴逃回家中;傍晚是黑夜的开始,人们忙着在黑夜的掩护下藏到无人知晓的角落放纵寻乐。

太宰治拐了几个弯,走过小道和巷角,停在了一间酒吧门前。

桃色的霓虹灯管在头顶暧昧地闪烁,镶嵌着棱面玻璃的华丽门扇半开着,缠绵轻浮的音乐声从灯光朦胧的店里传出来,和挤满了这条街道的其他店面别无二致。

太宰治抬手系好自己左手有些松开的袖扣。或许是为了不引人注目,他今天难得的没有披着那件阴沉的黑色大衣,连西装外套都脱了挂在手臂上,看上去几乎像个普通的上班族了。

他推开门走进了酒吧。


老板娘热情地迎了上来。“哎呀,来了个俊俏的小哥呢。”她捂着嘴轻笑,樱花色的留袖和服衬得她的美艳脸庞看不出年龄。“有相熟的女孩吗?”老板娘一脸了然,“很面生呢,第一次来吗?”

“不是。”太宰治脸上挂着笑,“我想想……”他侧了侧头,一副努力回想的样子,“纱织小姐在吗?”

“纱织?”一名端着酒杯的女人从他们身边走过,有些惊讶地接了话。“真是长情呢。”她上下打量着太宰治,“纱织不在这里了。她半年前就回老家去了。”

“噢。”太宰治轻轻答应了一声,语气里听不出失望。“也是。毕竟我上次来……已经是差不多一年前的事了呢。”他朝端着酒杯的女人笑了笑,“那么美丽的小姐,能赏脸让我请你喝一杯吗?”


- - - 


中原中也从宴会上溜出来的时候,在门外的走廊上看到了太宰治。那人和平时一样穿着一身黑西装,手里拎着杯底还剩浅浅一层酒液的高脚杯,半弯着身子靠在走廊的栏杆上。

他好像总是能遇到太宰治。中原中也想。

太宰治听到脚步声,转头就看到了他。“中也?”太宰治出声叫他,语气里难得的没有什么嘲弄和挑衅,“你也来找我敬酒么?”他朝中原中也举起手里的杯子,“可是我已经没有酒了。”

月光落在太宰治脸上,让他平日里有些冷淡的表情也错觉般显得柔和起来。他还露着些笑意,倒是很符合他今天的身份。

中原中也远远地站着,手上并没有酒杯。“历代最年轻的干部候选,终于变成历代最年轻的干部了。”中原中也挑着眉,话倒说得很诚心诚意,“祝贺你。”

太宰治眨了眨眼睛。“你在替我高兴么,中也?”

中原中也有些不明所以,“不该高兴么?”

“我是挺高兴的,”太宰治望着他,嘴角带着笑,“毕竟以后我就是中也的上司了呢。”

中原中也心想数秒前的错觉果然就是错觉,垃圾果然还是垃圾。他愤愤转身,带得大衣下摆刮起凌厉的弧度。

“我走了。”中原中也说着,径直往庭院的后门走去,“宴会厅里大家都在等你,身为主角的你今天好歹也有点自觉吧。”

遍寻不着新任干部的人们已经把一手提拔他的首领灌到趴下了,意犹未尽地抱着酒瓶四处寻找第二轮目标。眼看醉鬼们就要向身为干部大人搭档的自己围攻过来,自知不胜酒力的中原中也只好选择偷偷逃跑。

太宰治把手里的酒杯丢进草丛,不远不近地跟在了中原中也后面。


“中也,”太宰治大概是有些醉了,语气里一直带着些笑意,让中原中也听得毛骨悚然。“你有开车来吗?”

“干嘛?”

“我想去个地方,可是太远了。”

“你没车?自己不会开?”中原中也没好气地说。

“可是我喝了好多酒。”太宰治顿了顿,好像在考虑些什么,“新任港口黑手党干部就任当天酒驾身亡,倒也是个不错的死法。”

“……妈的。”中原中也回头瞪了太宰治一眼,恶声恶气地问他,“去哪里?”


- - -


下了车,太宰治带着中原中也走过小道和巷角,停在了一间酒吧门前。“就这间吧。”太宰治抬头望着招牌上闪闪发亮的桃色霓虹灯,很满意似的点点头。“中也肯定没来过这种店吧?”

中原中也不说话,警惕地透过朦朦胧胧的店门望向里面,语气有点生硬,“来干什么?”

“找姑娘呀。”太宰治说着已经推开了店门,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灯红酒绿的阴暗之地,没有人在乎你是谁,也没有人在乎你从哪里来。中原中也看着妆容精致的老板娘向他们迎过来,把他们带到店里深处的卡座,又领着几个女孩子走了过来。

太宰治打了个响指,接过了招待递过来的酒水单。他殷勤地问那些女孩子,“你们要喝什么?”她们嘻嘻笑着,很熟练地点了店里的招牌推荐——当然也是店里最贵的酒水。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有点不太自然。意识到这点之后他因为莫名的羞赧而感到愈加尴尬。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对自己说,只是喝个酒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而太宰治突然发现了什么似的叫了他一声,“中也,怎么脸这么红?”

其实中原中也并没有脸红,但现在他气得脸都要红了。“你他妈才脸红。”中原中也说。

“哎呀呀。”身边的女孩子们笑闹起来,“怎么能讲脏话呢?”

招待把色彩斑斓的酒杯堆放到桌上,中原中也胡乱挑了一杯拿起来就喝了一口。“真是可爱。”坐在中原中也身旁的女孩子笑着侧头看他,“这位小哥哥长得女孩子一样好看,讲话倒是厉害得很。”

中原中也差点没把酒给喷出来。和他隔着几个女孩子坐着的太宰治哈哈笑起来。“对呀,”太宰治说,“中也最可爱了。”


十八岁的港口黑手党成员中原中也,个子还停留在十六岁的时候。他的帽子摘下来了,稍长的橘色头发在颈侧扎起,引人注目的黑色颈带下露出白皙的皮肤。急急地灌了一口酒,酒量不好的中原中也脸上很快有些发红,他瞪着带上了点酒意的蓝色眼睛,恶狠狠地看着太宰治。

这家伙,怎么这么熟练啊。

太宰治一手扶着身边女孩子的肩膀,一手端起杯子优雅地和她碰杯。玻璃碰撞的清脆响声淹没在酒吧暧昧不清的嘈杂声里,太宰治仰头饮下酒液,眼角的余光嘲笑似的睨了中原中也一眼。

中原中也气急。他转头去看坐在他身边的女孩子。“你叫什么名字?”中原中也问。女孩子笑着回答他,“纱织。”她说。她的手轻轻放到了中原中也的腿上,中原中也察觉到了,但他没有躲开。

“纱织。”中原中也重复着,心知肚明这不过是个假名字。“纱织喜欢喝什么酒呢?”他没话找话。

“啊,果然还是红酒呢。”名为纱织的女孩子笑着说。

中原中也突然来了兴趣。“是吧?说到酒的话果然还是要喝红酒啊。”

“我们店里的红酒也是很不错的呢。”纱织的笑脸贴近他,“想要试试吗?”

“是吗?”中原中也也露出一个笑,“那就试试吧。”


纱织为中原中也杯中倒上红酒时,中原中也抬头望了太宰治一眼。太宰治仰头靠在沙发上,一边笑着倾听身边女孩子的说话,一边轻轻转动着手里那个空了的酒杯。他似乎察觉到了中原中也的眼神,抬眼望了过来。

中原中也挑衅似的抬了抬下巴,太宰治把脸转了回去。

“我们店里的红酒呢,”一个披着卷发的女孩子说,“用特别的喝法会更好喝哦。”

“哦?”中原中也有点好奇,“什么喝法?”

“纱织,纱织。”女孩子们突然起起哄来,“让纱织示范给你看吧。”纱织的脸上也有些红,黑亮的眼睛扑闪扑闪的。她低下头害羞似的喝了一口酒。

中原中也好奇地盯着她看。下一秒纱织抬头凑了过来,带着红酒味道的柔软触感碰上了中原中也的嘴唇。

中原中也睁大了眼睛。他下意识地马上把女孩子推开了,甚至忘了控制自己手上的力度。女孩子愣愣地摔到了沙发上,被嘴里的酒液呛得开始咳嗽。

中原中也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手足无措的时候。他听见太宰治说了话,语气轻飘飘地带着轻佻,“真伤心,纱织为什么不亲我呢?”中原中也等着太宰治继续说下去,说些什么解围的话来,可是太宰治没再说话。他掏出钱放在桌子上,女孩子们看着那沓数量可观的钞票一动不动。纱织还在不停咳嗽着。太宰治把中原中也从女孩子堆里拉起来,拖着他走出了店门。


他们走回去的路上谁都没有讲话。他们停在马路边上,对面就是中原中也的车,他们站在路边等绿灯。现在已经是深夜了,路上除了他们根本没有其他人,而且他们都喝了不少酒,已经不好开车了。中原中也不知道他们在等什么,他有些回过神来了,心里莫名的觉得有点火气。

他想开口说点什么,太宰治却先开了口。

“那些女孩子里面,纱织小姐长得最好看了。”太宰治说。他望着亮得刺眼的红灯,话里听不出什么情绪。

“可是她不但坐在中也身边,还亲了中也。真是让人嫉妒。”太宰治说。

“明明还是我掏的钱呢,竟然都没有女孩子亲我。”太宰治转过头来。十八岁的港口黑手党干部太宰治比中原中也小两个月,却比中原中也要高半个头。他低垂着眼睛望着中原中也。

“中也要怎么补偿我?”他问。

中原中也皱了皱眉。“那,下次我请……”中原中也说。

太宰治突然凑过来,飞快地在中原中也嘴上吻了一下,把中原中也没说完的“你”字惊落当场。

红灯跳成了绿灯。

“这样就当我亲过纱织小姐了。”太宰治理直气壮地说完,就被中原中也一拳击中腹部,疼得蹲到了地上。


- - - 


to be continue


后文戳 >> 下落不明(下)


评论(5)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