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复复方

weibo@复方复方

【双黑】便利商店

/ 原作背景

/ CP 太宰治X中原中也

- - - - - -

便利商店

/ BY 复方余甘子


虽然已经离自己住的地方不远了,中原中也还是决定先到坡道下面的便利店躲一下雨。

从据点出来的时候就已经下着小雨了,但没想到一路上竟然下得越来越大,中原中也感觉手里的雨伞已经完全被雨水浸透,沉重的伞面已经开始往他头上渗水了。

早知道今天应该早点走,本来可以搭上红叶大姐的顺风车的。中原中也一边有些懊恼地想着,一边踩着湿淋淋的阶梯往坡道下面走。暴雨仿佛把路灯的光线也冲散了,脚下积了不少水的台阶黏黏滑滑的,中原中也不得不小心翼翼地下着脚步。

小小一段路走得分外漫长,终于走到便利店的檐下,中原中也快步跑进店里,如释重负地收了伞,才发现自己在店里干净的地板上留下了好几个湿答答的脚印。

“啊,抱歉。”他下意识地道了歉。在收银台后面坐着的老板娘是个有点胖乎乎的中年女人,她笑着摆摆手,表示没有关系。

店里除了中原中也没有别的客人。也是,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又是这样一个糟糕的坏天气。中原中也把不断滴水的伞留在了门口的伞架上,一边取了手套一边沿着货架走过去,心里想着买点什么东西补偿一下好了。糖果饼干巧克力?感觉是中学生才会喜欢的东西;啤酒?湿漉漉的雨天喝冰冰凉的罐装啤酒感觉好恶心。

中原中也的目光落在了货架末尾的杯面上。他有点惊奇于现在的杯面已经变得如此花样繁多了,大部分都是他从来没有看见过的口味。说起来以前有一段时间自己也是经常吃杯面的,不过长大以后就很少再吃这些速食食品了。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冒出了怀念的感觉。实话说加班到这么晚,肚子也有点饿了。中原中也谨慎地挑了一个应该不会难吃的口味,到收银台前结账的时候又顺手拿了一包纸巾。


老板娘热心地帮忙冲了热水,速食食品特有的诱人香味从撕开的纸盖边沿丝丝缕缕地冒出来,让中原中也忍不住期待起来了。他端着热乎乎的杯面放到角落的桌子上,打算趁这段时间先处理一下自己身上的雨水。

帽子和外套都湿了不少。他皱着眉把外套脱下来,抽了纸巾草草擦了下雨水,把外套挂在旁边的椅背上。稍微挽起有些潮湿的袖口,摘下帽子用纸巾吸干水汽,有些嫌弃地捋了捋自己半湿的发尾,也用纸巾随便擦了擦。

把湿掉的纸团扔进垃圾箱,中原中也双手捂上杯面,热度透过纸杯传到自己的手心里,好像把湿乎乎的潮气都带走了。

“呼。”中原中也小声吹着气,一边说着“我开动了”一边掀开了纸盖。久违的香气扑鼻而来,中原中也忍不住在心里小小地欢呼了一下。

这样的夜宵也不赖。辛劳工作了一天的黑手党干部安心地在便利店一角吸溜着面条,感觉讨厌的大雨和疲惫都离自己远去了。


- - -


急促的脚步声从雨中传来,几秒后已经到了便利店的门口。一个湿淋淋的人从雨水里闯进来,一边说着“不好意思”一边问老板娘有没有干净的毛巾。中原中也的嘴里还塞着没来得及咽下的面条,听到来人的声音简直想把眼前宝贵的杯面全数倒到那个人身上去。

他满怀怨念地扭头望向便利店门口,站在那里浑身湿透还不断往下滴水的人不就是太宰治吗。老板娘显然也被太宰治吓了一跳,急急忙忙地到货架上取了毛巾就往他手里递。

这种情况也亏他还笑得出来。中原中也腹诽。太宰治一边笑着道谢一边抖开毛巾把自己裹了进去。他脚下已经积出一小滩雨水了,他按着额前碍事的湿发往后捋,转过头就看到了黑乎乎一团缩在便利店桌子边上的中原中也。太宰治大概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中原中也,他愣了一下,才满是嫌弃地开了口。

“不是吧,”他一副倒了大霉的样子,“糟糕地遇上了大雨,还糟糕地遇上了中也。”

他一边说着,一边却朝中原中也走过来了。中原中也低头吃面,听见椅子被“哧啦”一声拉开,抬起头的时候太宰治已经坐在了他斜对角的位子上。


中原中也先发制人,“你怎么会在这里?”

太宰治抬眼看他,“中也怎么会在这里?”

中原中也“啪”地一声放下筷子,“这里是我家附近,我在这里很奇怪吗?”

太宰治笑了笑,“这里是中也家附近,我在这里很奇怪吗?”

“什么破理由,”中原中也当场吐槽,“当然很奇怪啊!?”

太宰治的黑发还在淌着水,他撩起毛巾胡乱擦了下,平日里就乱七八糟的头发变得更加凌乱了。“想找地方自杀来着。”他漫不经心地说,“这条街道附近有一条河中也不知道吗?”

“下次干脆跳海吧,不是更加方便吗。”中原中也诚心诚意地建议道。

“哦,也是呢。”太宰治竟然还认真地考虑了一下,“可是海水很咸,眼睛会很痛。”

“……”中原中也拿起筷子继续吃面。“反正你现在也是浑身透湿,和跳进河里也没什么区别了。”他含含糊糊地说。

太宰治笑起来,“中也你是小孩子吗,吃东西的时候不要讲话啊。”

“闭嘴。”中原中也吞下面条,“我比你还要大两个月,没要你说敬语就不错了。”

“明明没满两个月吧。”太宰治没等中原中也还嘴,突然又问他,“这个好不好吃?”

中原中也反应了下,点了点头,“还不错。”

“唔,有点怀念的感觉呢。”太宰治把自己从毛巾里剥出来,又很艰难地脱掉了湿透的外套。“以前我们不是经常吃这个吗,以前训练完大半夜饿得睡不着的时候。”他一边把外套放到旁边的椅子上一边说。

太宰治站起来走到货架后面去,片刻后也拿着一个杯面走到了收银台前。

“中也,”太宰治理所当然地叫他,“我没有带钱。”

“那就不要吃。”说是这么说,中原中也也不是小气到会在意这么几块钱的人。他不情不愿地过去付账,不忘怼太宰治一句“你是小孩子吗,出门还不带钱。”

“我从以前就不带钱出门啊,中也又不是不知道。”太宰治理直气壮。

中原中也站在收银台前回头看白痴一样看他,“那没人帮你付账怎么办?”

“中也不是在吗。”太宰治笑得纯洁无害,又补了一句,“还有毛巾的钱。”


- - - 


中原中也的面已经吃完了,可是外面的雨还没有停。太宰治坐在他斜对角低着头吸溜面条,中原中也有些无聊地仰着头靠在椅背上,望着墙上挂着的时钟滴滴答答地走。

他眼角的余光能看到太宰治头发乱蓬蓬的脑袋,还有披在身上的傻兮兮的大号毛巾。他其实觉得太宰治今天有点奇怪,好像被淋湿了皮毛的动物一样无精打采地敛起了爪子似的。

不过也可能只是错觉。大概是因为太宰治这副样子让中原中也想起了他以前生病的时候。那或许是他们相处多年的少年时代里太宰治少有的会示弱的时刻之一吧。说起来太宰治这样的破身体,整天在水里泡来泡去的竟然没有病倒也是个奇迹了。

正这么想着,太宰治就打了个喷嚏。

“呜哇。”太宰治收紧了毛巾,全身都抖了一抖。中原中也睨了他一眼,发现对方也在看着他。

“干嘛。”中原中也说。要纸巾?还是要热饮料?结果太宰治却指了指他的右手,“受伤了?”他问。

中原中也不明所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才想起来前几天确实伤到了手指。本来就是不怎么痛的小伤,愈合得差不多也就忘记了。

“哦。”中原中也说,“前几天出手的时候重了点,伤到指节了。”

“中也还是这么喜欢用蛮力。”太宰治低下头喝汤。“你管这个叫蛮力?”中原中也嗤笑,“等你的体术超过我的时候再说吧。”

“污浊。”太宰治头也不抬地问他,“现在不用了吗?”

中原中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提到了这个。“没法用吧,你不也知道吗?”中原中也不是很在意,“不过也没什么所谓。”

“中也长大了呢,”太宰治似笑非笑,“没有我也可以了。”

“本来就没有你也可以。”中原中也说。他的手指无意识地轻轻敲打着桌面,关节处还有些微微发红。敲打声的间隙中他突然发现外面的雨声已经停了,便伸手去摸放在旁边的帽子和外套。

中原中也站起身来,戴上帽子,半湿的外套就只挂在臂上。“雨停了,我先走了。”他说。

太宰治有一搭没一搭地用筷子搅着面汤,“嗯”了一声,也没说再见。

“下次记得带钱。”中原中也边往外走边说,“我又不是便利店,不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身后的人没有出声,中原中也到伞架上拿了自己的雨伞,停在门口确认了下没在下雨,便迈步出了店门。


- - -


急促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中原中也刚刚踩上几级台阶,就被人从背后抱住了。好凉啊。他心想。太宰治全身都是没有干透的雨水,凉冰冰地贴过来,缠着散乱绷带的双手在他身前交叠着仿佛怕他挣脱开。中原中也想着要给太宰治个肘击,但是这个人把头低下来埋进了他的肩窝里,还带着湿气的乱发柔软地擦过了他的脸颊。

“中也。”太宰治的声音闷闷的,让中原中也想起好多年前太宰治高烧到神志不清时的呢喃。中原中也心软了,他忍不住在心里叹气。这就是和他一起长大的人,他的弱点对方都早已了如指掌。

“怎么。”中原中也问。

太宰治没说话,只是愈加收紧自己的手指。有些湿漉漉的发稍贴在他的脸上,他不知道那是自己的头发还是中原中也的头发。怀里的青年带着鲜活的热度,像不久前被他握在手里的热气腾腾的杯面。他能感受到对方有些潮湿的衬衫下精瘦又结实的身体,他已经是一个强大又坚韧的黑手党干部了。


“中也现在没有我也可以了。”他轻声说。

太宰治呢,也是没有中也也可以的。或者说,他从小时候开始,就一直觉得没有谁都是可以的。太宰治那么聪明又骄傲,什么时候都只要一个人就足够了。他自己这么想,别人也这么想。可是中原中也,不是一直都是转身就能看到的吗?而现在却不是了。其实不是也无所谓,比如把自己浸到河水里,比如在大雨里走过两个街区,痛苦的时候总是有的,纾解的方法也总是有的,只是可能会慢一点又难熬一点罢了。

他想自己原来也是个普通人,近十年的习惯也难缠得让他无法挣脱。他没有办法描述自己从雨里走进那个便利店时的心情,深夜空无一人的街道,毫无止息的倾盆大雨,凉意从他的头顶一直浇到脚底,而中原中也该正呆在他温暖的家里,就在同一个城市,就在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而太宰治没有任何去找他的理由。

可是他竟然毫无自觉地就坐在便利店角落的桌子旁边,雨水顺着太宰治的手指滴落下去,他的手指都要发抖了,可是中原中也却毫无自觉。


他确实不会永远都在的。可是哪怕只是现在,稍微给我一些陪伴就好了。

“再待一会儿吧。”太宰治说。

未干的雨水从太宰治身上浸染到了中原中也身上,半湿不干的衣服冰凉又黏腻。可是中原中也没有挣脱。他想太宰治大概是病了,不然他怎么会像以前一样软弱又黏人。路灯的光亮从坡道顶端照下来,他能看到一些细碎的雨点又渐渐落下来了。他撑开伞,把他和太宰治都遮入了伞中。


End.


- - - - - - 


:幼驯染是世界的珍宝!


评论(14)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