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复复方

weibo@复方复方

【黑研】得寸进尺

 / CP 黑尾铁朗X孤爪研磨

- - - - - -

得寸进尺

/ BY 复方余甘子


那是今年春天时的事。


青春期的少年能量总是消耗得飞快。练习结束之后,和平常一样一大群人风一样地冲进了学校门口的便利店。黑尾铁朗拿着两罐饮料从便利店里出来的时候,其他人都还在店里眼巴巴地等着热面包和关东煮,只有孤爪研磨一个人低着头坐在门口的长凳上打游戏。

天气已经渐渐热起来了,他们练习完便也没有再换上长袖制服。大概是春末的风多少还有些凉意,孤爪研磨在短袖外面穿上了运动外套,手指从有些长的袖口里伸出来,抓着手里的PSP。

黑尾铁朗走到长凳旁边坐下去,目光在孤爪研磨露在短裤外面的两条腿上扫了一眼。“要喝吗?”他问。他买了两罐一样的饮料,省下了孤爪研磨考虑要喝哪一种口味的思考时间。

孤爪研磨头都没抬。“要喝。”他一边回答,一边一刻不停地按着他的PSP,“但是我没有手。”

“是是,你没有手。”黑尾铁朗开了饮料,把其中一罐插上刚才问店员要的吸管,递到孤爪研磨旁边,用吸管戳了戳他的脸。孤爪研磨下意识地缩了一下,然后微微侧过头张嘴咬住了吸管。

“谢谢。”他含含糊糊地说。

“不客气。”黑尾铁朗说。

便利店的玻璃门“吱”地一下打开了,几个人叼着热气腾腾的食物吵吵闹闹地朝他们走过来。黑尾铁朗往孤爪研磨身边挤了挤,好让这些叽喳不停的人都能坐到长凳上来。他的腿靠在了孤爪研磨的膝盖上,能感觉到对方裸露在外的皮肤被风吹得有些凉。

他忍不住又往孤爪研磨的腿上扫了一眼。他能看到从宽松的裤管里延伸出来的有些瘦但流畅的线条,和运动鞋上露出来的一点白色短袜。他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点心虚,以至于孤爪研磨叫了他一声的时候,他的手猛地一抖,差点把饮料给打翻。

孤爪研磨很快地扭头看了他一眼,发尾在他拿着饮料的手背上扫了过去,微微地有些发痒。“怎么了?”孤爪研磨问。

“……没什么。”他回答。

孤爪研磨又低下头去盯着他的PSP了。“你的手不酸吗?”他一边问,游戏机一边不断地发出了“combo”的提示音,“我已经喝完了。”

“谢谢。”他又补了一句。

“不客气。”黑尾铁朗收回拿着饮料罐的手,有些讪讪地说。


- - -


黑尾铁朗后来想了很久,也没想明白自己当时为什么会觉得心虚。要说起来,他们小时候连澡都一起洗过,不过是看一下腿,而且还只是学校统一的运动短裤下露出来的一截腿,有什么好心虚的?

确实没有什么好心虚的。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又在孤爪研磨叫了他一声的时候被吓了一跳。他的手抖了一下,差点没握住把PSP砸到仰起头来看他的孤爪研磨脸上。

孤爪研磨坐在地毯上,往后靠着沙发皱着眉看他。“怎么了?”他问。

“没什么。”黑尾铁朗很快地回答。他的话音刚落,手里的游戏机就发出了悲惨的一声“Game Over”,让他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自己走神之前在干什么。

“都说了你不行。”孤爪研磨说着,伸手过来拿他手里的PSP。“我都打不过去,阿黑怎么打得过去。”他的指尖擦过黑尾铁朗的手指,拿走了那个蓝色的PSP。现在已经是夏天,游戏机里的游戏已经不知道被孤爪研磨通关了多少,早已经不是那时在便利店门口打的那个。

但孤爪研磨的手指还是很凉,就和那时在便利店门口贴在他小腿上的温度一样。

大概是空调开得太低了。黑尾铁朗想。孤爪研磨低着头一遍一遍地打着同一关,黑尾铁朗坐在沙发上沉默地看着他头顶长出来的一小截黑发,客厅里只有电视机和游戏机不知疲倦地发出音乐和声响。

电视里播起一段很优美的音乐时孤爪研磨抬了抬头。“这个广告,”他说,“昨天我妈看电视的时候也看到了。”

“哦。”黑尾铁朗心不在焉地应了应,看了下电视屏幕,是个珠宝首饰的广告。一枚看起来很昂贵的戒指正在屏幕上闪闪发亮地旋转着。

“我妈说,”孤爪研磨低下头按了重新开始,“要是黑尾家是个女孩子以后买个戒指就可以结婚了。”

黑尾铁朗呆在了沙发上。他没反应过来孤爪研磨是什么意思,是当成一个笑话在讲吗?那他是要说为什么不是你是女孩子,还是说这么贵的戒指他可买不起,或者是干脆笑几声了事呢?

电视上切了下一个广告。“不好笑吗?”孤爪研磨终于在游戏音乐的间隙里问了一句。

他松了一口气。“不好笑。”黑尾铁朗倒在沙发上说,“你们家的笑点好奇怪。”

“是吗。”孤爪研磨说。

“是啊。”黑尾铁朗说。

没有人说话了,客厅里只有电视机和游戏机继续不知疲倦地发出音乐和声响。他有些茫然地躺着望着客厅的天花板。

要怎么解释呢?

为什么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想说为什么男孩子就不行呢?


- - - 


今天的练习结束得很早。孤爪研磨下场喝水的时候,汗水已经打湿了一点他的头发,在他弯腰去拿水壶的时候,甚至有几滴就这么滴到了地板上。

黑尾铁朗把一块毛巾扔了过去,很准地软软地砸到了孤爪研磨的额头上。孤爪研磨一手拿着水壶一手试图去扒拉这块毛巾,他干脆走过去就着毛巾在孤爪研磨头上胡乱擦了几下。抽走毛巾的时候黑尾铁朗的手指摸到了一小片滑滑的皮肤,他心里狠狠地跳了跳,低头看了看孤爪研磨颈子上湿漉漉的汗水,又把毛巾按回去擦了一下。

“湿透了。”他对孤爪研磨说,“换件衣服再回去吧?”孤爪研磨点了点头,放下水壶走到旁边去帮后辈一起收拾东西了。

黑尾铁朗转过身一个人往活动室去。他的心跳得有点快,他对自己说可能是因为练习太剧烈而无法平息。走出体育馆门口的时候,他忍不住低着头把手指在自己的唇上很快地擦了一下。

有些盐的味道,是汗水留下的气息。


黑尾铁朗的衣服换到一半,活动室的门响了一下,他没在意,然后就听到了凳子被踢倒的声音。

他把头从衣服里伸出来,看到门口旁边倒着一个凳子,孤爪研磨站在那里,很平静地说,“不小心踢到了。”

“哦。”黑尾铁朗有些愣愣地应了一声。孤爪研磨的目光从他身上扫了过去,走到柜子旁边去拿自己的衣服,“衣服穿好。”

“在穿啊。”黑尾铁朗把短袖拉下来,看着孤爪研磨在柜子旁边很快地脱了上衣。他走过去恶作剧地在孤爪研磨腰上掐了掐,没想到孤爪研磨反应很大地缩了一下,“乓”地一声撞到了柜子上。

黑尾铁朗看着对方皱起来的脸忍不住笑了起来,“对不起。”他这么快地道了歉,孤爪研磨连骂都没法骂了,很郁闷的样子,扶着柜子站好了,穿上了一件干净的T恤。

“研磨你饿了没有?”黑尾铁朗问。

“还好。”孤爪研磨说。

“我有点饿了。”他有点讨好地说,“现在回去还没有饭吃,我们去吃点别的吧?”

“门口的便利店……”孤爪研磨话说到一半,意识到什么似的,抬起头来看了看他,眼睛闪着点熟悉的亮光,“苹果派?”

“可以。”黑尾铁朗笑嘻嘻地点点头。


- - -


黑尾铁朗确实是有点饿了。

他很快地解决了自己面前的一份炒面,然后撑着下巴看对面的孤爪研磨拿着叉子又叉起了一块苹果派。

陶瓷盘子里的苹果派被很细致地切成了几等份,他可能确实不是很饿,吃得不是很快,看起来总有些很珍惜的意味。黑尾铁朗现在已经很少吃甜食了,但是孤爪研磨一直很喜欢,从小到大都一直如此。

他们是一起长大,甚至连澡都一起洗过的发小。说起来也很奇怪,那一片住的小孩子也不少,但是却只有他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也许是因为住得太近,也许是因为年龄太相近。一开始两家大概也只是关系不错的邻居而已,或许有了差不多年纪的小孩之后变成了关系很好的邻居。然后他们成为了同学,在同样的学校上课,在同样的路上回家。朝夕相处间不知不觉成为了朋友,又因为排球而有了越来越深的羁绊,成为了拥有难以言说的默契的搭档。

孤爪研磨很认真地吃着苹果派,精致的银色叉子被他握在手里,在他的指间闪着亮光。黑尾铁朗不知为何想起来某个周末在电视屏幕上看到的一个很昂贵的戒指,他已经记不清那个戒指的款式,可是他却记得孤爪研磨靠在沙发上仰头看他的样子。

在朋友之后,在搭档之后,还能走到什么地步呢?

他想起第一次带着小学的孤爪研磨去上学的时候,然后又想起来第一次拉着国中的孤爪研磨去打球的时候。是这样的,事情的开始总该有一个人走出一步。走出那一步的总是他,但一起走下去的并不是只有他一人。


“研磨。”他低低地叫了一声,孤爪研磨嘴里还塞着苹果派,拿着叉子抬起头来用询问的目光看了他一眼。

黑尾铁朗咬了咬牙,伸过手去在孤爪研磨嘴角揩了一下。孤爪研磨把苹果派咽下去了,有点不确定地问,“我脸上沾了东西?”

“嗯。”黑尾铁朗模棱两可地应了,手却摸着他的脸不动。孤爪研磨没法吃东西了,他垂了垂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却没有躲开。

黑尾铁朗的手指慢慢地摸到他的唇上摩挲了一下。孤爪研磨几不可见地抖了抖,抬起眼睛看他,小声问了句,“怎么了?”

“没什么。”黑尾铁朗说着,突然笑了笑,“我在想,我能不能不用手来碰这里呢。”


End.


评论(13)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