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复复方

weibo@复方复方

【黑研】全然巧合

 / CP 黑尾铁朗X孤爪研磨

- - - - - -

全然巧合

/ BY 复方余甘子


体育馆里几乎已经没有人了。夕阳泛着微黄的光线从很高的窗玻璃里照进来,在地板上投下一块一块的亮光,又被球场的白色边线切割成更小的一块一块。

一个排球“乓”地一声砸到地板上,又骨碌碌地滚进了一块光斑里。黑尾铁朗站在体育馆的门口,叫了球场上的人一声。

“研磨,”他伸着一只手扶着门框,“走了吧。”

他没有用疑问句,因为他没想到孤爪研磨连头都不转过来看他一眼,只是从旁边又摸了一个排球起来。

孤爪研磨抬高手臂,做出一个发球的准备动作,汗水顺着他的后颈流进了他的短袖里。

“你先走吧。”他给了一个和半个小时之前一样的回答,猛然发力把排球打了出去。排球在半空划出一个漂亮的弧线,落地时在空荡荡的体育馆里很大声地响了一下。

黑尾铁朗觉得莫名其妙。研磨平时并不是多么勤于练习的人,独自留下来加训简直是前所未闻。他花了半个小时磨磨蹭蹭地去冲了下澡,却没想到回来之后研磨还是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

他站在门口没有动,晚风顺着他刚换过的T恤下摆吹进去,凉丝丝地让人忍不住想要叹气。

黑尾铁朗叹了一口气。“一起回去不好吗?”他问,“最近又没有比赛,放松一点也可以的。”

“我自己也认识路。”孤爪研磨又弯下腰去捡了一个排球,金黄的发尾随着他的动作在脸颊边垂下来。“今天我也是自己来的。”

“还在生气吗?”黑尾铁朗觉得好笑,“今天害你迟到算我的错。”

“不是。”孤爪研磨扬手发了一个球,手掌狠狠地打在了排球上。“都说了。”


“今天迟到只是巧合。”


- - -


孤爪研磨经过树下的时候,听到了“喵”的一声,抬起头就看到了树杈上蹲着的那只花猫,登时就有点束手无策。

他以前也遇到过在树上下不来的猫,但那时刚巧有一个个子很高的社团后辈在旁边,勉勉强强最后也算是营救成功了。可是现在他只有一个人,那么高的树杈他是决然够不着的。

他有些踌躇地站在树底下,往街道上张望了几眼,又抬起头去看那只花猫。现在已经有些晚了,路上看不到一个学生和上班族,可是又还没有晚到主妇们出门的时候,街道上竟然一个人影都找不到。

花猫可怜兮兮地咕噜了几声,眼睛湿漉漉地望下来,除了体型以外简直和以前遇到的那只小猫一模一样。孤爪研磨很有些心软,下意识地拉了拉双肩包的背带。今天包里放了两份便当,比平时要重了一些,他犹豫了一下,把双肩包放了下来,想着说不定能试试爬到树上去。

虽然他对爬树这件事一点自信都没有。就在他犹犹豫豫地把包放到树下,准备直起腰来抱住树干的时候,一个软乎乎的东西突然很重地落到了他的背上,又马上跳走了。

孤爪研磨几乎没有反应过来。他愣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有一只很胖的花猫在马路边上冲他叫了一声,很快地跑走了。他愣愣地又抬起头去望那根高高的树杈,上面的花猫已经不见了。


午休时他拎着便当盒去找黑尾铁朗的时候,被那只花猫惹的气都还没有消。他有些气鼓鼓地把便当盒递过去,黑尾铁朗笑嘻嘻地伸手接了。

“研磨,”他笑嘻嘻地问,“你今天是不是迟到了?”

孤爪研磨抬头看了他一眼。三年级的教室就对着校门口,在窗边往下一望整个校道就一览无余。“我开小差的时候碰巧看见了。”黑尾铁朗说着,突然向他道了个歉,“今天早上要开班会,没去叫你真对不起。”

孤爪研磨觉得他这个歉简直道得莫名其妙。其实他昨天就已经说过今天要早点出门了,就在两人在家门口互相道别的时候。孤爪研磨也没有忘记定闹钟,其实他每天都开着闹钟,只是因为知道黑尾铁朗会过来叫他,所以才总是赖床到房间门口被敲响的时候。

所以他今天按掉闹钟就起了床,虽然洗漱的时候还是迷迷糊糊地磨蹭了一点时间。出门的时候妈妈给他递过来两个便当盒,说是今天黑尾铁朗等不及便当做好就出门了,黑尾太太送过来让他帮忙带过去。他们从幼儿园起就总是在一个学校,相距也不过是一个年级的距离,送一个便当也不算什么麻烦事。可是孤爪研磨提着便当走过走廊的时候,才突然意识到他们平时都是在体育馆见面,他几乎没有到黑尾铁朗的班上去找过他,以至于他站在教室后门用目光搜寻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黑尾的位置在哪里。

“你要找谁?”坐在后排的一个男生转过头来问他。

他下意识地想说“阿黑”,不过很快反应过来说了“黑尾同学”。

“今天怎么这么多人找他。”那个男生翘着凳子腿一下一下地晃,“他好像上天台去了。”


孤爪研磨其实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表白的情节总是发生在天台上。风吹雨淋的又不是经常打扫,明明平时都没有人会上去。可是当他真的撞见有人在天台上表白的时候,才突然明白没有人会上去就是天台的最大优点。

他的手停在把门推开了一条缝的位置,有人讲话的声音零零碎碎地传过来,听不清楚。他谨慎地从门缝里望出去,看到那个女生的脸都红到了耳朵尖,黑尾铁朗接住了她递过来的一封什么东西,然后放进了校服口袋。


他现在也忍不住一直想去看那个校服口袋。“不是因为这个。”他有点心不在焉地说,“我早上在路上遇到了一只猫,拖了点时间才迟到了。”

“这么巧?”黑尾铁朗笑着看他,“我们平时在路上都没有见过猫啊。”他好像不是很相信的样子,又问,“怎么会被猫拖了时间?”

孤爪研磨皱着眉解释了一下。“我本来打算爬上去把它弄下来……”他的话还没说完,黑尾铁朗就哈哈笑了出来。

“真的吗?”他觉得非常好笑似的,“研磨你打算爬树?”

孤爪研磨觉得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气又全都冒出来了。“很难以置信吗?”他低着头去开便当盒,“我觉得会有人跟你表白才是难以置信呢。”

“是吗?”黑尾铁朗还在笑个不停,“可是其实跟我表白的人还挺多的。”

孤爪研磨忍不住又想去看那个校服口袋了。黑尾铁朗现在穿着衬衫制服,袖子挽上去了一点,显得和平时在体育馆里的样子很不一样。他有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的幼驯染已经是个很挺拔的少年了,而且还是小有名气的排球社的主将,吸引到一些女孩子的目光其实并不是什么难事的。

他确实有点好奇那封信里写了什么,他想可能是因为他自己还从来没有收到过这类东西。他有点郁闷地往嘴里扒着饭,黑尾铁朗却突然说,“不过你今天看到的那个也挺巧的。”他的语气很平静,“我之前还以为只有漫画里才会有人上天台表白的。”

孤爪研磨觉得那口饭要把自己给噎死了。他好不容易把饭给吞了下去,底气很不足地问,“你看到我了?”

黑尾铁朗觉得很奇怪似的看他,“你不也看到我了吗?”


如果对话只是进行到这里,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可是孤爪研磨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起了那个女生通红的耳朵尖,他忍不住又接着问,“你不会觉得困扰吗?”

黑尾铁朗没听明白似的,“……困扰什么?”

孤爪研磨其实有点庆幸自己没有遇到过这种事,不然他可能会尴尬得想要当场逃跑。他又觉得如果他是那个女生,大概也会想要当场逃跑。

“被别人喜欢,”他说,“不会觉得困扰吗?”

他没听见回答。他抬起头来,发现黑尾铁朗手里抓着筷子,一言不发地看着他,眉毛微微拧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会啊。”一直到孤爪研磨闷头把便当吃完了,黑尾铁朗才突然说,“我不会觉得困扰。”


- - -


其实手臂已经很酸了。孤爪研磨弯下腰去捡球的时候,眼睁睁地看着几滴汗水从自己额头上滴到了地板上。

黄昏的时间走得很快。像是夕阳慢吞吞地终于挪到了天际,就迫不及待地想要马上沉下去了一样。体育馆里迅速地暗了下去,却没有人去开灯。黑尾铁朗倚在门边上等他,已经渐渐模糊成了一个暗色的人影。

“研磨,”他问那个抱着球站着不动的人,“你在生气吗?”


孤爪研磨没出声。他早就知道自己在生气了,可是他自己也没想明白为什么他会为了那只花猫气上一整天。或许是因为那只猫实在太胖,跳到自己背上的时候甚至都有点痛了;又或许其实不是因为那只猫,而是因为黑尾铁朗听到这件事的时候一脸不信地笑着说“这么巧?”

这世界上巧合的事情明明就很多。

像是他刚好昨晚要熬夜刷游戏的限时活动,今天黑尾铁朗就刚好不能来叫他起床;像是他刚好踩着时间点出了门,却刚好在路上遇到了从来没遇到过的花猫;像是他刚好帮忙带了便当过来,就刚好撞上了表白现场。

黑尾铁朗好像觉得无所谓,他觉得只是巧合,偶尔发生的一件事,信或者不信,笑一笑就过去了。孤爪研磨本来不是这样想,他觉得就像是好不容易打过去的一个游戏关卡,就算是会心一击,也是靠很多次的失败和练习尝试出来的;就像是球场上互相较量的比赛对手,就算是当场碾压,也是靠很多次的训练和思考磨炼出来的。

可是黑尾铁朗好像觉得无所谓,孤爪研磨也开始觉得是不是不要追根究底比较好。反正只是巧合,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巧合呢?

像是他们刚好住在一条街道上,甚至房子刚好就在对方隔壁;像是黑尾铁朗刚好只比他大了一点,又刚好能顺路带他回家;像是他们刚好总在一个学校,又刚好进了同一个社团。

像是他们刚好一起长大,而他又刚好……

世界上不会有这么多巧合的。所以不知从何时开始,全然的巧合,也已经渐渐变得有迹可循。


孤爪研磨放开了那个排球,累极了似的坐到了地上。排球嘭嘭地在地上弹了几下,滚到角落里不动了。

他还是忍不住要追根究底了。他又想起了那个塞了一封信的校服口袋,又想起来那个女生通红的耳朵尖。他想幸好天已经黑了,不然他现在这么累,实在是没有力气当场逃跑了。

“阿黑,”孤爪研磨问他,“我要是刚好喜欢你,你会不会这么巧也喜欢我呢?”

他已经做好了没有回答的准备。他甚至还没有说完最后一个字,就已经开始考虑爬起来当场逃跑的可能性了。

可是黑尾铁朗就在门口站着,甚至动都没有动,像是完全不需要思考一样,马上就回答了他。

“会啊。”他说。


End.


评论(11)

热度(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