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复复方

weibo@复方复方

【双黑】事不过三(上)

/ 原作设定 / 黑时设定

/ CP 太宰治X中原中也

:未成年黑手党的酗酒夜晚。

:我的脑子里已经建起了高速公路,甚至想要开车——但是今天还是先加加油吧 =。=

- - - - - -

事不过三

/ BY 复方余甘子


听到门锁“咔哒”的声响时,中原中也手里的海马刀正把软木塞子起到一半。

是今天刚刚到手的红酒。并不是特别名贵的品种,所以中原中也也没有打算把它留到更特别的时候再享用。

不是特别名贵,但是值得一尝。他想起酒窖老板介绍这瓶酒时说的话。

或许的确如此。

中原中也没有理会被悄然推开的门扇,兀自专心地将海马刀的第二个卡位卡在瓶口,慢慢地把软木塞子拔了出来。

高瘦的人影踏进玄关时,已经闻到了溢出瓶口的酒香。

“中也值得夸赞的就只有挑酒的品味了。”年轻的黑手党干部一边走进客厅,一边脱下了还带着室外寒气的大衣。

中原中也放下手里的海马刀。金属制的开瓶器磕在玻璃台子上,发出了不大不小的声响。

“什么时候又配了我家的钥匙。”中原中也已经懒得与他置气,“堂堂的黑手党干部,净干些偷鸡摸狗的事。”

“反正我都拿得到,中也就不要整天换锁了。”太宰治把大衣搭在沙发上,又开始解自己的西装扣子。

“多浪费钱。”他说着,把外套也搭在了沙发上,很是自觉地拐到厨房,到橱柜里给自己摸了一个酒杯出来。


“来干什么?”中原中也问。

“来喝酒。”太宰治说。他挽起的衬衫袖口下露出一截绷带,手腕的部分隐隐透出些刺眼的颜色。

中原中也挑着眉看他分外自然地往杯子里倒酒。18℃红酒的颜色就像血,与眼前这冷血无情的家伙身上流着的东西倒是一模一样。

“怎么不去Lupin?”中原中也知道自己喝醉之后的德性,所以很少在酒吧喝酒。而太宰治不同,那人喜欢一边喝酒一边说话,总喜欢泡在热闹的地方。

“Lupin今天休业。”太宰治自顾自地说着,“也不提前说一声,亏我还是老主顾呢。”

“总是赊账的老主顾。”中原中也嗤笑,抬手饮了一口酒。

房子里很温暖。中原中也的衬衫开着一粒扣,没有戴手套。手指触在光洁的玻璃酒杯上,有些轻微的凉意。

“可是没人说话可不行。”太宰治的嘴一刻没得闲,“所以就来找中也了。”

他举起酒杯,对着客厅的灯光看。剔透的红色液体在杯子里轻轻摇晃,像一小片的浓烈海浪。

“别老换锁,中也。”太宰治又说,“省点钱买酒多好。”

然而中原中也又不差钱。中原中也的酒柜是用钱搭起来的,他在这个方面从来不吝啬。

中原中也没怎么说话。他靠在另一侧的沙发扶手上,一边由着太宰治胡说八道,一边一口一口地喝酒。


“糟透了。”半晌后太宰治叹息出声,“中也好无聊,都不理我。”

“去死吧青鲭。”中原中也闷声说。

中原中也橘色发丝掩盖下的两颊已经染上了红酒的颜色。中原中也嗜酒,酒量却意外的不好,可却又乐此不疲。

太宰治看了看矮几上的酒瓶,酒液已然去了大半。他眨了眨眼睛,有些兴味地又看了中原中也一眼。

“中也啊,”太宰治拿起酒瓶给中原中也倒酒。“光喝酒太无聊了。我们来玩游戏怎么样?”

“玩啊。”中原中也抬头,“玩什么?”

“玩剪刀石头布吧。”太宰治笑。

“什么破游戏。”中原中也皱眉,“你是小孩子吗?”

他好像忘记了,其实两人都才满十八岁不久。只是在暗不见底的黑手党里,时间似乎填满了腥风血雨,被拉长得不成样子。

“赢的人问输的人一个问题,怎么样?”太宰治好像没有听见他的反驳。

“幼稚死了。”中原中也很不满,“还不如输的人被赢的人打一拳。”

“好啊。”太宰治从善如流,“那我赢了的话就问你一个问题,中也赢了的话就打我一拳,怎么样?”

中原中也歪着头想了想,觉得好像可以接受。

“太宰,你今晚可能要死在这里。”他哼笑出声,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脸上的红晕直线拉低了恐吓的说服力。


“中也输了。”中原中也出了布,而太宰治出了剪刀。中原中也“啧”了一声,颇为认赌服输地扬了扬下巴,“要问什么?”

“为什么老是换锁?”太宰治问,“搞得我老是要偷中也的钥匙,真的很麻烦。”

这槽简直不知要从何吐起,中原中也气得仰头喝了一大口酒。“你要不偷我钥匙我他妈用得着整天换锁?”他把酒杯重重地放回台子上,玻璃相撞的声音几乎让太宰治以为下一秒就会溅了满客厅玻璃碎片。

不知道太宰治哪里不正常,明明升任干部之后有了自己的办公室,还是位于黑手党据点高层最豪华的那种,却整天有事没事跑下来找自己麻烦。

年轻的黑手党干部顶着一双桃花眼,没什么表情地穿过走廊,推开暗杀组的房门径直走进来,也不管身后目光闪烁的年轻姑娘们心跳得要震碎据点窗户上的玻璃。

“现在的女孩子是不是都有点毛病?”中原中也抽出自己的短刀,“同病相怜,所以特别喜欢那种脑子有毛病的人?”

“可能吧。”太宰治点头,“这么说来喜欢中也的都是特别娇小的姑娘吧?”

中原中也的短刀已经到了太宰治的颊边,在他刚拆掉纱布的脸上又划了道口子。


“原来干部都这么闲?”中原中也眯着眼睛看他,“我以前都不知道这一点。”

“不闲啊。”太宰治一边回答,一边感受到还贴在自己脸上的刀刃的寒气。

他突然抬手向中原中也腹部击出一拳,意料之内地被对方闪过,动作间自己还被短刀割下了一小缕头发。

中原中也紧踏两步,越到太宰治身后,反身一脚把太宰治踹到了墙角。

“过分。”太宰治咳了两下,扶着墙站起来,一脸无辜地抱怨脾气暴躁的搭档。鲜红的血液从被划破的脸颊上流出来,他估摸着晚上回去又要贴上一块纱布了。

太宰治伸手在口袋里掏了几下,掏出一张对折着的黑色硬纸,打开给中原中也看。

“有任务。我来找你出任务的。”他说完,眼看着对方的气势瞬间软了下来,脸色也变得有点尴尬。

“所以呢,”太宰治摊开另一只手,看着那双漂亮蓝色眼睛里的歉意一闪而逝,熊熊怒火转眼烧起。

太宰治恶劣地抛了抛手里的钥匙,那是刚才近战时他从中原中也身上摸来的。“中也的钥匙就借我了。”


- - -


“以前中也还和我住在一起呢,”太宰治摇摇头,“干嘛这么讨厌我?”

“虽然我也很讨厌中也就是了。”他补充道。

中原中也睨眼看他。“这是另一个问题了。”中原中也说。

太宰治耸耸肩。“那再来。”

果不其然,第一轮出布,第二轮又出了布。中原中也的套路真是万年不变。

“中也又输了。”太宰治得意洋洋,拿起酒瓶满上了酒杯,伸长手递到中原中也跟前。“所以中也干嘛这么讨厌我?”

为什么讨厌太宰治?中原中也望着递到自己眼前的酒杯,黑发的搭档的身影在酒液后有些扭曲,染着与他格格不入的鲜艳颜色。


他第一眼见到太宰治就觉得讨厌。伤痕累累,又弱不禁风。缠满身体的绷带下总是没什么表情,偶尔露出些恶劣的狡诈样子,或者挂着一视同仁的恶心笑意。

中原中也喜欢直接明了,不喜欢自己看不透的东西。而太宰治正浑浊得犹如污水积潭,满池泥泞居心叵测,还总想着把别人也拖下去。

他有时候会觉得只有流血的时候太宰治才像个活人。利刃划出伤口,伤口溢出鲜血。他也是能流血的。中原中也不自觉地想,他像我一样能流血,也像我一样会觉得伤口疼痛。

他心想太宰治是不是也是这样想的,是不是也是在流血的时候才会觉得自己是个活人,在将要窒息的时候才能确认自己一直在呼吸。

彼时他们才十四岁,在尾崎红叶和森鸥外的决定下成为搭档,磨合训练期,每天被尾崎红叶的金色夜叉追得满训练室跑。

尾崎红叶平时对中原中也分外溺爱,动起手来却一点都不心软。森欧外自不用说,他每天看着太宰治寻死觅活个八百次也不带眨眼的,乐得见他被追得没空自杀。

两个小小少年每天在金色夜叉的阴影下疲于奔命,夜晚回到共同的宿舍,各自躲在角落舔舐伤口。

太宰治经验丰富,总是很快就能把自己裹得整整齐齐。他处理好伤口,换好衣服,爬回自己床上去的时候,中原中也还在手忙脚乱地给伤口消毒。

他抱着被子看那个橘色头发的男孩子。酒精沾到伤口显然很疼,他的蓝色眼睛润得发亮,不动声色地抿着嘴角,时不时忍不住了发出轻微的吸气声。

他抓起了一卷绷带,小心翼翼地想缠住自己小臂上的伤口,但却怎么都不得法,缠了第二圈,第一圈又松开了。

他有些懊恼地皱着眉。

他怎么这么多表情。太宰治想。惊讶的时候会大睁双眼,生气的时候会破口大骂。总是意气风发的样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多精力。

尾崎红叶对后辈还是有所克制,特别是对中原中也,下意识地手软。可是中原中也身上的伤口比太宰治身上还要多,大部分都是他自己莽撞冲锋撞到夜叉的刀下得来的。

整天活蹦乱跳的,蠢得让人讨厌。太宰治想。


中原中也警惕地抬头,看着从床上爬了下来的太宰治站在自己身前。黑发的少年眼里没什么情绪,蹲下来拿过了中原中也手里的绷带。

“我帮你吧。”中原中也听见他说。

中原中也觉得对自己的搭档有点改观了。他想起尾崎红叶今天训练结束的时候说的,两个人仿佛在场上单打独斗,这么搭档有什么意义呢?

以后或许应该试试依靠对方。中原中也的这个念头一直持续到下一秒太宰治把大半瓶酒精都打翻到他小腿的伤口上为止。

什么都是一样猝不及防。后来太宰治在十六岁的时候成为了黑手党干部候选人,两人鸡犬不宁的宿舍生活也戛然而止。


“中也?”太宰治还在等着他的回答。中原中也接住他递来的酒杯,仰首喝下一口。

他觉得自己要醉了。

“混蛋太宰。”中原中也说。“就和你讨厌我的理由一样。”


- - 


to be continue.


评论(3)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