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复复方

weibo@复方复方

【黑研】天气预报

 / CP 黑尾铁朗X孤爪研磨

- - - - - -

天气预报

/ BY 复方余甘子


黑尾铁朗推开房门的时候,嘴里还塞着孤爪太太刚做好的煎蛋卷。

“研磨,”他一边含糊不清地叫着幼驯染的名字,一边在房间过低的空调温度里打了个冷战。“该起床了。”

即使现在正是夏天,孤爪研磨的床上也堆满了被子。棉被的空隙里露出一个焦糖色的后脑勺,意料之中的没有回答。 

“研磨?”黑尾铁朗把托盘放到书桌上,走到床边去掀他的被子。“你的闹钟没有响吗?”

“没有。”孤爪研磨死死卷着被子,声音在被窝里闷闷地传出来。“因为我把它关掉了。”

“……”


- - -


“今天会下雨。”孤爪研磨坐在床上吃早餐,一边咬着煎蛋卷一边说,“所以还是不要出门了。”

“不会吧。”黑尾铁朗靠着床边在地上坐着,“我早上起来都会看天气预报的,明明今天整天都是晴。”

“可是外面看起来会下雨的样子。”孤爪研磨说,“我早上起来上厕所的时候看到的。”

“所以呢?”

“所以我就把闹钟关掉了。”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黑尾铁朗叹气,他伸手摸出手机来,点进天气预报的界面去看。

“真的变成大雨警报了。”他有些无可奈何。

“是吧。”


因为是夏天吗,变化无常的天气,连天气预报都没有办法预测了。黑尾铁朗仰头靠到床上,孤爪研磨被煎蛋卷塞得满满的脸颊映入他的眼帘。他想起刚才他也吃了这样的蛋卷,研磨嘴里现在一定也是同样的味道。

“难得今天是研磨说想要出门的。”他说。

孤爪研磨把蛋卷吞了下去。“苹果派下次再吃也可以。”他又夹起一块煎蛋卷,“反正今天已经吃到了妈妈做的煎蛋卷了。”

他抬起眼睛,正对上仰着脖子望着他看的黑尾铁朗。“要吃吗,阿黑?”

孤爪研磨夹着煎蛋卷的筷子已经伸到了黑尾的嘴边。现在还没有下雨,床边的窗帘稍稍拉开了一些,光线照在孤爪研磨垂下的发丝上,映照出煎蛋卷一般的温暖色泽。

孤爪研磨总是能注意到黑尾铁朗注意不到的细微之处。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但他确实想要吃掉什么的微小欲望。

“要吃。”黑尾铁朗说着,张口咬下了面前的煎蛋卷。

“好甜。”他含含糊糊地说。孤爪家的口味对他来说确实偏甜。但是这么多年吃下来,虽然谈不上喜欢,竟然也渐渐习惯了。


- - - 


孤爪研磨把餐具拿到了厨房,回来的时候看到黑尾铁朗还在他的房间里,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甚至还钻进了他的被子里。

“研磨你的空调是不是开的有点太低了。”黑尾铁朗说。“而且我找不到遥控器。”虽然开着这么低的空调缩在被子里好像确实很舒服。

 “阿黑不回去吗?”孤爪研磨在床头的一堆游戏光盘里翻出一个遥控器丢给他,又顺手捞过了顶上放着的PSP。

“下雨了。”黑尾铁朗说。他指了指没拉上的窗帘缝隙,越来越多的雨点渐渐打湿了窗户玻璃。“我没带伞。”

“我家有伞啊。”孤爪研磨蹙着眉爬回床上。“而且明明就在隔壁,就算没有伞也可以跑回去吧。”

“是新游戏吗?”黑尾铁朗好像没有听到似的,突然问了别的问题。

“嗯。”


外面的雨声渐渐变大,窗户玻璃上的雨水成股流下,泄入房间的光线也逐渐消失。房间里只剩下PSP不停发出的游戏音效,连总是精力充沛的黑尾铁朗都开始觉得昏昏欲睡。

总觉得好久没有在研磨的房间里呆这么久了。特别是自己升上三年级之后,似乎总是和研磨在体育馆见面,在路口挥手告别。

“研磨,”黑尾铁朗抓住“Game Over”音效后的短暂时机插了句话,“下周有练习赛哦。”

“我记得。”孤爪研磨选择了“Retry”。

“所以下周估计都没有时间去了。”黑尾铁朗说,“那家店打折到什么时候?”

“唔……”研磨的手指飞速按动着按钮,“下周五吧……大概。”


- - -


“总觉得最近研磨前辈有点怪怪的。”灰羽列夫坐在地板上说。

“有吗?”夜久卫辅坐在他旁边的地板上咕咚咕咚地喝水,随口应了他一句。

“有啊。”列夫用力点头,“接不到他的托球的时候,感觉眼神特别可怕啊。”

夜久看了在网边面无表情地抱着排球的孤爪研磨一眼。“和平常有不一样吗?”他转头去问坐在自己旁边的地板上的黑尾铁朗。

黑尾铁朗正用毛巾擦着自己脸上的汗。“有啊。”

“诶?”

“他最近游戏打不过去。”从上周末开始就一直卡在同一关。

“而且这周一直在下雨。”从上周末开始就一直没有停止过。

“加上打折券要过期了。”从上周末开始就一直没有时间去。

“……”夜久前辈感觉有些愧疚,自己竟然没有留意到后辈如此剧烈的心理变化。“这样的状态没问题吗?”他有些担忧地问,“明天就是练习赛了。”

黑尾铁朗好像听到什么奇怪的话一样看了他一眼,“怎么会有问题。”孤爪研磨似乎察觉到了场外三人组投来的奇怪眼神,微微皱着眉转过头来,正对上了黑尾铁朗望过去的眼睛。

黑尾铁朗扯起嘴角,“他可是音驹引以为豪的大脑。”


总是能注意到黑尾铁朗注意不到的细微之处的孤爪研磨。不管是窗户外天气的征兆,还是球场上对手的行动,他都能敏感地加以捕捉,并迅速运算出正确的结果。

黑尾铁朗做不到这些。不管是窗户外天气的征兆,还是球场上对手的行动,他的推算就像循规蹈矩的天气预报,像隔着布满水渍的窗户玻璃进行观测,只能做到并不出彩的准确度。

但是如果观测对象是研磨的话——


孤爪研磨似乎没搞懂他这突如其来的笑意是怎么回事,皱着眉看了他一会,又把头转过去了。


——水渍就好像被擦掉了。他的表情和反应都历历可见,纤毫毕现。

像是小时候第一次在公园里邀请研磨和自己一起玩滑梯的时候,像是多年前放学后在体育馆邀请研磨和自己一起打排球的时候。

研磨微微蹙起的眉头,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的瞳孔。有些犹豫的样子,又好像觉得无所谓的样子。

“好啊。”他这么说了,正如黑尾铁朗的意料之中。


- - -


夏天变化无常的天气,像少年的心情一般无法预测。

练习赛进行到尾声的时候,在体育馆顶上敲打了整整一周的雨声也渐渐停息了。


“要去吗,研磨?”黑尾铁朗问走在旁边的孤爪研磨。研磨低着头按着PSP,他的头发还有点湿漉漉的,是赛事结束后洗脸时留下的水渍。

“去哪里?”他有点心不在焉,PSP里又传出来黑尾铁朗已经听到耳朵起茧的“Game Over”。

黑尾铁朗挑了挑眉。“折扣券,有带吗?今天结束得挺早的。”而且还赢了。

孤爪研磨猛地抬起了头,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就从背后追过来,灰羽列夫一脸好奇地探出头,“什么折扣券?”

“甜品店的折扣券。”孤爪研磨老实回答。

“诶……”列夫兴致盎然地望着研磨,满脸掩饰不住的期待。黑尾铁朗垂着眼睛看了研磨一眼,他脸上没什么表情,还是平日那副无所谓的样子。他又看了眼列夫,这个一年级的后辈露着小孩子一样的期待表情,满脸都写满了“我也想去”。

那干脆也让列夫一起去好了。黑尾铁朗想着,刚打算开口,研磨突然说,“可是我忘了带。”

糟糕,列夫的表情好像要哭出来了。


- - -


已经到了黑尾家和孤爪家要下车的车站,可是两个人都坐着一动不动。温柔的女声播报着站台的名字,小心提醒着乘客注意安全,很快又关上了车门。

甜品店在下一个站。

“骗人可不好哦。”黑尾铁朗说。列车启动的瞬间,坐在他旁边的研磨晃了晃,在他身上轻轻靠了一下,又很快回到了原位。

“阿黑看出来了。”孤爪研磨说。

“列夫明明看起来很想一起来的样子。”黑尾铁朗说。

PSP的声音调低了,“Game Over”的音效微弱地在车厢里响起来。“但是阿黑看起来好像不想让他一起来。”

黑尾铁朗愣了愣。他转过头去,研磨没有在看他,只是低着头又选择了“Retry”。

孤爪研磨总是能注意到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细微之处。

他果然也看穿了我。


列车已经快要开到终点站,车里稀稀落落的没有几个人。傍晚的光影飞速地在车窗上闪过,微微泛黄的颜色让黑尾铁朗不知为何想起在研磨家吃过的煎蛋卷。

印象里的甜味在想象中弥漫开来。好像不知不觉间,不仅仅是习惯,已经变成喜欢了。


End.


评论(9)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