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复复方

weibo@复方复方

【绿蓝】魔王RPG

 / 魔王篇AU

 / CP 小绿X小蓝

- - - - - -

魔王RPG

/ BY 复方余甘子


勇者小蓝站在大太阳底下,花了五分钟也没有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眼前空空荡荡的路面往前延伸到远处的森林中去,大路两边尽是杂草,连棵能遮挡阳光的树木都没有。勇者小蓝呆愣愣地站在路中间,犹犹豫豫地伸手摸着腰侧的剑柄,不知道该怎么办。

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也完全不知道这条路通往何方。既然如此,不如先往回走好了。这么想着,勇者小蓝转身就开始往后面走。

还没走两步,他突然觉得脚下一阵异样。低下头看过去的时候,他十分震惊地发现原本应当空无一物的路面上出现了一个黏黏糊糊的团状物,而这个正被他踩在脚下团状物还在不断挣扎着蠕动。他还没有来得及想清楚,他的手就已经下意识地把宝剑从鞘中拔出,冲着这个团状物戳了过去。

随着黏黏糊糊的“噗啾”一声,团状物发出咿咿呀呀的惨叫,融化一般消失了。随即一排黄色闪光的大箭头出现在团状物原来的地方,一直穿过勇者小蓝脚下,指往了他的身后。

勇者小蓝回过头,发现黄色箭头一直沿着路面指向了森林之中。


- - - 


路边的树木渐渐多起来,而路面也渐渐和草木混杂在一起,变得难以区分了。勇者小蓝踩着厚厚的枯枝落叶,在森林的入口遇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坐在落叶堆上,靠着一棵大树,歪着头好像昏迷不醒。斑驳的阳光从枝叶间影影绰绰地落在他的身上,他的碎发垂下来遮住了脸颊,勇者小蓝看不清他的样子。

勇者小蓝远远地站着,仔细打量着那个人,确信他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村民,身上也没有什么可见的武器,才谨慎地走了过去。

是晕倒了呢,还是已经……?勇者小蓝蹲下来,犹豫了一会儿,又往前凑过去了一点。森林里好安静,只有些鸟鸣深浅不一地从林间传出来。勇者小蓝凑得很近,那个人发出着平稳的呼吸声,气息几乎要擦过小蓝的耳朵。

只是睡着了啊。勇者小蓝松了一口气。他伸手轻轻拍了拍那人的手臂,那人的眼皮动了动,似乎是在梦境边沿挣扎着,微微皱起了眉头。

片刻后他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带着刚刚睡醒的水汽,有些茫然地望过来,碎屑般落下的阳光在他眼里泛起一片潋滟,勇者小蓝仿佛是在一潭碧绿的湖水中望见了自己的倒影。

“小蓝?”他几不可闻地轻声说。

“什么?”小蓝没听清。

那个人眨了眨眼睛,未清醒的睡意也随之眨去。“你是谁?”他问。

小蓝愣了愣,“我是勇者小蓝。”

“你要穿过森林去做什么?”

“我……”一个回答凭空出现在勇者小蓝脑海之中,他有些困惑地停了下来。

那个人倚着树干,微微仰着头看着半蹲在地上的勇者小蓝。“你要去做什么?”他又问了一遍。

“我要去杀死魔王。”勇者小蓝一脸困惑,“可是魔王是谁,我又为什么要杀死他呢?”

“魔王是破坏了世界的规则的人。”那个人轻声说,“他杀死了许多人,破坏了许多美满的家庭。而你是被选中的勇者,你要杀死魔王,找回世界的规则。”

“而我,我是被魔王杀死了全部家人的人。我想要复仇,我想要帮助勇者杀死魔王。”那个人轻笑着,语气里听不出一丝悲伤和苦痛,“我是你的同伴,小蓝。”

他向小蓝伸出手来,纤直又光洁的手指仿佛正递出一份邀约,径直送到了勇者小蓝的眼前。


勇者小蓝没有回握他的手。“你看起来并不伤心。”他坦诚地说出了他的想法。

“没什么好伤心的。”那个人轻声笑,“不过是个设定罢了。我又不是主角,我不需要有感情。”

“而你才是这个故事的主角。”他没有收回手,“叫我小绿吧,勇者。”


- - - 


勇者小蓝的同伴小绿,是个武力值低到爆炸,生存能力却高到爆炸的人。不管是在哪里能找到治疗药草这样的小事,还是今天中午午饭要吃什么这样的大事,小绿都能马上给出答案。

小绿好像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事。只要有他在身边,自己一定能找到魔王并打败他,小蓝对这一点深信不疑。

“小绿实在是太厉害了。”他明明是打心底里这么想的,可是每次他这么说的时候,小绿也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一句“不过是个设定罢了,没什么了不起的。”


然而只有一件事,小绿从来不会帮他做决定。


“……你觉得呢,小绿?”勇者小蓝问。

“都叫你不要问我了。不过是要选哪条岔路这样的小事,自己决定就好了吧。”

“可是今天的不是普通的岔路啊!”

“岔路就是岔路,”小绿坐在路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拔着草叶,“还有什么特别的岔路吗。”

“这前面的路口可是分了十个岔路啊小绿!”勇者小蓝捂住心口,“太难了,我前几天的伤口好像要复发了,我要在这里倒下了。”

平日里他一受伤就分外着急的小绿此刻分外平静,“那你闭着眼睛选一个吧。”

勇者小蓝躺在地上装死,“小绿闭着眼睛帮我选一个吧。”

“不要。”

勇者小蓝眉头紧皱,“万一选错了怎么办?那不就找不到魔王了吗?那不就不能帮小绿复仇了吗?”

“不会的。”小绿把勇者小蓝从地上提起来,“不管你选哪条,最后都能找到魔王的。”

“真的?”勇者小蓝感到难以置信,“既然如此,一路上有这么多岔路有什么用?”

“大概是为了增加趣味性吧。”小绿耸耸肩,“毕竟如果每个玩家的路线都一样的话,那不是很无聊吗。”

“玩家……”小蓝困惑地侧了侧头,“什么意思?”

“设定而已。”小绿含糊地转移了话题,“所以你要选哪条?天快黑了,我们要赶紧找个村子过夜才行。”

“那就……唔……嗯……嗯……这条……不,还是,还是这条好了。”


有时候小绿总是会说出一些小蓝无法理解的词语。像是之前的“设定”,像是今天的“玩家”,总让小蓝感到有些不安。说着这些话的小绿似乎是用另外一个视角在看待着这个世界,他似乎知道更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虽然他明明就走在离自己这么近的地方。小蓝微微低着头,他的视线里能看到小绿还沾着些草叶碎屑的右手,随着走动的步伐在身侧来回摆动。

“怎么了,”小绿出声叫他,“跟上来啊小蓝。”

他回过神来应了一声,小跑几步追了上去。


勇者小蓝信赖并依赖着他的同伴小绿。

但有时候他却难以自抑地感到不安。


- - -


他们在一个小村子落了脚,眼看天还没有黑透,他们便出门在村子里随便逛了逛。

路过一家武器店的时候,小蓝的脚步慢了下来。“小绿,”他指了指店面,“进去看看好吗?”

小绿点点头。“离魔王的城堡也已经不远了,升级一下装备也好。最近的金币应该也攒了不少吧?”

“是啊。”小蓝有些苦恼地摸了摸腰间,“可沉了。”

小绿噗嗤笑出声,“那就赶紧花出去好了。”小蓝望着他的笑脸在台阶上愣了一会儿,才赶紧跟着进了店里。

小绿可真喜欢笑啊。他心想。好像总是没有什么烦心的事情一样。明明是一见面就说要复仇的人呢。

可是勇者小蓝并不讨厌这一点。小绿笑起来时,眼里好像也会漾起涟漪,让他想起第一次见面时那双潭水般的眼睛映出自己身影的样子。


“这个怎么样?”小蓝手里握着一柄锋利的短刀,试着在空中虚划了几下,“手感很好,刃口好像也开得很棒。”

小绿凑过来仔细看了两眼,“短刀?”他伸手摸了摸刀身,“虽然是不错,可是你之前用短刀的时候,不是说觉得不适应最后又换回来了,还要再试一次?”

“嗯?”小蓝抬起头看他,“我没用过短刀啊,小绿。”


“……是吗?”小绿的指尖平稳地按着血槽的纹路,“那可能是我记错了。”他收起手,转头望向小蓝的眼里毫无波动,“不过我还是觉得你会不适应呢,”他笑了笑,“真的要买吗?”

“那算了吧。”小蓝把手里的短刀放回了原位。“事到如今再换武器确实也来不及,我们看看别的好了。”


走出武器店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回去了?”小绿问他。

“嗯。”勇者小蓝感到熟悉的疲倦感和黑夜一起笼罩而下,“我的体力好像耗尽了。”

“抱歉,都是我说要出来走走的。”小绿的声音变得有些模糊,小蓝忍不住闭了闭眼睛。他的意识渐渐涣散,朦胧中感到手上一暖,似乎是小绿握住了他的手。

真逊啊,明明我才是勇者呢。可是每次一到晚上就会体力不支,不管自己愿不愿意都会马上陷入睡眠,非得要等到第二天醒来才能恢复体力。

“我扶着你吧。”小绿说。

这是勇者小蓝陷入昏睡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 - -


天好像还没有亮。小蓝觉得脸颊有些发痒,似乎有什么在上面轻轻搔动着。是什么呢,总觉得脸颊有些凉,可是嘴唇上却觉得很温暖。

他挣扎着想睁开眼睛,房间里很暗,果然是天还没有亮。他感觉到有人在他身旁,眼睛睁开的一瞬间那个人猛地坐直了身体。

“……小绿?”他迷迷糊糊地开口,“你在做什么?”

小绿突然伸过手来胡乱揉着小蓝的脸,小蓝感到有些不明所以,“干什么捏我……”他的脸皱成了一团,都有些口齿不清了。

小绿不动声色地收起揩掉了小蓝脸颊湿意的手指。“你今天醒得好早。”他说。

“嗯。”小蓝说,“小绿的鼻音很重呢,感冒了吗?”

“清晨有点凉。”小绿说。“收拾好就走吧,我们离魔王的城堡已经很近了。大概只有两天的路程。”

小蓝有些吃惊。“这么快?”

“是啊。”小绿点点头,“虽然已经说过了,魔王的城堡我是不能进去的,你还记得吧?”

“……我记得。”小蓝撑着被褥坐起身来。天渐渐亮起来了,光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泄进了房间,小绿的脸庞也在亮光中渐渐清晰起来。

“那不是快要说再见了吗?”小蓝勉强笑了笑,“没有小绿在,我可不知道自己行不行呢。”

“哈哈。你可是被选中的勇者呢,小蓝。”小绿看起来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柔和的眼神,带着笑意的嘴角。他伸手轻轻拍了拍小蓝的肩膀,“我会等你回来。”他说。


明明没有什么不同的。小蓝想。可是那难道是幻觉吗,他刚睁开眼睛的一瞬间看到的,那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还是已经哭出来了的样子?


大概就算是小绿,也不是永远没有烦心的事情吧。


- - - 


真疼啊。

之前说过的要打败魔王的狂妄话语,如今看来就像梦话一般。

已经不知道自己身上有多少个伤口了,身上的衣料也被鲜血浸染得看不出原本的颜色。自己果然还是太弱了,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靠近魔王,就已经被魔王的屏障伤得遍体鳞伤了。

“勇者。”魔王的声音远远地传过来,“你还有什么没有用出来的伎俩吗?”

真是高高在上呢。这样轻松地坐在宝座上看着我这幅样子,不就愈加显出我的狼狈了吗。

小蓝已经站不起来了。他勉强抬起头,那个正坐在高台的宝座上的人正面无表情地俯视着他。

“我果然还是不行呢。”小蓝苦笑,“原来就算小绿在,我也还是不行呢。”


魔王没有回答。他站起身,沿着高台的台阶一级级地慢慢走下来。他的脚步声在空旷的城堡大厅里从容不迫地响着,他的华贵的长袍扫过刻满纹饰的地面。

他蹲下身来与勇者小蓝平视。

“小绿果然很厉害呢。”小蓝轻声说着,鲜血沿着他的嘴角滴落下来。“为什么要在我身上花费这么多时间?跟着这样没用的我一路走来,是会觉得很有趣吗,还是很可笑?”

“很有趣。”魔王说,“你知道,不这么做的话,直到你来到最终关卡之前,我可都要一直一个人等着呢。”

“会很寂寞的。”他笑着说。

真是没救了。小蓝想,即使是现在,他竟然都觉得小绿笑起时的双眸好看到他移不开目光。


“我已经无计可施了。”勇者说。

“没办法啊,毕竟是设定呢。”魔王说。他伸出手来揩掉勇者嘴角的血迹,眼神和他以前为小蓝绑扎绷带时一样专注。

“你要是在我的城堡里怀抱决心而死的话,”魔王轻声说,“整个城堡——包括我——都会随你一起化为灰烬。”

“你大概不知道吧,可是这个是唯一的结局哦。”他竟然笑出了声,“哎,我又不小心说出来了呢。”


“以自己的牺牲换得魔王的毁灭,果然是被选中的勇者呢。你的记忆也会化为灰烬。毕竟你是主角啊,你的故事就此就要画下句点。”

“可是我又不是主角。我的故事只能一遍又一遍地重新开始,看着你和新的玩家一遍又一遍地来到这里,看着你一遍又一遍地把我忘记。”

“我说过的吧,不管你选择哪条路,最后都会来到我这里。结局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从这个游戏第一次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

“从你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魔王的发丝垂落到勇者的脸颊上,毛茸茸的让他感到发痒。和两天前一样的触感。小蓝想,那时他也确实吻了我。潮湿的,带着咸味的味道,他分不清那是鲜血还是泪水。


魔王好像想起来什么好笑的事似的,轻轻笑了起来。

“你那时明明都已经满级了,闯进来的时候却还带着一大堆基础药草,真是了不起。”

“可惜这个设定很快就被改掉了,不然我还能多看几次你窘得通红的脸呢。”

“我一开始明明觉得你一点都不可爱。”魔王把额头抵在勇者的额头上,声音轻得像他黑色背翼上落下的绒羽。

“可是你都已经输得一败涂地了,还非要和我同归于尽,真是吓到我了。”

“原来我还干过这么勇敢的事呢。”小蓝笑了笑。从未有过的强烈疲倦感如潮水般快要将他卷走,他按压着自己的伤口,以刺痛感尽力维持着最后一点清醒。

“是啊。你总是这么勇敢。”小绿的手抚上他按着伤口的手,黏腻的鲜血也迅速地沾染上了他的手指。

“我就不行。”传入耳中的小绿的声音渐渐变得模糊不清,“每一次,我都依然害怕你忘记我。”

“那我该怎么办?”小蓝的意识已经开始涣散,“如果……只有这样才能再次与你相遇的话,我倒是……不介意下与你同归于尽的决心呢。”


“没有关系。”

“我说过的吧,我会等你回来。”


- - -


“我又不是主角,我不需要有感情。”他轻轻笑着,却没有收回手,“叫我小绿吧,勇者。”

碎屑般落下的阳光在他碧绿的眼里泛起涟漪,勇者小蓝莫名觉得自己总有一天会溺毙其中。

他伸出手回握住对方在半空中等待许久的右手。那被他握入掌心的指尖,不知为何竟在轻轻颤抖。


End.


评论(1)

热度(80)