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复复方

weibo@复方复方

【双黑】花粉过敏

/ 原作背景 / 少年双黑

/ CP 太宰治X中原中也

:小裙子注意

- - - - - -

花粉过敏

/ BY 复方余甘子


“电梯好慢呀。”远山枝子忍不住出声抱怨。远山藤笑着握了握新婚妻子的手,“毕竟今天是休息日嘛。”

两人此时正在横滨市内最大的商场一楼,等待着久久未至的电梯。假日的人们挤满了商场,放眼望去,既有悠闲携手逛着的一家三口,也有成群结队笑闹着的女高中生,加上各个店面里传出的音乐声和广播声,实在是热闹非凡。

“叮咚”声响起,等候许久的电梯终于降到了一楼。人们从像被戳破的面粉袋似的电梯里倾泻而出,远山藤连忙拉着枝子让到路旁,避开汹涌的人潮。

“你看,”枝子突然拉了拉远山藤紧握着她的手,“那两个小孩子,好可爱啊。”远山藤顺着妻子的目光望去,很快也注意到了夹杂在人群中走出电梯的那两个人。

走在左侧的是一个穿着整洁衬衫和背带西裤的少年,约莫十三四岁的样子,头上戴着的小礼帽下露出一截橘色的发尾。他踩着小皮鞋的脚步很快,好像迫不及待想要快点离开人满为患的商场大厅似的。他的身侧跟着一个差不多高的女孩子,似乎不太跟得上他的脚步,伸手抓着少年的右手,小步小步地快步走着,身上层层叠叠的荷叶边裙摆随着她的走动轻轻晃动。

“是兄妹吗?”远山藤说,语气因为两人不同的发色而有些迟疑,“不过确实很可爱呢。”他笑着说道。

“是吧?”枝子挽着他的手,一边走进电梯一边说着,“要是以后我们的小孩也能这么可爱就好啦。”

“当然啦,”远山藤的话里带着笑意,“毕竟枝子这么可爱。”


在不远处把两人的对话完完整整收入耳中的中原中也皱了皱眉,对于被夸可爱一事感到十分烦躁。“你就不能走快点?”他头也不回地问一直落后他半步的人。“已经很快了。”回答他的声音透着些怯懦,“哥哥就不能等等我吗?”中原中也嘴角抽了抽,“你能不能别用这种语气说话?”

“不能。”未到变声期的少年声线听起来确实有些雌雄莫辨。太宰治用空着的右手挽了挽裙摆,“女孩子大步走的话很不淑女吧?”

中原中也觉得头疼极了。“再迟些晚上会赶不及的。”他挣开被太宰治抓着的手,小心地两手护住一直提着的蛋糕盒,顺着人群往商场出口走去。

“那也不能怪我,”太宰治跟在他后面,“谁知道那个蛋糕店这么多人啊。”

“等等我嘛哥哥。”他撒娇般提高了些音调,引来不少周围人们的注意。中原中也在众人谴责的目光中不情不愿地停在门口,等着太宰治追上他。

太宰治笑嘻嘻地走过来,凑近他压低了声音嘲笑,“你的人设要崩了,中也。”

中原中也愤愤地瞪了太宰治一眼,只觉得塞进眼底的蕾丝和花边简直晃花了自己的眼。他拧过头走出商场,站在门口的广场上就狠狠打了个喷嚏。


- - -


时间回到昨天晚上。

结束了一天的练习,尾崎红叶例行点评完两人今天的表现,正想放他们回去,突然有人敲了敲训练室的门。没等尾崎红叶开口说“进来”,门就已经被推开了,森鸥外笑容满面地探出个头来。

“明天是爱丽丝酱的生日。”森鸥外笑嘻嘻地给他们一人塞了一张请柬,“晚上的生日会要来哦。”

“生日会?”尾崎红叶挑眉,“小范围的?”

“大范围的。”森鸥外脸上的笑止都止不住,“毕竟是爱丽丝酱的生日呢。”

“哦。”尾崎红叶翻看了下手里的请柬,“那上次说的那个,刚好明天可以试试。”

“正有此意。”森鸥外意味深长地扫了眼站在旁边捏着请柬看的两个少年,掏出几张折好的纸签递给尾崎红叶。“我已经准备好了。”

“……没让你准备这个吧。”尾崎红叶看了眼森鸥外显然没存好心的样子,还是接了过来。“感觉是些恶趣味的东西啊。”

“没有没有。”森鸥外连连摆手,莫名其妙地冲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说了句“祝你们好运”,就自顾自地出了训练室走了。


“红叶大姐,”中原中也举手提问,“爱丽丝怎么会有生日啊?”明明就只是森鸥外的异能力而已吧。

“恋童癖的想法我可不知道。”尾崎红叶把请柬收起来,“虽然明天是周末,但是你们两个,还是按平时的时候过来吧。”


- - - 


时间来到今天早上。

中原中也一进训练室就被抱了个满怀,他条件反射地想伸手抓住对方的手腕,还没碰到就听到了声脆生生的“中原君”。

啊。中原中也看了看怀里紧抱着自己的人,原来是爱丽丝。金发的可爱小女孩朝他露出个甜甜的笑,又冲随后进来的太宰治叫了声“太宰君”。

虽然现在的外貌看上去比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小上许多,但爱丽丝并没有对他们用敬语——毕竟太宰治第一次见到爱丽丝的时候还是可以叫她姐姐的年纪。

太宰治也有些惊讶的样子。“爱丽丝,你怎么在这里?”

“来送东西呀。”爱丽丝松开中原中也,蹦蹦跳跳地跑回森鸥外身边去了。“我不想来的,”森鸥外摊手,“是爱丽丝酱说想亲自送过来。”

尾崎红叶很无奈似的揉着眼角,伸手招呼两人过去。她手里捏着几根纸签,正是昨天森鸥外递给她的那些。“各抽一张。”她简明扼要。

中原中也有些不祥的预感,而他的直觉一向很准。他迟疑着伸手抽了一张,得到尾崎红叶的许可后马上拆开来看。

纸签里简单写着几行字,“温柔沉稳的少年,成绩优异,喜欢诗歌。”

“什么来的。”中原中也皱着眉抬头,看见旁边也开了纸签来看的太宰治脸色非常凝重。他想凑过去看一眼,太宰治已经面无表情地把手里的内容念了出来,“软弱可爱的少女,体弱多病,喜欢甜食。”他抖了抖手里还留着折痕的纸条,“什么意思?”

太宰治没有问尾崎红叶,而是望着站在一旁的森鸥外。黑发的男人弯起嘴角看向自己的学生,“是试题哟。”

“出任务时可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情况,”尾崎红叶解释,“随时随地以需要的角色融入当前的场景是很重要的技能,所以……”她顿了顿,有些无可奈何,“虽然我真是没想到你会把需要异装的角色放进去。”

“不是挺好的吗,”始作俑者毫不心虚,“反正这个年纪打扮成女孩子也不是很困难吧。加上爱丽丝酱可是期待了很久呢。”

“变态恋童癖。”尾崎红叶毫不留情地说。

“红叶桑……”森鸥外委屈得很,“太宰君已经十四岁了,已经超过我的目标范围了。”他又补充了一句,“何况还是男孩子。”


森鸥外的语气在太宰治换装完毕之后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哦哦哦,”他来回摸着下巴上下打量着眼前穿上了洋裙的黑发少年,“意料之外的还不错呢。”

“是吧是吧是吧?”爱丽丝得意洋洋,“毕竟是我挑的衣服呢。”

太宰治难得露出这样困扰的表情。他的长相本来就好,年纪又还小,穿上女装也不显得违和。身上的绷带被拆掉了一半,长袖的洋裙和白色棉袜遮住了身上的伤痕,只在脸上还贴着块纱布,和体弱多病的设定倒是很符合了。中原中也的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蹲在训练室里冥思苦想“温柔沉稳”该是个什么样子,抬头就看到平日里动起手来恨不得把对方打得头破血流的搭档穿了一身女孩子的衣服站在面前。

中原中也情不自禁打了个冷颤。看到中原中也这个反应,太宰治心下突然觉得有点意思了。


“今天晚上的生日会,你们就以现在的样子出席。”尾崎红叶看着粉粉嫩嫩的太宰治和瑟瑟发抖的中原中也,显得有点心情复杂,“任务很简单,就是按照人物设定行动,我和森先生会时刻观察你们。”

“作为练习,”森鸥外笑眯眯地接过话,“今天出门为爱丽丝酱取生日蛋糕的任务就拜托了。”


- - -


“中也,别走这么快。”太宰治叫了声已经快要走出据点门口的中原中也,“你又不知道在哪里。”

他有些别扭地按着轻飘飘的裙子往前走,边走边看森鸥外交给他的蛋糕店会员卡上面的地址。中原中也倒是停在门口等他了,但是眼神看起来显然很有些焦虑。

“你……”中原中也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你还真愿意穿啊。”

太宰治无所谓地摆摆手,“也算是个难得的体验。”事实是中原中也不安的样子给他带来的乐趣可比身上繁琐的花边带来的别扭感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是感觉下面有点凉。”太宰治坦诚地说。

现在还是初春,微凉的春风带着花香吹入裙底确实是个难得的体验。

中原中也脸都红了,也不知道是憋的还是气的。太宰治火上浇油,问他,“到街上你要怎么叫我?还叫我太宰可不行吧?”

中原中也愣了愣,好像确实不太行。“那你叫我妹妹怎么样?”太宰治主动提议,“我就叫中也哥哥好了。这样也比较方便。”

“哈?”中原中也接受不能,虽然他确实要比太宰治大上几个月,但是要他叫这个人妹妹可真是难以忍受。

可那边太宰治已经乐在其中地叫上了,“中也……哥哥?”太宰治侧了侧头,柔软的黑发微微垂落,眼里闪着恶劣的光,“怎么看都是我比较吃亏啊。”他装模作样地叹气。

而中原中也已经拧过头走出了据点。迎面吹来一阵风,带着些街道上刚开的樱花香气,中原中也脑子里突然闪过太宰治刚刚说的那句“就是感觉下面有点凉”,站在门口就狠狠打了个喷嚏。


前往蛋糕店的路上中原中也一直打了无数个喷嚏。太宰治一边体贴地不停给他递纸巾,一边放轻了声音不停问他还好不好,中原中也简直想把纸巾全都塞进太宰治的嘴巴里去。

太宰治看了看路上也有不少戴着口罩的行人,“是不是花粉过敏?”他问中原中也,“现在好像已经是杉树开花的时候了呢。中也……哥哥。”话音刚落中原中也又打了个喷嚏。

“你能不能不要讲话。”中原中也捂着鼻子,讲起话来都有点瓮声瓮气。

“中也,”太宰治突然冷了脸,“领了任务的人可不止我一个吧?你就这么敷衍没关系吗?”

中原中也被这番批评批得一愣一愣的,“什么?”

“中也的纸签上写的什么?温柔沉稳吧?”太宰治眯着眼睛看他,“中也现在身上有一点温柔的样子吗?”

“干什么,突然这么认真……”中原中也有点始料不及。

“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中也还真是够理直气壮的。”太宰治讲话已经完全用回了平日的声线,身上哪里还有一点女孩子的样子。他微微仰着头看中原中也,嘴角带着点嘲讽的笑,中原中也的火气登时就冒上来了。

他捏了捏手里的纸巾。“说得也是呢。”中原中也努力平复了下情绪,朝太宰治扬了扬嘴角。

“走吧,妹妹。”


- - -


“蛋糕上要写什么呢?”店员问。

中原中也想了想。“爱丽丝生日快乐。”他说。

“真是可爱的名字。”店员一边笑着在本子上记下来,一边说,“和本人一样可爱呢。”

中原中也不明所以,“什么?”

“嗯?”店员意识到自己搞错了,“不好意思,我以为是送给那位小姐的蛋糕呢。”她指了指正在店里无所事事地挨着一个一个糕点看过去的太宰治,“毕竟您刚才说是送给妹妹的来着……”店员露出点抱歉的样子,“请稍等,裱完字就可以了,很快的。”

中原中也点点头,看着店员把纸条递进了蛋糕房里。“哥哥,”太宰治在身后很自然地叫了他一声,“给我也买个蛋糕吧?”

“……”中原中也转头看那个没事找事的人,太宰治的手指按在玻璃上,指着一块蛋糕,“想吃这个。”他说着,脸上却没什么渴望的表情,估计只是随手挑的一块而已。

中原中也想起他的人设里还有喜欢甜食这一条。这演技也未免太烂了。中原中也腹诽着,打算也顺从自己的人设温柔体贴地给太宰治买下来。

这时店员已经提着包装好的蛋糕出来了。“久等了。”店员连连道歉,“今天店里人太多了,真是不好意思。”

“没关系。”中原中也接过蛋糕,刚想说那边的蛋糕也给我包一块,太宰治突然凑过来问了句,“已经好了么?”

太宰治的气息从中原中也脸边擦过,他实实在在地愣了愣。“那就走吧,哥哥。”太宰治好像已经把刚才的蛋糕忘得一干二净,十分自然地拉起中原中也的手就往外走,幸灾乐祸地感觉到被握着手的人又打了个冷颤。

也太像女孩子了吧。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的侧脸,差点又想打出一个喷嚏。


- - - 


一直到两人到了生日会的现场,中原中也还在不停地打喷嚏。森鸥外说的没错,确实是“大范围”的生日会,大厅里走动着许多两人从未见过的人。他们悄悄游离在宴会边沿,反正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今晚的主角身上,也没有什么余力来注意到他们。

中原中也的喷嚏打得根本没法吃饭,太宰治自己端了个小盘子钻进人群里觅食。正处青春期的少年见肉吃肉,不见肉到处找肉,完全把喜爱甜食之类的设定抛到了九霄云外。太宰治填满自己手上的小盘子,心满意足地一回头就撞上了一个人。

广津柳浪发现自己撞上了个小姑娘,一边道歉一边想看看有没有撞到哪里,仔细一看发现这个小姑娘竟然是之前整天跟在森鸥外身边的太宰治,惊得手一抖就把酒杯里的半杯酒都抖到了太宰治身上。

太宰治有些无语凝噎。“太宰君……”广津柳浪的声音都发着抖,“你原来是个女孩子?”他恍然大悟似的点点头,“也是,毕竟是森鸥外的学生……我怎么就没想到……”

“广津先生,”太宰治觉得自己的头也痛起来了,“我不是女孩子。”他低头看了看被红酒染得不成样子的洋裙,一把抓过旁边笑到喘不过气的中原中也塞到广津柳浪面前,悄悄逃出了宴会厅。


再回来时太宰治已经换回了平常的衬衫和小西装。中原中也早已打发走一惊一乍的广津柳浪,一个人在角落有一搭没一搭地吃着蛋糕。

“今天买的蛋糕还挺好吃。”他看了看终于正常起来的太宰治,觉得心口一阵舒畅。

“是吗。”太宰治兴致缺缺,到旁边摸了杯柠檬水过来喝。“酸不溜秋的,味道跟洗洁精似的。”他喝了两口,突然想起什么来,“中也,你不打喷嚏了?”

“对哦。”中原中也后知后觉,“可能是因为在室内吧。”

“可你今天在商场也打个不停。”太宰治表示怀疑。

“那我怎么知道。本来我之前也没有花粉症。”中原中也低头认真吃蛋糕。一直到蛋糕吃完,中原中也才闷闷地叫了他一声。“太宰。”

“嗯?”太宰治有些犯困,趴在桌上心里想着宴会怎么还没有结束。

“以后别穿什么女装了吧。”他听见中原中也说。

太宰治觉得中原中也可能误解了什么,他自己并没有女装癖好的。但他看着中原中也吃瘪的样子又不想解释。“怎么?”他失笑,“不好看?”

“也不是。”中原中也摸了摸鼻子,那里因为打了一天的喷嚏还有点发红。他好像有些犹豫的样子,半晌才接着说,“不过现在这样就挺好的。”

太宰治没说话,伸手把柠檬水又摸过来喝。他觉得有点莫名其妙,这柠檬水怎么有点甜味了,刚才喝的时候都没觉得。


End.


- - - - - -


:送给 @荼蘼末央 的点文。


评论(4)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