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复复方

weibo@复方复方

【边维】一维同学

/ 校园paro

/ CP 边境X一维

- - - - - -

一维同学

/ BY 复方余甘子


这个笨蛋。

边境往后靠到了椅背上。从这个角度看出去,正好能透过教室最后一排的窗户玻璃望到那栋教学楼的天台。

斜对角是那栋全校最高的教学楼,此刻有一个小小的人影慢慢地走到了顶楼的边沿。二年一班教室里的学生们也发现了这一点,他们突然哄闹起来,一边乱七八糟地啊啊叫着一边全都涌到了走廊上去,像是这样就能离现场更近看得更清楚一些似的,把手臂探出栏杆胡乱摇晃。

只有边境还无动于衷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他脑袋上扣着一个耳机,握着笔转着的右手下还压着一份做到一半的试卷,似乎对身边发生的一切喧闹都置若罔闻。

挤到了走廊上的学生们很快完全挡住了天台上那个小小的人影。边境微微皱着眉转过头来盯着试卷看了一会儿,左手摸到耳机线上按了暂停。

潮水一般的吵闹声穿过安静下来的耳机传入了他的耳朵。远近高低不同的笑声和叫喊不断传来,想必在楼下也已经围满了围观的学生。

他有些烦躁地捏着笔在草稿纸上戳下了一个又一个墨点。他有时候真搞不懂这个笨蛋到底整天都在想些什么。

窗外传来的喧闹突然安静了一瞬。他听到很微弱的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

“我是!”那个虽然距离很远但入耳依然熟悉的声音喊着,“二年二班的一维!!”

边境的笔在草稿纸上戳了一个洞。

不断的笑声和叫喊重新响了起来,其中还夹杂了几声响亮的口哨。

边境伸手去摸耳机的控制键。在鼓点强烈的音乐重新响起来之前,他只听到了一句缥缈的“小蓝前辈!”


- - -


边境的座位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一维往自己的教室走回去的时候,在隔壁教室的后门看到了面无表情地望着他的边境。

一维脸上还带着没有褪去的兴奋,嘴角忍不住一直要往上翘。他的脸颊红通通的,不知道是站到天台上声嘶力竭喊话憋的,还是回来一路上被同学们起哄闹出来的。

反正是看不出来一点害羞的样子。边境想。

他没什么表情地望着从教室后门路过的一维,仿佛一维只是贴在走廊墙上的一块瓷砖,刚好落进了他的视线范围而已。

一维却挑了挑眉,很有些得意地往门口凑了过来。“怎么样?”他问边境,“你也听到了吧?”

“听到了。”边境回答,“被破解了是吧。”

一维没什么所谓的样子,“又不是第一次了。”他的嘴角又忍不住地往上翘,“反正能看到小蓝前辈这么可爱的反应就值了。”

“又不是第一次看了。”边境说。

“但是再多看几次也不会腻啊。”一维伸手拍在了边境的桌子上,“我说啊,”他抬了抬下巴,洋洋得意地睥睨着坐着不动的边境,“不觉得这样勇敢的我超级帅气的吗?”

边境看了眼被一维按在手下的那几张被自己划得乱七八糟的草稿纸,“对你来说不是家常便饭吗?”他说,“你这么厚脸皮的人。”

“才不是厚脸皮呢。”一维哼了一声,“反正也没人不知道小蓝前辈是我的偶像。”他还想扯两句什么,上课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他也突然想起来了正事似的,闭了嘴伸手就把边境的耳机扒了下来。

“放学后记得过来啊,”一维的声音几乎要被铃声淹没了,“小蓝前辈说今天一定要把报告交上去了。”他没等边境给点什么反应,就很快地跑了出去,踩着铃声的尾巴进了自己的教室。


老师夹着讲义走了进来。这节是语文课啊。边境有些茫然地想着,跟着同学们一起起立问了好。

重新坐下的时候边境忍不住伸手捂了捂自己的耳朵。有点疼又有点烫,大概是因为耳机被扒下来的时候在耳朵上擦了一下。


一直到上了半节课之后边境发现自己桌上翻开着的还是上节课的英语课本的时候,他才突然想起在他耳朵上擦了一下的不是耳机,是一维扒着他的耳机的手。


- - -


虽然小蓝已经说了报告今天一定要交,但是边境真的想不出来能写点什么。或者说,他本来就对计算机社的活动没有多大的热情,对自己加入的人工智能小组更是一知半解,平日里都只是做些测试调试之类的工作浑水摸一下鱼。

真要说起来,连加入这个社团也不过是一个巧合,只是因为虽然说不上多喜欢但是也不至于讨厌,才这么在组里呆了快两年。

他和一维是不同的。边境走进社团活动室的时候,一维正忙着装订他那写了厚厚一沓的开题报告,听到开门声之后抬了抬头。

他先看了看边境空空的两手,再看到边境脸上的时候已经带了点得意的表情,“啪”地一下把那沓报告放到了桌上。

这欠揍的表情简直就跟两年前一模一样。


边境在入学日当天,为了躲避人流高峰而稍微晚到了一点,没想到却正巧撞上了最高峰,在报到处的队伍里耗了快一个小时。他在大太阳下被晒得精疲力尽头昏脑涨,晕乎乎地想着,像自己这样的大众款,就连稍微晚到一点的想法也能和这么多人不谋而合,真是非常合情合理了。

等到他好不容易搞完手续,满脑子只想着穿过挤满社团招新的摊子的校道逃回车站的时候,被一圈挤在一起的人挡住了去路。边境的个子很高,就算不是在新生里也是出挑的了,他有点郁闷地站在这圈人外面往里头看,越过层层叠叠的毛茸茸的脑袋看到了中心的事故现场。

一个个子比一般新生都要小一些的人正抱着桌上的一沓纸不肯松手。几个看上去像是社团工作人员的人很苦恼地对他说着些什么,一边试着想把那沓纸给抢回来,但他充耳不闻似的,逼得桌子后面的一个前辈脸都急红了。

边境觉得这人可能是个笨蛋。他自己不是喜欢出风头的人,只想默默无闻地过完自己平淡的一生,与此同时对于这种出尽风头还非常碍事的人实在没有什么好感。

他挤着人群的缝隙往前面挪了一点。围着看热闹的学生们大概以为这个高个子是来解决矛盾的高年级前辈,下意识地避让了一下,竟然让他很顺利地挤到了人群最前面去了。

这时他才看清楚桌子前面挂着的写着计算机社字样的牌子。那个抱着一沓纸不撒手的人近在眼前,看起来年纪出乎意料地小,简直像是一个初中生,嘴里却说着流氓一样的话。

“我说了这些报名表我都包了!”那个人喊着,“你们总不能一个人都不招吧?我真的很厉害的,你们一定要招我才行!”

旁边一个前辈已经满头大汗了,“我们也不能只招你一个人啊……社里这么多小组,一个人也不够分的啊?”

“你们还分小组的吗?”那个人愣了下,马上转过头去问那个桌子后面的男生,“……前辈,”边境没听清他叫了句什么,“你是哪个小组的啊?”


几个人又吵闹了一通,计算机社的人还是没能把报名表给夺回来。边境实在看不下去这场闹剧了,试图悄无声息地擦着人群的边沿,穿过事故中心走到校道另一边去。

眼看校门就在眼前了,那个人的声音又砸到了他的耳边。“就一个人怎么了,人工智能这么高深的东西,有几个高中生感兴趣啊?”

那个满头大汗的前辈抬手擦了擦汗,“这样以后的活动也不好开展啊……”

那个人扫了一下旁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群,快准狠地注意到了正试图逃离现场的边境的背影,大概是马上得出了这个人势必对眼前的一切毫无兴趣的结论,抱着那沓东西就冲过去拉住了他。

“这位同学,”他脸上挂着志在必得的得意表情,“你就作为普通高中生的代表,表达一下你对人工智能的看法吧?”

边境迎着围观群众突然聚焦过来的眼神,心中全是波澜。他心想的确如此,像他这样的大众款,对人工智能什么的确实是毫无了解也毫无兴趣的,作为代表真是再好不过了。

他低头看了看还抓着他手腕的人,和那人怀里抱着的一大沓报名表。最顶上的一张已经填好了,第一栏的格子里很张扬地写着“一维”两个字。

他伸手从里面抽了一张报名表出来,眼看着那个人脸上的表情从得意慢慢褪成了惊慌,他甚至还有闲暇注意到了那人左眼角下一颗鲜明的泪痣。


“其实我还挺感兴趣的。”边境沉了沉声音说。


- - -


完全是一时冲动,完全是向往平和生活的自己铸下的大错。事到如今,自己连这份练习用的开题报告都写不出来了。

边境盯着报告封面上已经写好的题目看了很久。那是抽签抽出来的题目,所以写不出来也是很正常的。

但是明明一维的题目也是抽签抽出来的。

一维说的没有错,边境对人工智能实在毫无见地,而他真的在这方面非常厉害。其实从他凭计算机的加分跳级考进这所高中就已经能看出来了,更别提现在就摆在桌上的这份装订好的报告,想必也是和往常的每一份小组作业一样完成得完美无缺。

边境转着笔往一维那边看了一眼。一维正在很认真翻看着自己的那份报告,没有留意他的眼神。虽然报告已经细致地装订好了,可是一维还是又检查了好几遍,似乎是连某些地方的措辞都又来回斟酌了几下。

看上去真的非常认真。


将入暮色的夕阳照进了活动室,在一维的侧脸上映出一小块橘色的光,照得他墨点般的一小滴泪痣愈加分明。

一维和他是不同的。即使他组装机械的速度也经常能得到小蓝的称赞,但边境其实明白这些如果交给一维来做,一定能完成得一样好。

甚至更加好。

只是因为一维更沉醉于把时间花费在编程上。他的思路非常快,写出的代码简洁又清晰,也很少出现缺陷,几乎不需要多少调试和修改就能完美地运行,甚至连其他小组的前辈也经常过来向他请教。

虽然一维向他提起自己在初中时被称为“天才”的样子也非常欠揍,但边境其实觉得这个称呼与他非常相称。

他是生来就该站在光环中央,让万众为之瞩目的人。他的吵闹和傲气,在他的才能的光芒之下,就只像太阳的黑子一般让人甘于忍受。

只是这时候的他,实在是过于耀眼,而又显得过于遥远了。


- - -


“一维?”边境叫了他一声,在安静得只剩纸页翻动声的活动室里分外清晰。

一维吓了一跳似的抖了一下。“什么?”他皱着眉看了边境一眼。

边境用连笔盖都还没拔下来的笔指了指面前的报告标题,白纸上黑字写着,《关于实用型智能机器人的研究与设计》。

“要我给你点灵感么?”一维勾了勾嘴角,“求我啊。”

“求你了。”边境从善如流,“教教我吧。”

一维很满意地点点头。“如果是你,”边境就问他,“会想要个什么样子的机器人?”

“小蓝前辈那样的吧。”一维不假思索地回答。说完他又犹豫了一下,“不过机器人是不可能像小蓝前辈一样完美的。”他陷入了思考,“世界上也不可能有两个这么完美的人……”

他纠结了一会儿,突然对边境说,“或许一个像你这样的也不错。”

“什么?”边境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点想笑,“我这样的……没什么特长也没什么特点,就算是机器人也很无聊吧。”

一维有些恶劣地笑了笑,“能被我奴役就挺有趣的。”

“又或者是……一样的外形,但却是不一样的性格。”一维收起了笑,好像真的认真思考了起来,眼睛亮亮地望着边境,“比如说变成了特别喜欢人多的地方的、特别喜欢出风头惹事的性格,表里不一的感觉就很有趣了。”

特别喜欢出风头的自己,即使是边境自己也觉得难以想象。“这样听起来像是个会在校道中间抢劫招新报名表的人。”

一维瞪了他一眼,“还像是会爬上天台当众表露心迹的人呢。”他嘟囔了一句,“不过你要是真的站天台上去,还真是难以想象会说出点什么来啊。”

“当然了。”边境说。

不像你的情绪总是明白易懂。

“我又不像你这么厚脸皮。”

也没有像你这样的勇气和自信。


他自己当然明白自己永远也不会有能走上顶楼,面对乌泱一片人潮与欢呼哄闹的时候。

但是现在这里,没有人潮,也没有欢呼与哄闹。


- - -


一维又低下头去翻他的报告的时候,听到了边境的声音。和平常一样的音调,和平常一样的大小,像是在念一份别人已经写好的稿子。

“我是二年一班的边境。”他说。一维抬起头来看他,眼里带着点讶异和兴味。

“自从加入了计算机社,”他说,“我每天都非常开心。”

“你别抄我的台词啊。”一维啧了一下。

边境没听见似的,“我今天,要对我的社团同学说一句话。”他盯着一维的眼睛,“二年二班的一维同学。”

“我很喜欢。”

“……编程。”一维接了一句。话音落下的时候他愣了愣,他以为他猜到了边境的台词,没想到活动室里却只响起了他自己的声音。

他愣了好一会儿,才呆呆地问了句,“什么?”

边境很平稳地重复了一遍,“二年二班的……一维同学。”


二年二班的一维同学腾地站了起来,带得椅子很响地一下倒到了地上。橘色的斜阳照在活动室的地板上,光束里猛地扬起了一片纷纷扬扬的细尘,再未平息。


End.


评论(2)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