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复复方

weibo@复方复方

【绿蓝】梦醒时分

/ 魔王篇AU

/ CP 小绿X小蓝

- - - - - -

梦醒时分

/ BY 复方余甘子


灰羽踩着醺然的步子,有些凌乱的脚步声响在城堡空荡荡的走廊里。路过魔王的房间门口时他本不打算停下——毕竟之前的夜袭也并没有什么成效。加上今夜他在酒馆玩乐到凌晨,就算只是刚被他惊醒的魔王,脑子糊涂一片的自己也没有多少胜算。

可是魔王似乎并未睡着。厚重的大门下泄露出些许抖动的烛光,灰羽伸手推了推,门扉便悄无声息地打开了。

“陛下,”他倚着门口问,“您在做什么?”

房间另一端的落地窗一片大开,夜风吹过被扬起的纱帘,吹得烛火时时摇曳。魔王伫立在外面的露台上,微弱的烛光只能照亮他的一片衣角。灰羽隐约看出他披着那件平日常穿的黑色斗篷,便没再故作关怀地问他觉不觉得冷。

“今夜没有月光。”魔王说。

“是啊。”灰羽随口应道,“现在还只是月初,夜里自然暗淡。”

“神说要有光,世间便有了光。”魔王站在那里没有动,像一个漂浮在夜中的幽灵。“可是我说要有光……”他轻轻笑了一下,“却也还是一片黑暗。”

灰羽的头有点疼。他有点后悔推开门进来了,他想他该让参谋大人检查一下魔王平时都看了些什么奇怪的书,才会大半夜跑到露台上讲这些奇怪的话。

宿醉的昏沉感一阵阵袭来。“陛下,”灰羽扶着门扉往后退了一小步,“早点休憩吧。”他想把门关起来,却被突如其来的一声炸响惊得僵住了动作。

一团火球从魔王的掌中腾起,冷色的火光照亮了一小片的夜空,转瞬即逝间也照亮了魔王有些苍白的侧脸。

听到下一句话时,他完全清醒了过来。

“灰羽,”魔王转过头来看他,“我刚才做了一个梦。”


- - - 


传说魔王是没有梦境的。而魔王的每一场梦境,都会成为现实的预言。

灰羽很怀疑昨晚的一切是不是只是他醉酒后的幻想,毕竟现在面前的魔王脸上洋溢着第一次做梦之后的由衷喜悦,实在令他难以相信这和夜里的那个寂寥背影是同一个人。

可是魔王真的做了梦。

魔王面前的餐点已经换了三次,却连一口也没有动过。他翻来覆去地讲他昨晚做的梦,“那个人是个普通的人类,”魔王手里捏着银叉子,一刻不停地搅着盘子里的汤,“没有尾巴,没有翅膀……”

“……也没有犄角。”灰羽叹了口气,让仆人把那盘被搅得一塌糊涂的汤撤掉。

“他说他是要打败我的勇者!”魔王换了一把银刀子,一下一下地去戳篮子里的面包,“你不觉得很好笑吗?”

“好笑。”灰羽看了眼桌上千疮百孔的面包,让仆人换了一份新的早餐过来。“很好笑。”

魔王乐此不疲地把梦境细细地又讲了几遍之后,终于停下来往嘴里塞了一片面包。“陛下,”灰羽问他,“传说您的梦境是现实的预言呢。”魔王没听到似的,慢条斯理地往面包上涂满紫色的果酱,又慢条斯理地吃掉了这片面包。

“你担心我的安全吗,我的侍卫?”魔王说。

这倒不是。灰羽甚至迫不及待地想要多来几个勇者,能把魔王弄得遍体鳞伤就再好不过了。“自然。”灰羽说,“我觉得,应该在预言实现前先做好准备……”才能万无一失地在魔王奄奄一息的关键时刻由自己补上最后一刀。

“他说他将在七天后来到我的城堡。”

灰羽没想到魔王的答案这样直接,“……预言的时间都这么准确的吗?”

“我不知道。”魔王舀起了一勺汤,“毕竟我这也是第一次。”


这就有点难办了。传说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大家都是第一次,信还是不信也是一个很艰难的决定。做准备的成本也是很大的,万一准备都准备好了,勇者却没有来,那他可能就要被参谋大人笑死了。 

灰羽一直犹豫了好几天。他想着要是魔王再做一次梦的话,他就能下定决心做准备了。但是魔王没有再做梦,城堡门口却突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仆人进来通报的时候灰羽正窝在软椅上擦着他的匕首。不会吧。他腹诽,这还没到七天啊。他抬起头问,“那个人长什么样子?”

“长得很普通,”仆人努力组织着语言,“但是,但是他没有尾巴,没有翅膀……”

“也没有犄角?”

仆人的头点到一半,灰羽已经很快地从房间出去下了楼梯。


还没有进到门厅,灰羽就听到了一声熟悉的炸响。等到他跑出去的时候,只能看到魔王穿着黑色斗篷的背影和昏死在地上被炸得焦黑的来访者了。

魔王就着斗篷擦了擦自己的手,转过身的时候就看到了站在了门廊下的灰羽。他指着倒在地上的人,“他说他是要打败我的勇者。”魔王笑了笑,“你觉不觉得很好笑?”

“很好笑。”灰羽回答。想到他竟然曾经对这样不堪一击的勇者抱有期望,他确实觉得好笑了。他让仆人把失去意识的人扔到大道上去,魔王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他们。

直到仆人们搬着人走远了,魔王才突然说,“不是他。”

“不是?”灰羽有点惊讶。

“不是。”魔王转头往城堡里面走,“长得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灰羽没想明白。没有尾巴,没有翅膀,没有犄角,这不是和他的描述一模一样吗?

可是魔王径自回了房间,没有回答他。


于是灰羽又有点犹豫了。现在确实还没有到七天,是预言不准还是真正的勇者没有来,也是很难说的。

他就这么犹豫着又等了下去。


- - -


魔王虽然是魔王,但是却很喜欢亮光。要按平时,晚餐厅里一定要点满吊灯和蜡烛,灯光要充盈到连影子都无所遁形的地步魔王才能满意。

可是今天他却让仆人先把灯灭了一半才肯坐到餐桌边上。他低着头,脸埋在阴影里,灰羽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看到他的手指有些用力地抓着一把银叉子,却一直放在桌上没有动。

今天已经是第七天。魔王没有再做梦,城堡的门口也再没有人来。

灰羽想传说毕竟只是传说,没有真的实现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他是这样想的,可是他没有想到魔王竟然会把这件事看得这么重。

餐点又放凉了,灰羽抬手想让人来换,魔王却阻止了他。魔王终于抬起头,沉默着开始进食。餐桌上的气氛很沉重,让灰羽也觉得没有了胃口。他在心里暗骂永乐到底去哪里执行任务去了这么久,这样需要安慰人的场合他实在是束手无策。

“他说他是要打败我的勇者。”魔王低声说。他的声音很轻,可是餐厅里这样安静,灰羽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他说不打败我的话他就不会走。”魔王低下头去喝汤,好半天都没有把头抬起来。“可是他根本没有来。”


“我以为起码我能实现这件事。”


他们沉默着结束了晚餐。夜风吹过垂吊半空的吊灯,把满地的影子都吹得摇曳抖动。


- - -


灰羽很怀疑昨晚的一切是不是只是他醉酒后的幻想,毕竟现在面前的魔王脸上洋溢着由衷的喜悦,实在令他难以相信这和昨天的那个寂寥身影是同一个人。

可是他昨晚并没有喝酒。

而魔王昨晚确实做了梦。

他拿着银勺子叮叮叮地小声敲着盘子,盘子里的汤水都被他敲得洒出来了一些。“他说他是要打败我的勇者,”魔王翘着嘴角,“可是就算是在梦里他都输给了我。”

灰羽没什么反应,魔王转过头来问他,“你不觉得很好笑吗?”

“好笑。”灰羽很敷衍地点头,“这个勇者有犄角吗?”

“当然没有,”魔王很奇怪地抬眼看他,“我上次不是就说过了吗?”

灰羽愣了一下,“你梦到的是同一个人?”

“是啊。”魔王理所当然的样子,“不然呢,能打败我的勇者有一个还不够?”

不不,不是这个问题。“那……”灰羽试探着问,“勇者有没有说他什么时候来?”

他们都知道七天已经过去了。是预言发生了变化,还是那根本就不是预言,灰羽不能肯定。

魔王沉默了一下,说道,“他说他将在六天后来到我的城堡。”


很合理的答案。灰羽几乎是马上有了一个猜测,或许梦境中的时间与现实中的时间并不是同步的,也许梦境中的一天其实已经是现实中的七天。

现在需要的只不过是等待的耐心。他有这样的耐心,而魔王显然也有。


魔王的耐心在半个月后宣布告罄。

那个说好要来打败他的勇者,在现实中杳无音讯,在梦境中也杳无音讯。魔王每天都在等待黑夜降临,可是真的到了晚上,他又大半夜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时不时跑到露台砰砰地放几个大火球,吵得整个城堡的人都睡不着。

仆人们把侍卫大人从床上拖下来,塞到了魔王的房间门口。

“陛下,您不休息吗?”灰羽觉得头很痛。为了今天能睡好他特地在上床之前开了瓶酒,结果不小心喝多了一点。“不睡着怎么能做梦呢?”

“睡着了也梦不到。”魔王很冷似的揪着他的斗篷门襟,走过去把落地窗关上了。“今天又梦不到的话怎么办啊?”他在房间里走了一圈,走到露台边上的时候又过去把落地窗给打开了。

灰羽觉得很难以理解。明明是一个说要来打败自己的人,到底有什么好期待的?他睡意盎然地靠在墙角小声吐槽,“干什么这么想见他?难不成勇者长得像酒馆里的小姑娘一样好看吗?”

灰羽想自己大概是喝了太多酒,以至于他说完这句话之后,醉眼朦胧间竟然觉得魔王的脸变得有点红。


- - -


几天后魔王终于如愿以偿地又做了梦。灰羽能发现这一点,是因为今天起床之后魔王整个人容光焕发,连在吃早餐的时候都面带微笑。

可是却决口不提自己昨晚做了梦。

灰羽问他,“陛下昨晚做梦了吗?”

“是呀。”魔王语调轻快地回答了他,吓得灰羽把银勺子都掉到了餐桌底下。

“梦里发生了什么?”灰羽故作镇定地接过仆人递来的新勺子,笑眯眯地问了一句。

“没什么。”魔王从容地切着面包,“我们又打了一架,当然是我赢了。”

“哦。”灰羽点点头,“怎么打的?”

魔王面不改色,“我把他按在地上打得起都起不来。”

灰羽面色一变。魔王,把勇者按在地上?用魔法攻击的魔王,亲手把勇者按在了地上?

他突然想起来前几天的那个奇怪的想法。难道勇者真的长得像酒馆里的小姑娘一样好看?他暗暗脑补了一下,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 - -


灰羽渐渐地摸清了规律。梦里勇者提到的时间越来越近,但魔王做梦的时间间隔却越来越长。一开始是七天,然后是大半个月,接着是一个多月。

等到魔王第六次做梦的时候,距离上一次已经有小半年了。从第三次起,魔王就已经不再告诉他梦境的内容;可是每次魔王做了梦的时候,第二天的表现就会反常到人尽皆知。


今天的早餐是仆人端到魔王的房间里去的。灰羽进去的时候,永乐正皱着眉看着魔王给面包抹果酱。果酱已经厚到往下滴到餐巾上了,魔王还在继续用银刀子去挖了新的一坨果酱。

“陛下怎么回事?”永乐看到灰羽进来,马上就把他拉到了角落里。他近来经常外出,几乎没有见过魔王刚做完梦的时候的样子。

灰羽笑嘻嘻的,“没事,第二天就好了。”

“我是不知道陛下都梦了些什么。”永乐有些担心,“但是现在这样,要是勇者真的来了,我们会输得一败涂地的。”

灰羽愣了愣。时间已经过得很久了,他几乎已经忘记了,魔王的梦境是现实的预言这一回事。

他跑到房间里去问魔王。“那位勇者……”他刚开口,魔王就知道他要问什么似的,很疲倦地回答他,“明天。”

魔王整个人都埋在了被子里,被角只露出一点碧绿色的头发。“他说他明天将会来到我的城堡。”

“但是明天何时才能到来呢?”他的声音闷闷地从被子里传出来,“假如一觉醒来就是明天就好了。”


这个明天,一直到半年后都没有来。


魔王又开始大半夜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可是却不会再在露台砰砰地放火球。时间渐渐地过去,渐渐地没有人再提起这件事。魔王好像又回到了以前的样子,讲话得体又冷静,不会把一件事讲得翻来覆去。他的房间灯光不会再亮到凌晨,他的刀叉也不会在盘子上切割出一丝杂音。

可是灰羽有时候夜里从外面回来,还能看到在露台上站着的魔王被风吹起的斗篷衣角。

传说毕竟只是传说,没有真的实现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他是这样想的,可是魔王不这样想,他也无可奈何。


- - -


灰羽拿着登记簿去找魔王的时候,魔王正开了落地窗往露台走。灰羽跟过去递上了登记簿,魔王却没有接。

“不看了。”他说,“也没有什么好看的。反正都是些你动动手就能打败的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魔王的城堡前经常会冒出一些人类。他们或自称勇者,或自称骑士,一个个都放出豪言,声明自己要在这里取下魔王的头颅。一开始魔王还耐着性子一个个处理他们,可是越到后来,莫名其妙前来挑战的人越来越多,已经到魔王觉得无聊的地步了。

他厌倦了似的交给他的侍卫去处理那些“无趣的蝼蚁”。可是他又让灰羽把那些人的名字都记录下来,偶尔还自己站到露台上一言不发地看他们打架。


他回过头去望黑暗的夜空。“今夜没有月光。”魔王说,“大概是因为现在也只是月初。”

是似曾相识的对白。灰羽马上反应过来,他想说些什么,可是魔王已经接着说了下去。“距离我第一次做梦已经有两年了。”

“神说要有光,世间便有了光。”魔王自嘲似的笑了笑,“可是我呢,连一个预言都实现不了的。”

“或者这个预言,是不是实现得有点奇怪啊?”他仿佛是在问灰羽,又仿佛是在问自己,“明明梦里只有一个人,结果现在却来了这么多。”

“我有时候想,如果只是梦也好。我没有做过别的梦,别的梦也都这么真实的吗?每一次好像过了很多天,好像我真的能听到那些东西,看到那些东西,碰到那些东西。”

“可是就算是梦,他也没有来。”


“神把第七天作为休息的日子。他是不是忘记了,小蓝说他明天就要来到我的面前,他是不是忘记了要把最后一天的梦给我?”

魔王的声音有一点抖,可是他转过身来看着灰羽的时候,嘴角却带了一点笑。“我是不是没有和你说过他的名字?”他问。

“他叫小蓝。”魔王轻声说,“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没有尾巴,没有翅膀,没有犄角。却有很漂亮的……”

“蓝色的眼睛。”灰羽说。


魔王睁大了双眼。他的手还抓在露台的栏杆上,用力到有些发白了。”你见过他?”他发着抖问。

“我见过他。”灰羽说着,把登记簿翻到最后一页,把上面的名字给魔王看。“或者说他现在就在楼下。”

“你疯了。”魔王的声音几近低吼,“你竟敢不告诉我。”他的斗篷像夜风般扬起,转瞬间便消失在眼前。

灰羽被独自留在了露台上。他现在觉得很好笑,比每一次魔王问他好不好笑的时候都要好笑,以至于他笑出声来了。“是你根本没给我讲话的机会,陛下。”


- - -


那个人,长得并不像酒馆里的小姑娘。灰羽见到他的第一眼,便明白了他是谁。

来到城堡门前的所有人,脸上都带着期待什么开始的表情;只有他,脸上却是终于走到终点的沉静。


“我做了很长的梦,也走了很长的路。”那个人说,“我是要打败魔王的勇者,不打败他我是不会离开的。”

“嗯,祝你顺利。”灰羽把他的名字写到了登记簿上,“我们的魔王陛下,是不可战胜的。”


End.


评论(2)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