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复复方

weibo@复方复方

【双黑】水果硬糖

/ 原作设定 / 少年双黑

/ CP 太宰治X中原中也(无差)

- - - - - -

水果硬糖

/ BY 复方余甘子


中原中也微微低着头喘气,抬眼从垂下的柔软额发间望着眼前的身影。

太快了。他心想着,一边把手握得更紧。他明白这不管对他还是对同样十四岁的太宰治来说,都有点过于激烈了。他匆促地往太宰治脸上扫了一眼,黑发少年脸色有些苍白,空气里弥漫着些许腥涩的味道。

中原中也不想求饶。他看着对方一边露出些乐在其中的笑容,一边停下了进攻的动作。中原中也摸不准对方想做什么,心里有点紧张。


“怎么样?”尾崎红叶问,“还受得住吗?”

她染着红色的眼角上扬,似乎很乐见两个小辈被她逼到了这种地步。“我说过很多遍了,”尾崎红叶说,“你们这个样子,连一招都没有办法赢我的。”

金色夜叉立在半空中,亮着银光的刀刃没有收起,把一脸不忿的中原中也堵在了墙角。而尾崎红叶手里的日本刀也已堪堪停在太宰治颈间。

两个少年半晌没有答话。

“今天就到这里吧。”尾崎红叶收刀入鞘,心底有些无奈。为了让这两个人快点熟悉起来,她甚至逼着他们搬到了一起住,心想日夜相处关系总该有些好转的。

只是实在见效甚微。两个人晚上一同回去,早上一同过来,站在训练场上却连一眼都不看对方,说好的磨合期训练简直名存实亡。


“红叶大姐。”中原中也却突然叫了她一声。

“再来一次吧。”橘发少年说。他把有些滑下的袖子往臂上挽了挽,上面已经染上了些许血迹。

尾崎红叶看在眼里,其实有些心疼。但她没出声,金色夜叉的身影骤然在她身后浮现。

“来吧。”尾崎红叶说。


中原中也握着短刀朝金色夜叉冲去。尾崎红叶看着中原中也长大,作为指导他的老师,自信对他的一招一式都了然于心,只用金色夜叉就可以完全牵制住他。而持有人间失格能力的太宰治自然不能用异能对付,不过尾崎红叶自身的刀法就足以让他无法近身。

此刻也是如此。尾崎红叶轻松格挡着太宰治的进攻,少年行动间甚至被刀风割得落下了些绷带的碎片。她听着身后传来铮铮几声响,明白是中原中也的短刀撞上了夜叉的刀锋。

中原中也发出一声闷哼。不对。尾崎红叶心下一紧,发现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正紧跟在这声闷哼之后直逼她身后而来。她猛然回身,手中的日本刀反手一挡,正格住中原中也毫不留情地往她背心刺来的刀尖。

金色夜叉欺身而来,在刀锋要横到中原中也颈上的瞬间消融在空气中。中原中也的小臂上渗着血,袖子被夜叉划开长长一道口子,是他刚才冒险闯到尾崎红叶身后付出的代价。他手里还握着刀,抬头朝尾崎红叶得意地笑了笑。

尾崎红叶回了他一个笑。“这次还可以。”她说。


太宰治把手从尾崎红叶身上松开,在昂贵的和服衣料上留下了一个血印子。太宰治心里还留着刚才的那一点诧异,在他看到中原中也生生擦过夜叉的刀锋往尾崎红叶身后冲来,还喊了他一声“太宰”的时候留下的诧异。

他马上明白过来中原中也是要他在尾崎红叶回身防守的时候解除她的异能,但事发突然,而他还带着那一点诧异,伸出的手竟没来得及闪避尾崎红叶旋身时掠起的刀锋,划伤了掌心。

“不好意思呢,红叶大姐。”太宰治讪讪笑,为他弄脏了尾崎红叶的衣服道歉。

尾崎红叶自然不在意。她低头看着这两个狼狈不堪的少年,催促他们回去处理伤口。

“明天日曜日,就不用过来了。”尾崎红叶说。

“那红叶大姐明天有空吗?”中原中也回头问她,“我明天来找你好吗?”

“有事?”尾崎红叶有点好奇。

“有事。”中原中也点点头,却没有说是什么事,转身就跑了。


- - -


中原中也皱着眉看着太宰治抱着绷带捣鼓了半天,终于忍不住过去说了声“我帮你吧”。太宰治还没说什么,他又紧跟着解释了一句,“你之前也帮我处理过,就当还你了。”

太宰治倒是没有反对,他伸出左手把绷带递给了中原中也。他的右手掌心裹着厚厚的绷带,鲜红的颜色还隐隐透出来,可想见这道伤口有多惨烈。

“还要包哪儿?”中原中也问。

“这里。”太宰治把左手又往中原中也面前伸了伸,“手腕上。”

一道还没完全愈合的深红伤口横亘在太宰治的左手手腕内侧。“什么时候还割到了这种地方。”中原中也心想尾崎红叶竟然会下手这么重,平日里她最多也就在无关紧要的地方给他们留几道口子,没想到还会直接对着血管砍下去。

“没有。”太宰治云淡风清地说,“这个是我自己弄的。”他抬眼看了下正看怪物一样看着他的中原中也,觉得有点好笑,又补充说,“可惜没死成。”

“我看得出来你没死成。”中原中也闷闷地回他一句,低下头给他认真消毒,然后缠好了绷带。

“真是个疯子。”中原中也说。


- - -


第二天中原中也早早地起了床,出门的时候太宰治还窝在床上。他知道太宰治不怎么亲近森鸥外,不是森鸥外叫他,平日里就算有空太宰治也是不会主动去找森鸥外的。一小点同情在中原中也心里闪了一下,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轻轻关上门,尾崎红叶已经在楼下等他了。


“还是为了上次那个吧?”尾崎红叶问。

“嗯。”中原中也有些不爽地点点头。

“你也是,”尾崎红叶嘲笑他,“既然这么讨厌太宰君,随便买一个不就好了。”

“不行。”中原中也危险地眯起眼睛,“我要加倍奉还。”

此时两人已经走到了横滨的商店街上。为了给太宰治买一份回礼,他们已经把商店街来回逛了好几趟了。

可是有什么东西既能淋漓尽致地表现出中原中也对他的厌恶,又能让收到礼物的太宰治感到万分羞辱的呢?

中原中也一路沿着橱窗看过去,实在是找不到这样的东西。


两个多月前中原中也与太宰治在据点的会客室第一次正式会晤。两名少年装模作样地伸出手来,一副第一次听说对方名字的样子,实际上他们早已在路上擦肩而过的时候打量过对方无数次了。

“我给中也准备了见面礼哦。”太宰治笑着说。中原中也听着这个人第一次见面就亲昵地直呼自己的名字,身上几乎要掉出鸡皮疙瘩来。

太宰治递过来一个花里胡哨的盒子,一脸很期待他马上拆开的表情。

中原中也有些不好的预感,可是身边两个大人也都笑着看他,这时候闹别扭就太丢脸了。

他拆开了盒子,露出了里面满满一盒剔透可爱的彩色硬糖。

太宰治还在人畜无害地笑。“是水果硬糖哦。”黑发少年诚挚地说,“中也长得这么可爱,一定也很喜欢糖果吧?”

喜欢个屁。十四岁黑手党少年的脆弱神经当场被收到糖果的屈辱感压成两截。

中原中也立誓不能白白吞下这份耻辱,下定决心要用加倍的羞辱加诸太宰治。


中原中也停在了一家女式服装店门口。他盯着橱窗里层层叠叠的荷叶边看了几眼,露出个冷笑。

“红叶大姐,”中原中也抬腿迈进了店门,“就这家吧。”


- - - 


中原中也抱着礼盒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他一边走进房间,一边埋怨着太宰治怎么不开灯,随后惊讶地发现太宰治竟然还在床上。

“家里蹲过头了吧?”中原中也随口问,“你吃晚餐了吗?”

没有人回答他。中原中也察觉到有些不对劲,过去就掀了太宰治的被子。入眼的少年蜷在床上,脸上是不正常的一片通红。凌乱的黑发被汗水浸湿,贴在额头和脸颊上。

中原中也有些不知所措,然后很快意识到太宰治可能是病了。他伸手摸了摸太宰治的脸,烫得他立马缩回了手。

中原中也身体很好,很少生病,所以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病人。他试着摇了摇太宰治,想把他唤醒。

太宰治紧皱着眉,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他睁开眼望了中原中也一眼,一片涣散的眼睛里好像什么都没有。

“你还好吗?”中原中也急急问,话没出口就觉得自己也是傻了,答案肯定是不好。他转身去给尾崎红叶打电话,太宰治在他身后迷迷糊糊地又闭起了眼。


中原中也从来没有见过太宰治这个样子。虽然这个讨厌的搭档平时也是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的,但此刻的他仿佛脆弱得不堪一击,与平日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恍若两人。

太宰治已经换掉被汗水浸透的衣服,敷着冰袋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尾崎红叶在门外和医生轻声交谈,中原中也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看着点滴。

无色透明的液体一滴滴落下来,沿着纤细的管道流入了太宰治的身体。他无所事事地仰头望着液体滴落,有点失神。

他想起他把太宰治从床上扶起来的时候,有些同样无色透明的液体沿着太宰治的脸颊滑落,在中原中也的袖子上洇开小小的印子。

他诧异地去看太宰治的脸,发现他双眼紧闭,眼角都烧得发红,已经失去意识了。


门外的交谈声细细碎碎地传进来。中原中也想起昨晚在太宰治身上看到的那些伤口。太多过久的伤口没有及时处理,加上昨天的过度训练,太宰治的身体终于受不住地陷入了高烧。他又想起早上出门的时候瞄到的一声不吭地窝在床上的身影,心想大概那个时候就已经在发烧了吧?

烧了一整天啊。中原中也心里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点愧疚起来。


- - -


太宰治这一进医院,直接就没再回来。训练没法继续了,中原中也无事可做,跑到尾崎红叶的办公室去来来回回地走来走去。

尾崎红叶被他搞得心烦,放下手里文件问他是不是太久没见夜叉了想念得紧。

中原中也说我就是有点无聊,那个混蛋进医院了我也没人可打架了。

尾崎红叶哦了一声。“森先生说他今天要去医院看看太宰君,”她望着她不坦诚的学生,“你要不要跟着去帮忙拎点东西?”

中原中也脸上的表情很勉强。

“大家都很忙。”尾崎红叶指尖敲了敲桌上的文件。“就你有空。”

中原中也很勉强地点点头,很勉强地出了门,去找森鸥外了。


他拎着两个苹果走进病房的时候,太宰治正捧着碗喝药。中原中也没怎么喝过药,但他印象里药都是很苦的东西。太宰治眉头皱在一起,额上出了点汗,喝完药放下来时碗里还冒着点热气。

中原中也幸灾乐祸地开口,“很苦吧?”

太宰治像是才注意到他。“中也?”他好像觉得中原中也出现在他的病房里是很离奇的事情。太宰治的声音有点低弱,处处显露着未痊愈的脆弱感。

中原中也几句嘲讽的话反而说不出来了。他挣扎了几下,最后还是问了句,“还没好吗?”

“中也在关心我吗?”太宰治故作惊讶地反问他,还挂着黑眼圈的鸢色眼睛里又带上了点平日里的恶劣。

窗帘被风拂动着,几缕阳光从病房的窗口落到太宰治的脸上,更显得他的脸苍白得毫无血色。

中原中也的话都被堵在了心口。“你要是死了我一个人可打不过红叶大姐和夜叉。”中原中也闷声闷气地说,丢下苹果就出了病房。森鸥外走进来的时候正撞上中原中也气鼓鼓地出了门,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

“中也君是个好孩子吧?”他问太宰治,好像很得意于自己给他挑选的这个搭档。

太宰治眯着眼睛迎着阳光看,没有答话。


- - - 


中原中也回去后把墙角的礼盒捡了起来。那天回来后慌乱中把礼盒扔在了一边,这几天也没想起来过。

中原中也盯着盒子看,仿佛能看透这个盒子似的。盒子里那件价格昂贵的洋裙款式他都还历历在目,可是挑选时那阵恶劣的期待感他却好像想不起来了。

可是礼物都买了,总得送啊。中原中也漫无边际地想着,心下竟然觉得有点无趣。


中原中也抱着礼盒走进病房的时候,太宰治正倚在床头看书。床边的柜子上放着一碗药,还袅袅冒着热气。

“不先喝药吗?”尾崎红叶关心地问。

“太烫了。”太宰治放下书笑了笑,“医生说过两天应该就可以出院了。”他向着尾崎红叶说话,眼睛却在看站在旁边一声不吭的中原中也。

尾崎红叶又问了几句,太宰治一一答了。中原中也还是站在旁边一声不吭。

“中也这次也是帮红叶大姐拎东西来的吗?”太宰治忍不住问。

中原中也听了,甩手就把盒子扔到了太宰治床上,太宰治赶紧伸手接住。

“是什么?”太宰治问。

“回礼。”中原中也扬起下巴答道,“想必你也会很喜欢的。”

太宰治已经拆开了盒子。浅色的缎带蜿蜒散落在病床上,盒子里满到要溢出来的彩色硬糖,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得像一整盒宝石。


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的动作,又不讲话了。病床上的黑发少年盯着糖盒一直看,也不讲话,让他莫名有点焦躁起来。

“……真是记仇。”太宰治嘲笑中原中也,心里却不知为什么真的很想笑。他想说其实药也不是很苦,但是他没有说。

“我确实挺喜欢的,中也。”太宰治说。


End.


- - - - - -


:50fo感谢!我就想问你们看到开头的时候有没有污(笑



评论(16)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